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_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全文阅读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10-01

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_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全文阅读

    随后,巴图飞出去排泄一番。之后便又飞了回来。

    “巴图!”陈扬喊了一声。

    巴图便马上仰头看着陈扬。陈扬一笑,将巴图抱入了怀中,巴图便像个小孩子一样,极为享受的躺着,他非常喜欢陈扬的怀抱。

    “巴图,我今天逼死了一位老禅师。这位老禅师是个大好人,他舍生取义,而我却卑鄙的利用了他的弱点。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恨,也很该死?”陈扬问巴图。

    巴图听得似懂非懂,却是什么也答不上来。

    陈扬也不指望巴图听得懂,他说道:“我发现,这个世界的规则很简单。那就是要想成功,没人可以只做好人。每个人都需要一点点的不择手段。我只是想做好眼前的事情,但无形之中

,却会去伤害到好人。我也知道,我将来的路上,可能会伤害更多的好人。但我不能心慈手软,因为还要许多事情在等着我。”

    说到这里,陈扬深吸一口气,他收拾了一番情绪,便不再为此而纠结了。

    巴图很快也就在陈扬的怀抱里睡着了,陈扬便轻手轻脚的将巴图放进了戒须弥里面。

    两个小时后,苏嫣然召见陈扬。

    陈扬来到了苏嫣然的房间里面,苏嫣然盘膝而坐,正在闭目疗伤。

    这房间里一片幽暗,那冰灵也没有到这里来。

    陈扬进门之后,苏嫣然睁开眼睛,说道:“把门关上。”

    陈扬便将门关上,他随后来到了苏嫣然的面前,并且很自觉的自己搬了把椅子坐下。

    苏嫣然的脸色有些憔悴,但她开口却是说道:“你今天为什么不跟兰剑一回皇城?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陈扬却没回答,反而问道:“你的伤势如何?”

    苏嫣然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死不了,不过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陈扬便说道:“那就好。”

    苏嫣然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陈扬说道:“为什么要跟兰剑一回皇城?”苏嫣然一呆,随后说道:“难道你忘了咱们的目的?”

    “我没忘。”陈扬说道:“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去做好。现在不去皇城,不过是以退为进。任何事情,都要做的自然一点,把功利性放低一点,这样对方才会少生疑虑。去皇城的事情,我自会处理好的。”

    苏嫣然点点头,说道:“好吧,你有你的道理。我相信你能把握好这个分寸。”

    经过跟陈扬这几番接触,苏嫣然对陈扬的智慧是佩服得很的。

    随后,苏嫣然一笑,说道:“我本来打算着今日打个平手,我们这边放人,让昭明禅师带人安然离去就好,没想到你却有本事逼着昭明自尽。陈扬,我果然没看错你。”

    陈扬淡淡说道:“昭明禅师是真正的慈悲者,这是我尊敬他的地方。只是可惜,我利用了他的慈悲。”

    苏嫣然说道:“成王败寇,这没什么好说的。你该不会还在愧疚吧?”

    陈扬摇摇头,说道:“没有。”

    苏嫣然说道:“没有就好。婆婆妈妈,心慈手软,那还能干成什么事情,你说是不是?”

    “没错!”陈扬说道。

    苏嫣然接着道:“之前答应过你,还要给你一枚神丹。你的任务完成的很好,现在我将神丹给你。”她说完便拿出了锦盒,递呈给陈扬。

    陈扬接过,打开锦盒看了一眼之后,便说道:“谢谢。”

    “看来神丹都已不能让你兴奋了啊!”苏嫣然不由有些失望。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没有的事。”

    苏嫣然说道:“那好吧,你没事就下去吧。”她也觉得有些意兴阑珊。

 &n

bsp;  陈扬忽然想起什么,说道:“你受了伤,为什么不服食神丹疗伤呢?”

    苏嫣然白了陈扬一眼,说道:“你道这神丹是大白菜啊?我一共就服食过一枚神丹,那还是上面给我天大的赏赐。这一次,也是上面足够重视你,才会给你赏赐神丹。我却是没有的。”

    陈扬差点脱口而出说要将神丹送给苏嫣然,好在他及时忍住了。这神丹可是好东西啊,大哥离八重天也是临界点了。自己得给大哥留着啊!

    不能来滥做这个好人了。

    至于苏嫣然,她自然也不会想陈扬将神丹送给她的。因为这神丹实在是太珍贵了。

    陈扬又想起什么,说道:“对了,你那件法器好像受损很严重?”

    苏嫣然闻言不由黯然,她叹息一声,说道:“这口社稷神刀,只怕是已经被毁了。”

    她的伤虽然不轻,但是用一两个月的时间,还是可以恢复的。但是那社稷神刀却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啊!

    陈扬便说道:“你可否给我看看,也许我有办法帮你修复呢。”

    ps:我的微信公众号天道盟,欢迎大家加入。里面有我免费发布的玄猫与灵狐,那是一本精品中篇小说,讲的是少年洛寒,法力通玄,他对世人有大慈悲,却不懂情爱。然而世事无常,他最后却爱上了魔门神圣皇叶红尘。叶红尘乃是女魔头,美艳而狠辣。洛寒手持命运书,为了叶红尘,最终站在了名门正派的对面。纵使千夫所指,却执心中所爱。没有练级,洛寒从出场开始,几乎未逢敌手,是一人之力便敢挑战整个仙门的存在。不会再有窝囊和委屈。另外我的第一部作品妖孽至尊也在上面免费发布。欢迎大家搜索天道盟,或是tiandaomeng12加入。

    “什么?”苏嫣然惊喜万分,她说话的声音都带了一丝颤抖。

    修为再高的人,都是有执着和在乎的东西啊!苏嫣然可以视金钱如粪土,可以对天下男儿皆冷眼。但社稷神刀却是她的心头肉啊!

    若是别人说可修复社稷神刀,苏嫣然自然不信,但陈扬身上却有太多神秘了。

    陈扬便说道:“不过我也没有把握,只是试试。能不能成,我可不敢跟你保证。”

    苏嫣然说道:“这我自然知道,你能帮我修复社稷神刀,不管成与不成,我都感激不尽。”

    陈扬随后便拿了苏嫣然的社稷神刀回房去了。

    实际上,苏嫣然还挺不放心的。那社稷神刀虽然被毁了大半,但这宝贝疙瘩放在任何人手上,她都不放心。但苏嫣然也知道陈扬有些秘密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也就努力忍住了。

    陈扬回到房里,便开始为苏嫣然修复社稷神刀。

    他所依仗的自然也只有那玄黄神谷种子。陈扬便将社稷神刀先放入到了玄黄神谷种子里面。

    随后,他便驱动了混沌之气开始修复社稷神刀。

    混沌之气乃是天地初开的力量,便是等于可以适应任何血型的一种鲜血。便是对于社稷正气来说,混沌之气一样是可以胜任的。

    于是接下来的效果便是出奇的好,修复过程也是出奇的顺利。

    陈扬只用了半个小时,社稷神刀里

的社稷正气便已完全恢复。

    唯一有点让苏嫣然懵逼的就是,里面的器灵已经没有任何记忆了。

    不过这都不要紧,器灵不需要有太多记忆,能听话就行。

    陈扬修复好社稷神刀之后,他将社稷神刀拿在手上打量一番,随后便觉得有些不妥。

    好像自己又多管闲事了。

    而且,这个事情就算苏嫣然不去向上面说。但社稷神刀突然被修复,这事总会让人起疑。最后这把火还是能烧到自己的头上来。

    陈扬感到了深深的担忧,他本是个热心肠的人。见不能帮苏嫣然疗伤,便想着帮她将社稷神刀恢复。这倒不是因为陈扬对苏嫣然有想法,即便苏嫣然是个男的,他也会这么做。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陈扬哪里会不懂。

    陈扬知道自己的修为现在还不行,若让人知道自己身上有异宝,那肯定会惹来不少麻烦。

    但眼下,社稷神刀已经恢复了。陈扬可也没本事让社稷神刀再破损回去。

    陈扬深吸一口气,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下便去找苏嫣然。

    在苏嫣然的房间里,苏嫣然一见到陈扬进来,立刻欢喜站起,说道:“怎么样了?”

    陈扬将社稷神刀拿出,他说道:“你看看吧。”随后便递将过去。

    苏嫣然拿起了社稷神刀,她运转法力查看。很快,苏嫣然便发觉社稷神刀已经完全恢复了,而且品质,力量似乎又上了一个台阶。

    “天啦!”苏嫣然不由惊叹无比。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太不可思议了。”苏嫣然如是说道。

    “额!”陈扬沉吟一瞬,说道:“社稷神刀虽然修复了,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苏嫣然见陈扬面色凝重,便也就正色说道。不过她脸色还是带了一丝的红润,实在是太过兴奋了。

    陈扬说道 :“社稷神刀被修复的事情,你不要跟外人说,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苏嫣然马上也就凝重了,她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好,我知道了,你放心,这个秘密我一定保守。”

    陈扬说道:“就算是你身边的人,包括任九他们,以及上面,都不能知道。”

    苏嫣然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帮了我的大忙,放心吧。”

    陈扬微微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苏嫣然是否真的能够守诺,但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苏嫣然说道:“事实上,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将社稷神刀已经修复的事情说出去。因为这是个大人请,是兰剑一欠我的。”

    陈扬一笑,他接着说道:“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苏嫣然点头,说道:“好。”

    陈扬走出门口的时候,苏嫣然郑重的说道:“陈扬,谢谢你。这个人情,我苏嫣然记着了。”

  &nbs

p; 陈扬淡淡一笑,不做他说。

    回到房间之后,陈扬暗想:“等过个一年半载,苏嫣然的社稷神刀再展现出来,相信大家也会有所淡忘吧。希望到了那个时候,我能够应付这些困难。”

    这是陈扬的美好愿望。

    接下来,陈扬便在天池阁的宅子里待了五天。五天之后,陈扬便准备去皇城了。

    临走之前,苏嫣然设宴送别陈扬。

    苏嫣然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过从外表来看,却已经看不出什么端倪了。

    “此去皇城,任务深重,一路保重。”苏嫣然说道。

    随后,她敬了陈扬一杯酒。

    陈扬说道:“一切我都会见机行事。不过,我若没有准时去皇城报道,你们该不会收回神丹吧?”

    苏嫣然微微讶异,说道:“难道你不是准备去皇城?”

    陈扬说道:“皇城是要去的,不过不保证路上会不会出什么意外。我现在一心想的是提升修为,这才是我的关键之所在。”

    苏嫣然说道:“我实话与你说吧,上面很重视你,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神丹来。你还是先老实去皇城报道为妙,而且,你要多用心思在这上面。如果时间长了,上面得不到回报的话。不排除他们到时候会找你麻烦。”

    “难道还要我偿还吃下去的神丹不成?”陈扬感到有些蛋疼。

    苏嫣然说道:“那倒不会,但是我们天池阁的上层做事,向来不肯多亏本生意的。你若是让他们觉得不满意,也许……”

    其他的话,已经不用苏嫣然说下去了。

    陈扬不由苦笑,说道:“你之前招揽我的时候,却没说这些东西。现在看来,你倒是搞得我越发被动了。搞不好,我的敌人之中又多了天池阁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

    苏嫣然说道:“这种几率并不大,而且我信任你的能力。我之所以跟你把话说的这么透,就是怕你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陈扬说道:“好,我明白了。”

    事实上,陈扬也真未太将天池阁的威胁放在心上。

    主要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啊!

    陈扬觉得自己为人还挺不错的,也就特么的搞不懂,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敌人。比如陈天涯,比如陈亦寒,比如陈嘉鸿。光跟姓陈的就杠上了这么多。再比如之前的程建华,释永龙,杨凌,还有岳大鹏等一大皮条的敌人。

    这边呢,还刚刚到天洲,夹着尾巴做人。不知不觉中,又搞了云天宗这么强大的敌人出现了。

    陈扬都不由得对天命之王这四个字大写一个服字。

    所谓的天命之王,就是走到哪里,麻烦就跟在哪里。化解的好,就有机会晋升,化解不好,就嗝屁了。陈扬只能庆幸自己一路走来,居然还活着。

    苏嫣然给了陈扬一匹火龙驹,陈扬便骑着火龙驹上路了。

    整个大康国境的地图,陈扬都已经揣在了手上。怎么去皇城,他也是清楚的。

    从曲陵到皇城,直线距离有三千公里。那么实际走过去的距离,就说不清楚了。那天池阁之所以能快速将神丹送来,没别的,人家天池阁多牛掰啊!肯定是有飞行神兽或是元神之类的东西的。

    而陈扬现在还是只能走。

    巴图虽然是仙鹤,但他的生长速度还真不快。

    一般的普通仙鹤,成长个几个月,就能长大了。但是巴图可不行,他生长得很慢。而且,这也才没几天呢。

    所以短时间内,陈扬是骑不了巴图的。

    不过这一路赶去皇城,日光明媚,火龙驹速度快如闪电。巴图也被陈扬放了出来,巴图在天空翱翔,却也是好不快活。

    接连三天赶路,陈扬与巴图到了开元府,那开元府也是个繁华城市。陈

扬赶到开元府时已经是晚上时分了,于是陈扬便让巴图钻进戒须弥里。随后他牵了火龙驹找了一家客栈歇息下来。

    陈扬进了客栈,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

    那客栈里生意不错,陈扬要了一间上好的厢房,并让小二好生照料火龙驹。那小二点头哈腰的,客气至极。

    大概也是看出火龙驹的不凡。这跟在大千世界一样,火龙驹在大千世界里,怎么也算一辆法拉利级别的豪车啊!

    不过,还有一个区别就是,法拉利在大千世界一般不会被偷。

    要偷一辆法拉利,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但是在天洲,偷一匹火龙驹却是简单多了,没有那么多繁琐的手续。陈扬也没有火龙驹的行车证。

    于是在半夜的时候,陈扬睡在二楼,突然就听到了火龙驹轻声嘶吼了一声。

    但是很快,火龙驹的声音便被淹没住了。

    “我靠,有人要偷老子的马!”陈扬立刻一跃而起,他听声辩位,马上就一下从二楼跳到了院子里。接着,陈扬便看见马厩那边,大门已经打开。

    陈扬接着还看见火龙驹便如一道火影一般,闪电冲了出去。

    “这头蠢马!”陈扬暗自腹诽一声,随后,他立刻展开虚空穿梭的本事追了过去。

    瞬间连续追出千米之外,但那火龙驹的速度也确实是快,陈扬居然两次都没有追上。他稍一喘息,那火龙驹便跑远了。

    陈扬立刻以神识锁定火龙驹,然后便在后面紧紧的追着。

    这是千里锁魂的本事。当初陈扬就被释永虎如此施展过。如今,陈扬也能轻易施展出来了。

    夜色之中,明月在天。那银灰色的月光洒照在大地上,四周寂静得出奇。这就是封建时代的夜晚,充满了宁静但却少了现代世界的热闹与霓虹。

    陈扬一路追去,最后居然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那树林处隐隐还有火光,这时候,火龙驹也停了下来。

    开元府的城市之内,便是靠着山体,所以有树林也不奇怪。

    陈扬也不等待,直接追了过去。能偷火龙驹的毛贼,他不觉得需要有什么慎重。

    那火光处,这时候有谈笑声传来。

    只听一毛贼说道:“大哥,我一直都盯着呢。那愣头青居然能有这样一匹宝马,我给了那小二一些好处费。便就这般偷了出来,哈哈哈,这下咱们可赚大了啊!”

    那大哥笑道:“好小子,这次你立了大功啊!好马,真是好马,咱们这次绝对赚大了。”

    陈扬便也就看见那火光处,火龙驹一脸懵逼的样子。

    而那大哥是个大胡子,手下还有三五个混混。一开始说话的混混便是个瘦弱的泼皮,身上穿了件不太合适的黑色长衫。

    这时候,陈扬走上前去,干咳一声,道:“你们说的愣头青,是我吗?”

    那偷马的泼皮见了陈扬,顿时如见鬼一般。

    “兄弟们,杀了他!”那胡子大哥眼中露出凶狠之意来。

    随后,一众人便立刻抽刀动手,杀气腾腾。果然都是些亡命之徒啊!

    陈扬微微叹了口气,他突然大手一挥,便在这一挥之间,地煞之精飞出,便将那胡子大哥冰冻成了冰棍。

    随后,冰棍裂开,整个尸身都成了粉碎。

    陈扬面色淡淡。

    其余混混却是立时吓破了胆,转身就是狂奔。尤其是那偷马的泼皮,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陈扬并没有继续下死手,他只是觉得这胡子大哥下手狠毒,开口要人命,实在该死。至于其他人,虽然有罪,但也还没到要将他们杀死的地步。

    随后,陈扬去牵了火龙驹。他拍了下火龙驹的脑袋,说道:“真是头蠢货,谁骑你,你就跟谁走是吧?”

    那火龙驹自然是懵懂无知,却是不能回答陈扬。

    陈扬翻身上了火龙驹,便准备驱马回客栈。

    怎知就在这时,陈扬忽然感觉到了异动。

    很奇怪的异动,是磁场分子的波动。是有高手在对战,然后法力牵扯了磁场分子。

    陈扬暗道:“这荒山野岭的,居然还有高手在斗法。”

    “算了,也不关我的事情,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何必趟这个浑水。”陈扬便牵转马头,准备离开。

    “不行,也许会有什么好事呢。自己岂能怕麻烦。”陈扬深知太多机缘都是与危险同行的。一瞬间,陈扬便改变了想法,决定去探个究竟。

    陈扬一指将火龙驹点晕过去,随后便将火龙驹放进了戒须弥之中。又让巴图看着这家伙,千万不能让它在戒须弥里排泄。

    随后,陈扬便顺着磁场的波动追了过去。他一路朝上,大约十分钟后,便来到了山峰之上。

    此时那山上,明月在天。

    陈扬隐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朝前方看去。

    只见前方一名女子和一名男子正在斗法。

    那女子看起来约莫二十来岁,相貌秀丽。当然,这个年岁不过是看起来而已,实际年龄多少,却不是通过表相能够看出来的。这少女修为不弱,却是在七重天中期左右。

    而对面的男子是个三十来岁的黑衣人,那黑衣人脸色阴沉,招招狠毒。他的修为已经是八重天巅峰了。

    黑衣人的修为明显高出那少女太多,不过少女手中有一件极其厉害的法器,便是跟那黑衣人居然还战了个难解难分。

    那少女手中的法器乃是上古雷符!

    那上古雷符在少女手中以法力驱动,雷符便如一张书桌那般大小。雷符之上,符文的条理清晰,隐隐约约,如山川大地弯曲。

    那黑衣男子数次凶狠攻击,均被上古雷符发出的电光劈杀。

    那黑衣男子不由气急,他忽然收了神通,厉声说道:“明月贱婢,你别不知好歹。速速将这上古雷符交出,我便饶你不死,若是再冥顽不灵,便叫你灰飞烟灭。你知道,我有这个本事的。”

    那叫明月的姑娘也冷哼一声,说道:“凌昆,此雷符乃是我家小姐的,你休想夺走。你今日居然敢对我出手,他日我家小姐必定不会饶你。”

    “哈哈!”那凌昆厉笑一声,说道:“你家小姐在四大妖仙之中,不过是个末位,你以为,我会怕她吗?”

    “就算是末位,杀你也是足够。”明月说道。

    凌昆说道:“本尊今日懒得与你废话,看来你是要顽抗到底了。那好,本尊便就拼了全身真气,也要将你降服。”

    那凌昆说完,突然身形一摇,居然整个身子都膨胀起来。

    “日月神轮大拳术!”凌昆眼中爆出无穷神芒来,他隔空忽然连续发拳。但见他拳法雄浑,每发出一拳,磁场分子剧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