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灵域txt下载_联合国189人感染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9-26

灵域txt下载_联合国189人感染文章,图片,小说,视频,在线推荐阅读!

眼看朴智玄一掌挥来,排山倒海,气吞山河之势,非常强势。

而徐振东猛然转头,大声说道:“你再敢前进一步,我立刻杀了他。”

“呼!”

朴智玄顿时狂刹车,地面滑行五六米距离,收敛掌力,终于停下来,眼眸寒冷,盯着李彩楠。

李彩楠嘴里都是血,极其难受,有种奄奄一息的感觉。

“华夏人,你敢杀他!”

朴智玄冰冷的声音说道,强大的气势暴涨而出,展现出他的强势。

徐振东一脸无惧,看着他,说道:“杀他又如何!区区一个地仙中期罢了。”

“你……”

朴智玄没想到这华夏人居然如此猖狂,说话口气如此之大。

难道地仙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一提吗?

“你想怎样?”朴智玄最终还是退了一步。

“让我离开,我带着他走!”徐振东冷冷的说道,看到他犹豫不决,还有几分心疼的看向李彩楠,继续说道:

“他死不了,我避开了他致命的位置,我是一名医生,想要他死很容易,想要他活也容易,所以让开!”

“华夏人,这里是我棒子国,你觉得你能走出去吗?你还敢持人质,难道你不怕我棒子国地仙围杀你吗?”

朴智玄厉声说道,气势强大。

“棒子国又如何,如果我不是还有其他事在身,今夜,我不会留情。”

徐振东一脸无惧,瞪着他,坚定的说道:

“敢打我的主意,那就得先做好成为我的剑下亡魂的准备,你也不例外。”

“你……”

朴智玄气得脸涨红,从未有一个武者敢在他面前这么猖狂。

前所未有!

其他地仙也诧异了,惊愕的看着这个华夏年轻人。

嗖嗖嗖……

纷纷下来,五位地仙并肩而站,看着徐振东,那种气势极其强盛。

五位地仙同时气势碾压,盯着徐振东。

“五个!”徐振东嘴角冷笑,说道:“如果你们不怕他死,尽管上,我保证他死,我还不一定死!”

五位地仙见状,很是无奈。

棒子国地仙本来就不多,损失一个是

一个。

眼前这华夏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要拼命,他根本不怕。

而且他从之前观看他战斗的情况来看。

前面是一个层次的功力,最后那一剑又是一个层次。

但有一点最明显,那就是他绝对还未出全力。

所以他面对五个地仙,说自己还不一定死。

这话还真可能!

五位都不清楚他的实力,也不敢确定。

万一他真的死不了,而李彩楠死了。

棒子国岂不是损失了一个地仙。

“那你如何才能放我棒子国地仙?”

朴智玄终于妥协,只求放人,在想办法对付你。

“我明天还得留在棒子国,所以我需要他明天跟在我身边一天,待我回国之际,自然会放了他。”

徐振东铿锵有力的说道。

面对五位地仙,没有一点惧色,气势不弱。

夜空中,月光下。

这是一架从东瀛国飞往华夏的飞机。

飞机上坐着道根生等人,一小伙人坐在一块,心中有些惆怅。

“前辈,会不会被他们赶上啊!”

凌天很担心,看向道根生前辈,恭敬的问道。

“我们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明显了,对方也察觉出来。”

道根生轻轻的叹了口气,颇为有些无奈,继续说道:

“我们代表的是国家,如果在继续纠缠下去,会引起国家之间的纠纷,希望徐天君不要再拖下去,否则会很麻烦的。”

“前辈,我朋友在棒子国那边,说棒子国很多地仙都赶过去了,会不会有问题啊?”

“棒子国就那么大,徐天君做这些事之前就应该想到会被其他地仙发现,所以他应该会有自己的对策。”

道根生前辈喝了口水,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道:

“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东瀛国这边的地仙赶过去,而徐天君在棒子国还有得待一天,这一天会怎么过。”

“那怎么办?东瀛国可是损失了两个地仙,而且到时候是在棒子国,他们可不会顾及那么多。”

这么一说,凌天更加担心。

“要不我们把徐天君喊回来吧,现在回来应该还来得及。”

青龙也很担心,插嘴说道。

“时刻关注棒子国的情况,看来也只能让昆仑那几位过去了。我不便现身。”

道根生依靠在靠背上,轻轻闭上双眼。

飞机飞过天空!

消失在夜里。

而棒子国这边。

徐振东很不客气的拖着李彩楠走出来,纵身一跃,消失在黑夜里。

“朴智玄地仙,难道我们就这么让他离开,万一他突然离开怎么办?”

崔由荣地仙很着急,这个徐天君可留不得,必定是个祸害。

“所以需要你们各个人守住机场,同时还有人盯着他,此人绝对不能留,而且我们在此的人最强也就是地仙中期,单打不是他的对手,一旦出现意外,必须召唤同伴。”

“咱们棒子国武道界的面子不能丢,他要是活着离开,那将会是我们棒子国武道界的耻辱!”

朴智玄掷地有声的说道,今夜之事定然会轰动这个棒子国武道界。

整个武道界知晓,还让徐天君活着离开。

那就丢人丢大了。

“好!这位华夏人绝对不能活着离开!”

“为了我们棒子国的尊严,他必须死!”

这五位地仙团结一致,为了国家的荣誉,为了武道界的尊严,他们联手等待时机,绝对不能让此华夏人离开棒子国。

而徐振东回到闹市中,站在一处没人的胡同里。

只见银光闪烁,银针顿时扎在李彩楠的体内,帮他止血。

他暂时还有用!

他整个人已经昏死过去。

最后取出一根银针,在他的丹田处扎进去。

而在此时,徐振东已经把池未浅放出来。

“你先等我一会儿!”

池未浅被他放入储物手镯中,不过徐振东还特意让她能明显的感受到外面发生的一切。

想要和我在一起,就应该明白我身处的环境。

如果你害怕了,可以离开,不害怕,那咱们就继续处着。

这也是昨晚两人睡一张床上,徐振东没有任何动作的原因,也是带她一去过去的原因。

池未浅的发型有些凌乱,现在都还是懵逼的状态。

“嗯!”懵懵懂懂的点头,看着徐振东在快速的给李彩楠施针。

十分钟左右!

取出银针,留一根在丹田处。

“好了,封住所有经脉,应该就老实了。”

徐振东将银针放回到银针袋,随手将李彩楠放进储物袋中,牵着池未浅的手。

余光看向某处!

朴智玄在跟踪他,这点他可以理解,也并不在意。

“你没事吧?”徐振东看向她,平静的问道。

“额……啊!没事,我没事!”池未浅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

她见识过不少武者,但这种近距离接触武者间的战斗还是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其中的威力。

心有余悸,现在还有些凌乱,理不清。

突然,看向徐振东的目光变得有些怜悯,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这点让徐振东有些懵逼,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吓到你了?”

“是!”池未浅点头,坦诚相对。

“这就是我生活的常态,我随时都有可能会与人发生生死战斗,危险无处不在。”徐振东很平静的说着,边走边说,“我之所以带你来呢,就是想让你感受一下我的生活状态,我有可能随时丧命,所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选择。”

池未浅沉默了,没有说话。

两人一直走着。

终于说话了,道:“这就是你昨晚不碰我的原因吗?”

徐振东没说话,表示默认。

“今晚,你再陪我,好吗?”

池未浅很认真的说道,看着他的眼眸有点复杂。

徐振东也是看了她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道:“好!”

两人来到大酒店内。

洗漱之后,上床睡觉。

两人躺在一个被窝里,池未浅依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没有说话,胸前双峰压得有些变形。

<

p>徐振东能明显的感受到,闻着她的体香,内心有些燥热。

伸手欲要爬上双峰,被她阻止了。

她抬头看向他,说道:“就这样,睡觉,好吗?”

“……”徐振东有点懵逼了,这是什么逻辑啊?

“好!”

只能说好,或许她真的犹豫了吧。

今晚的事对她应该有很大触动,那就这样睡吧。

而且徐振东时时刻刻感受到外面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做那事被人看着也不好。

一夜无事!

只要李彩楠在手,其他地仙不敢轻举妄动。

东方朦胧亮起,太阳公公伸了伸懒腰,很不情愿的起床,亮出发光的屁股,照亮东方大地,并且不断蔓延,直到闪亮亮的屁股照亮整片大地,这才满意的看着大地微微一笑。

早早的,徐振东就带着池未浅出酒店。

两人吃了早餐,前方峰会现场,与姚进等人在峰会门口不期而遇。

“徐医生,你们来了,吃早餐没?”

看到徐医生的到来,大家都非常开心。

徐医生帮助华夏扭转局面,让华夏重回巅峰。

“吃了!”徐振东面带微笑,说道:“唐老,今天峰会结束之后,你们先回去,我还有点事。”

“好的,如果需要帮忙,吩咐一声。”唐老说道。

“得嘞。”

“徐医生,我……我孙子和孙媳妇在北斗宗,怎么样了?”唐秉勒前几天就想问了,但一直没时间。

“都挺好的,想他们了,可以去北斗宗看他们,我们欢迎你。”

“好!回去之后,我就去看看我的重孙子,好久没见到他了,怪想他的。”

今天!

神识一扫,发现今天来的人比之前更多,武者更多,还都纷纷看过来。

看过来的目光带着一定的敌视,不过这些都被徐振东忽略掉。

这些都是小人物,不放在心上。

唯一让徐振东诧异的是,看到了东瀛国的武者也来了,暂时未看到地仙出场。

直接假装看不到。

各国来宾纷纷落座,观战的在观众席,战斗的有自己的位置,相对靠前。

徐振东看到别国战区新增添了好几个邪修的武者。

今天是终结日,真正的大人物终于来了。

刚开始时,主办方致辞,说了一些官方的话。

宣布切磋开始!

第一个上去的是菲国的一名老医生,光脚医生,脚板巨大,穿着还很斯文。

上擂台俯视下面,一脸傲气。

“菲国医生前来守擂,何人向来应战啊?”

老医生环视四方,一种王者霸气的姿态,等待他人上前挑战。

“我来与你一试!”

另一边,有人站起来。

“此人是谁?”徐振东关注的是刚刚站起来的那人。

此人看起来很平凡,一身白大褂,没什么奇异打扮,像是个很正常的医生。

但徐振东却能感觉到此人身上有很深的怨气,仿佛灵魂深处有东西在悲悯,此人绝对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

“这人是东南亚医盟的顾问,据说极少出现在这种场合,不喜欢热闹场面,还有一个特点。”

唐老小声在他耳边,细语。

“这人很喜欢杀人,而且是折磨致死的那种,听说被他折磨的人最后发现的尸体都是干尸。”

“东南亚医盟?”徐振东还是头一次听说,略微有些愕然,说道:“这是个什么组织?医学方面的?”

“也算医学联盟吧,不过东南亚那一带比较乱,还有各种巫术之类的,人很杂,据说此人也是修炼了某种巫术。但得不到确凿的证据。”

唐老继续说道,他所知有限,这些都是道听途说,平时关于此人的消息也很少。

两人谈话间。

台上已经开始对垒,规则与别人有些不同。

东南亚医盟此人提出,输掉的一方,任由胜利的一方处置!

而老医生居然同意了。

不少人在下面小声议论,似乎对两人都有所了解,来此的都不是寻常人。

“徐医生,那位菲国的老医生,你了解吗?”

唐老做好准备给他讲解。

徐振东轻轻摆手,说道:“将死之人,不用了解。”

唐老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问道:“徐医生已知两人虚实?”

“嗯!没有悬念!”徐振东平静的说道。

台上的比试已经开始。

三分钟时间,完全没有任何悬念,菲国的老医生中毒昏死过去。

而东南亚医盟此人提出要带走老医生,由于之前有承诺在先,不得不让他这么做。

赢了老医生之后,他便下来,并没有继续守擂。

又上去了其他医生。

“看来他的目的性很强……哟,看来我也也是他的目标了。”

徐振东说到一半,发现那人看过来,眼眸中透露着看向猎物的贪婪。

徐振东看着他,嘴角露出微微一笑,以示礼貌。

擂台上又切磋了一场。

徐振东没有参与,华夏也没有医生参与。

昨天徐振东带着华夏领先了很多,暂时还是排名第一,所以并不着急。

一直到中午休息时间,徐振东对这里的一些比较厉害的角色也算有个初步的了解。

要论在医学界见多识广方面,徐振东还是不如唐老这些老一辈的人,有一些不常出来走动的人物,他自然是不认得。

“徐医生,今天总感觉气氛有点压抑,每一场都死人。”姚进有些手心出汗,说道。

“难道你们以前的剧毒峰会不死人?”

徐振东疑惑的问道。

“不,以前虽然也会有死人,但没有这届这么诡异,总觉得有些人是有预谋而来的。”

姚进略微所思,回忆上午的切磋场景,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突然有些秘密的说道:“而且我发现有好几个人特别关注咱们华夏这边,看来我们这边好几次,让人心里发毛。”

“姚医生,我们静候下午吧。”徐振东平静的说道,他知道那些人是针对他来的,但他不在意,看向池未浅,说道:“我睡一会儿,有点困。”

“好!”池未浅就坐在他身边。

徐振东的意识去和巨蟒沟通,距上次牠沉睡之后就没打扰牠,今天

需要牠帮忙,得去骚扰牠了。

就在中午这休息时间段!

东瀛国的地仙已经找到医学会所,欲要进去抓人。

却被棒子国地仙朴智玄拦截。

“石原麻衣,长谷慕青,你们不能进去!”

朴智玄一眼认出两人,两人都是东瀛国赫赫有名的地仙,岂会不认识。

两人一男一女,青年模样,即使在这世俗界,也就杀气腾腾,盯着拦路之人。

“朴智玄,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让我们进去。”

石原麻衣冷眸盯着他,很不客气的说道。

“我正是因为知道你们为何而来,所以才要拦住你们。”朴智玄平静的说道:“里面正是举办世俗界的峰会,大部分都是世俗界的人,武道界与世俗界应该划分界限,你们进去抓人,定然会伤到我棒子国世俗界之人。”

“你棒子国地仙金秀智也死在北斗宗。”长谷慕青冷言看着他,说道:“而且据说昨晚,你们棒子国地仙李彩楠也没落下好下场,难道你们打算就这么算了,如果他一直待在普通人群中,你们就任由他逍遥法外吗?”

“不,我们有自己的计划,他现在手里有李彩楠作为人质,我们一旦出手,李彩楠会死的。”

朴智玄很无奈,这是他们棒子国武道界的耻辱,继续说道:

“他说了,参加峰会结束,回国之际,会放了李彩楠,而在他回国途中,我们棒子国地仙会截杀他,到时候,欢迎你们加入,相信有两位的加入,我们的胜算会更大。”

石原麻衣听了他的话语,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走!”

转身离开。

长谷慕青也跟着离开。

朴智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不知他们打得什么算盘,希望不要坏了他们的计划吧。

而下午的峰会也要开始了。

下午的峰会如约开始,各就各位。

第一个上来的就是马上引起轰动。

一个老妇人,穿着古老的衣服,看着与现场的现代化格格不入,一旦就知道不凡,她的身上还爬着好几只虫子。

佝偻着腰,一个年轻的女孩扶着她上去的,另一只手还拄着拐杖,看起来像是上了年纪,还有点站不稳的那种人。

而徐振东却知道此人乃是修道之人,只不过是修得不是正统武道,也不是修仙,修怨气之类的。

一股怨气缠身,她却很享受的模样。

“此人是谁?”

“不知道,未曾见到过。”

两位中年男子对话,一脸迷茫。

现场也有不少人迷茫,根本就不认识此人,不知为何她能上去。

一位老者咳了几声,说道:“此人乃是东瀛国隐世多年的庙煞婆婆,乃是修道之人,据说已经两百岁了,有好些年不出来活动了,你们不认识很正常。”

“什么?两百岁?”

边上的一小年轻诧异的瞪大双眼。

“修道之人的寿命与我们普通人不一样,况且她神通广大,就是不知为何今日会出现在此。”

老者也是有些疑惑,缓缓的说道。


际,自然会放了他。”

徐振东铿锵有力的说道。

面对五位地仙,没有一点惧色,气势不弱。

夜空中,月光下。

这是一架从东瀛国飞往华夏的飞机。

飞机上坐着道根生等人,一小伙人坐在一块,心中有些惆怅。

“前辈,会不会被他们赶上啊!”

凌天很担心,看向道根生前辈,恭敬的问道。

“我们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明显了,对方也察觉出来。”

道根生轻轻的叹了口气,颇为有些无奈,继续说道:

“我们代表的是国家,如果在继续纠缠下去,会引起国家之间的纠纷,希望徐天君不要再拖下去,否则会很麻烦的。”

“前辈,我朋友在棒子国那边,说棒子国很多地仙都赶过去了,会不会有问题啊?”

“棒子国就那么大,徐天君做这些事之前就应该想到会被其他地仙发现,所以他应该会有自己的对策。”

道根生前辈喝了口水,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道:

“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东瀛国这边的地仙赶过去,而徐天君在棒子国还有得待一天,这一天会怎么过。”

“那怎么办?东瀛国可是损失了两个地仙,而且到时候是在棒子国,他们可不会顾及那么多。”

这么一说,凌天更加担心。

“要不我们把徐天君喊回来吧,现在回来应该还来得及。”

青龙也很担心,插嘴说道。

“时刻关注棒子国的情况,看来也只能让昆仑那几位过去了。我不便现身。”

道根生依靠在靠背上,轻轻闭上双眼。

飞机飞过天空!

消失在夜里。

而棒子国这边。

徐振东很不客气的拖着李彩楠走出来,纵身一跃,消失在黑夜里。

“朴智玄地仙,难道我们就这么让他离开,万一他突然离开怎么办?”

崔由荣地仙很着急,这个徐天君可留不得,必定是个祸害。

“所以需要你们各个人守住机场,同时还有人盯着他,此人绝对不能留,而且我们在此的人最强也就是地仙中期,单打不是他的对手,一旦出现意外,必须召唤同伴。”

“咱们棒子国武道界的面子不能丢,他要是活着离开,那将会是我们棒子国武道界的耻辱!”

朴智玄掷地有声的说道,今夜之事定然会轰动这个棒子国武道界。

整个武道界知晓,还让徐天君活着离开。

那就丢人丢大了。

“好!这位华夏人绝对不能活着离开!”

“为了我们棒子国的尊严,他必须死!”

这五位地仙团结一致,为了国家的荣誉,为了武道界的尊严,他们联手等待时机,绝对不能让此华夏人离开棒子国。

而徐振东回到闹市中,站在一处没人的胡同里。

只见银光闪烁,银针顿时扎在李彩楠的体内,帮他止血。

他暂时还有用!

他整个人已经昏死过去。

最后取出一根银针,在他的丹田处扎进去。

而在此时,徐振东已经把池未浅放出来。

“你先等我一会儿!”

池未浅被他放入储物手镯中,不过徐振东还特意让她能明显的感受到外面发生的一切。

想要和我在一起,就应该明白我身处的环境。

如果你害怕了,可以离开,不害怕,那咱们就继续处着。

这也是昨晚两人睡一张床上,徐振东没有任何动作的原因,也是带她一去过去的原因。

池未浅的发型有些凌乱,现在都还是懵逼的状态。

“嗯!”懵懵懂懂的点头,看着徐振东在快速的给李彩楠施针。

十分钟左右!

取出银针,留一根在丹田处。

“好了,封住所有经脉,应该就老实了。”

徐振东将银针放回到银针袋,随手将李彩楠放进储物袋中,牵着池未浅的手。

余光看向某处!

朴智玄在跟踪他,这点他可以理解,也并不在意。

“你没事吧?”徐振东看向她,平静的问道。

“额……啊!没事,我没事!”池未浅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

她见识过不少武者,但这种近距离接触武者间的战斗还是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其中的威力。

心有余悸,现在还有些凌乱,理不清。

突然,看向徐振东的目光变得有些怜悯,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这点让徐振东有些懵逼,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吓到你了?”

“是!”池未浅点头,坦诚相对。

“这就是我生活的常态,我随时都有可能会与人发生生死战斗,危险无处不在。”徐振东很平静的说着,边走边说,“我之所以带你来呢,就是想让你感受一下我的生活状态,我有可能随时丧命,所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选择。”

池未浅沉默了,没有说话。

两人一直走着。

终于说话了,道:“这就是你昨晚不碰我的原因吗?”

徐振东没说话,表示默认。

“今晚,你再陪我,好吗?”

池未浅很认真的说道,看着他的眼眸有点复杂。

徐振东也是看了她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道:“好!”

两人来到大酒店内。

洗漱之后,上床睡觉。

两人躺在一个被窝里,池未浅依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没有说话,胸前双峰压得有些变形。

<

p>徐振东能明显的感受到,闻着她的体香,内心有些燥热。

伸手欲要爬上双峰,被她阻止了。

她抬头看向他,说道:“就这样,睡觉,好吗?”

“……”徐振东有点懵逼了,这是什么逻辑啊?

“好!”

只能说好,或许她真的犹豫了吧。

今晚的事对她应该有很大触动,那就这样睡吧。

而且徐振东时时刻刻感受到外面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做那事被人看着也不好。

一夜无事!

只要李彩楠在手,其他地仙不敢轻举妄动。

东方朦胧亮起,太阳公公伸了伸懒腰,很不情愿的起床,亮出发光的屁股,照亮东方大地,并且不断蔓延,直到闪亮亮的屁股照亮整片大地,这才满意的看着大地微微一笑。

早早的,徐振东就带着池未浅出酒店。

两人吃了早餐,前方峰会现场,与姚进等人在峰会门口不期而遇。

“徐医生,你们来了,吃早餐没?”

看到徐医生的到来,大家都非常开心。

徐医生帮助华夏扭转局面,让华夏重回巅峰。

“吃了!”徐振东面带微笑,说道:“唐老,今天峰会结束之后,你们先回去,我还有点事。”

“好的,如果需要帮忙,吩咐一声。”唐老说道。

“得嘞。”

“徐医生,我……我孙子和孙媳妇在北斗宗,怎么样了?”唐秉勒前几天就想问了,但一直没时间。

“都挺好的,想他们了,可以去北斗宗看他们,我们欢迎你。”

“好!回去之后,我就去看看我的重孙子,好久没见到他了,怪想他的。”

今天!

神识一扫,发现今天来的人比之前更多,武者更多,还都纷纷看过来。

看过来的目光带着一定的敌视,不过这些都被徐振东忽略掉。

这些都是小人物,不放在心上。

唯一让徐振东诧异的是,看到了东瀛国的武者也来了,暂时未看到地仙出场。

直接假装看不到。

各国来宾纷纷落座,观战的在观众席,战斗的有自己的位置,相对靠前。

徐振东看到别国战区新增添了好几个邪修的武者。

今天是终结日,真正的大人物终于来了。

刚开始时,主办方致辞,说了一些官方的话。

宣布切磋开始!

第一个上去的是菲国的一名老医生,光脚医生,脚板巨大,穿着还很斯文。

上擂台俯视下面,一脸傲气。

“菲国医生前来守擂,何人向来应战啊?”

老医生环视四方,一种王者霸气的姿态,等待他人上前挑战。

“我来与你一试!”

另一边,有人站起来。

“此人是谁?”徐振东关注的是刚刚站起来的那人。

此人看起来很平凡,一身白大褂,没什么奇异打扮,像是个很正常的医生。

但徐振东却能感觉到此人身上有很深的怨气,仿佛灵魂深处有东西在悲悯,此人绝对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

“这人是东南亚医盟的顾问,据说极少出现在这种场合,不喜欢热闹场面,还有一个特点。”

唐老小声在他耳边,细语。

“这人很喜欢杀人,而且是折磨致死的那种,听说被他折磨的人最后发现的尸体都是干尸。”

“东南亚医盟?”徐振东还是头一次听说,略微有些愕然,说道:“这是个什么组织?医学方面的?”

“也算医学联盟吧,不过东南亚那一带比较乱,还有各种巫术之类的,人很杂,据说此人也是修炼了某种巫术。但得不到确凿的证据。”

唐老继续说道,他所知有限,这些都是道听途说,平时关于此人的消息也很少。

两人谈话间。

台上已经开始对垒,规则与别人有些不同。

东南亚医盟此人提出,输掉的一方,任由胜利的一方处置!

而老医生居然同意了。

不少人在下面小声议论,似乎对两人都有所了解,来此的都不是寻常人。

“徐医生,那位菲国的老医生,你了解吗?”

唐老做好准备给他讲解。

徐振东轻轻摆手,说道:“将死之人,不用了解。”

唐老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问道:“徐医生已知两人虚实?”

“嗯!没有悬念!”徐振东平静的说道。

台上的比试已经开始。

三分钟时间,完全没有任何悬念,菲国的老医生中毒昏死过去。

而东南亚医盟此人提出要带走老医生,由于之前有承诺在先,不得不让他这么做。

赢了老医生之后,他便下来,并没有继续守擂。

又上去了其他医生。

“看来他的目的性很强……哟,看来我也也是他的目标了。”

徐振东说到一半,发现那人看过来,眼眸中透露着看向猎物的贪婪。

徐振东看着他,嘴角露出微微一笑,以示礼貌。

擂台上又切磋了一场。

徐振东没有参与,华夏也没有医生参与。

昨天徐振东带着华夏领先了很多,暂时还是排名第一,所以并不着急。

一直到中午休息时间,徐振东对这里的一些比较厉害的角色也算有个初步的了解。

要论在医学界见多识广方面,徐振东还是不如唐老这些老一辈的人,有一些不常出来走动的人物,他自然是不认得。

“徐医生,今天总感觉气氛有点压抑,每一场都死人。”姚进有些手心出汗,说道。

“难道你们以前的剧毒峰会不死人?”

徐振东疑惑的问道。

“不,以前虽然也会有死人,但没有这届这么诡异,总觉得有些人是有预谋而来的。”

姚进略微所思,回忆上午的切磋场景,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突然有些秘密的说道:“而且我发现有好几个人特别关注咱们华夏这边,看来我们这边好几次,让人心里发毛。”

“姚医生,我们静候下午吧。”徐振东平静的说道,他知道那些人是针对他来的,但他不在意,看向池未浅,说道:“我睡一会儿,有点困。”

“好!”池未浅就坐在他身边。

徐振东的意识去和巨蟒沟通,距上次牠沉睡之后就没打扰牠,今天

需要牠帮忙,得去骚扰牠了。

就在中午这休息时间段!

东瀛国的地仙已经找到医学会所,欲要进去抓人。

却被棒子国地仙朴智玄拦截。

“石原麻衣,长谷慕青,你们不能进去!”

朴智玄一眼认出两人,两人都是东瀛国赫赫有名的地仙,岂会不认识。

两人一男一女,青年模样,即使在这世俗界,也就杀气腾腾,盯着拦路之人。

“朴智玄,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让我们进去。”

石原麻衣冷眸盯着他,很不客气的说道。

“我正是因为知道你们为何而来,所以才要拦住你们。”朴智玄平静的说道:“里面正是举办世俗界的峰会,大部分都是世俗界的人,武道界与世俗界应该划分界限,你们进去抓人,定然会伤到我棒子国世俗界之人。”

“你棒子国地仙金秀智也死在北斗宗。”长谷慕青冷言看着他,说道:“而且据说昨晚,你们棒子国地仙李彩楠也没落下好下场,难道你们打算就这么算了,如果他一直待在普通人群中,你们就任由他逍遥法外吗?”

“不,我们有自己的计划,他现在手里有李彩楠作为人质,我们一旦出手,李彩楠会死的。”

朴智玄很无奈,这是他们棒子国武道界的耻辱,继续说道:

“他说了,参加峰会结束,回国之际,会放了李彩楠,而在他回国途中,我们棒子国地仙会截杀他,到时候,欢迎你们加入,相信有两位的加入,我们的胜算会更大。”

石原麻衣听了他的话语,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走!”

转身离开。

长谷慕青也跟着离开。

朴智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不知他们打得什么算盘,希望不要坏了他们的计划吧。

而下午的峰会也要开始了。

下午的峰会如约开始,各就各位。

第一个上来的就是马上引起轰动。

一个老妇人,穿着古老的衣服,看着与现场的现代化格格不入,一旦就知道不凡,她的身上还爬着好几只虫子。

佝偻着腰,一个年轻的女孩扶着她上去的,另一只手还拄着拐杖,看起来像是上了年纪,还有点站不稳的那种人。

而徐振东却知道此人乃是修道之人,只不过是修得不是正统武道,也不是修仙,修怨气之类的。

一股怨气缠身,她却很享受的模样。

“此人是谁?”

“不知道,未曾见到过。”

两位中年男子对话,一脸迷茫。

现场也有不少人迷茫,根本就不认识此人,不知为何她能上去。

一位老者咳了几声,说道:“此人乃是东瀛国隐世多年的庙煞婆婆,乃是修道之人,据说已经两百岁了,有好些年不出来活动了,你们不认识很正常。”

“什么?两百岁?”

边上的一小年轻诧异的瞪大双眼。

“修道之人的寿命与我们普通人不一样,况且她神通广大,就是不知为何今日会出现在此。”

老者也是有些疑惑,缓缓的说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沉腰挤入她的紧致_狼王哥哥你要乖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