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_狼王哥哥你要乖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9-26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_狼王哥哥你要乖文章,图片,小说,视频,在线推荐阅读!

这个臭小子就是一直狐狸,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么?

沈梓安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沈落落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爹地,你看看我这个发夹好看么?妈咪给我买的”

沈落落像个开心的天使,穿着公主裙直转圈。对他来说,能够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她这四年来最大的心愿。、

如今心愿就要达成了,她怎么可能不兴奋?

沈梓安都被渲染的情绪高涨起来。

“对了,我打电话给叶睿,问问他在哪里干嘛?一会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好了。”

“对哦,叫上睿哥哥。”

沈落落的小脸红扑扑的,兴奋的情绪渲染了叶南弦。

能够和一家四口在一起,他突然觉得特别的满足。

沈梓安给叶睿打电话去了,叶南弦把沈落落抱在自己的腿上坐下,笑着说:“虽然一会要出门,但是一定要跟好爹地妈咪和哥哥,不能自己一个人行动,知道吗?”

“哦,知道了,我一定乖乖的。”

沈落落巴不得现在就去,可惜大家还没吃早饭。

沈梓安回来的时候有些失望,摇着头说:“叶睿说有课程,来不了,看来还是我们自己去吧。”

对于叶睿,最近叶南方教的听仔细的,叶南弦也不插手,毕竟是亲生父子。

“好了,去洗手吃饭了。”

叶南弦见沈蔓歌和沈妈妈从厨房出来了,连忙对孩子们说道。

沈梓安带着沈落落去洗手去了。

今天早晨的饭菜倒是丰富,最主要的是还有汤。

叶南弦上桌以后,沈蔓歌给他盛了一碗汤,神秘兮兮的说:“你多喝点,不许剩啊。”

“这什么汤啊?”

叶南弦觉得汤的味道挺浓的,不由的皱了皱鼻子。

沈蔓歌却答非所问的说:“让你喝就喝,你还怕我能药死你啊?”

“老婆让我喝的,是毒药也得喝呀。”

叶南弦的话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沈妈妈只是抿着嘴巴轻笑,去叫沈爸爸出来吃饭了。

一家人都上了桌之后,大家开始吃饭。

这个早餐的气氛特别的好,所有人都觉得暖暖

的。

叶南弦喝了一口汤,觉得味道还不错,没一会,沈蔓歌又给他夹了一块菜。

他觉得今天的沈蔓歌特别的贤惠。

“谢谢老婆。”

“快吃吧。”

“妈咪,我也要!”

沈落落见沈蔓歌只给叶南弦一个人夹菜,而且汤也是叶南弦一个人在喝,不由得开了口。

叶南弦笑着说:“来,爹地这碗给你。”

“不行!”

叶南弦的话还没说完,沈蔓歌直接把他的碗给抢了过去,把叶南弦弄得一愣一愣的。

“孩子要喝就喝呗,我多喝一点少喝一点没关系。”

“我说不行就不行。”

沈蔓歌特别的坚持,然后转头对沈落落说:“宝贝,这是汤药,是专门给爹地做的,你是小孩子,不能喝的。”

“爹地病了吗?”

沈落落一听是汤药,就立马把小手给缩回来了。

四年的时间里她吃了不少的药,现在一听到这个药字,就觉得嘴里发苦,自然不敢上前了。

叶南弦以为她在吓唬孩子,笑着说:“你可真有意思,我都说了,让孩子喝点。”

“我也说了,她不能喝,这真的是单独给你做的。只能你自己喝。”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多少有些纳闷。

“我又没病,我喝汤药干嘛?”

“你自己什么毛病自己不知道啊?有些病得抓紧早治。如今你三十岁不到,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况且梓安和落落再大一点,我们还得要个孩子,你现在的身子不好好调理怎么行。”

沈蔓歌觉得脸色通红的。

最不自然的自然还是沈家父母。

沈爸爸咳嗽了一声说:“来来来,孩子们,咱们吃菜,吃菜。”

“对对对,我们吃其他好吃的啊!”

沈妈妈也连忙加入了阵营。

叶南弦此时要是再听不出什么,那就真的成什么了。

他的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

“这是什么汤?”

沈蔓歌的脸顿时就红了。

“让你喝你就喝,问难么多干嘛?”

沈蔓歌在叶南弦身边坐下。

叶南弦觉得自己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

他昨天晚上不过就是怕沈蔓歌多想,才随口说自己有问题,没想到今天一大早,沈蔓歌和沈妈妈就给他弄出这么一出。

在他们看来,难道真的以为他不行?

这不吃汤药,他就被沈蔓歌撩拨的浑身都是火,差点要爆炸了,这要是吃了,那还得了?

叶南弦的脸色简直没法看了,但是沈蔓歌却不管这个,依然给他往碗里不断的夹菜,弄得叶南弦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快吃。一点都不许剩。”

沈蔓歌的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的到,但是叶南弦却没有了以往的平静,真心想哭。

“真的不用,我这……”

他的话还没说完,沈蔓歌的眼睛突然看向叶南弦,那水汪汪的眼眸眼看着就要滴出泪来。

“行行行,我喝。”

叶南弦直觉的头皮发麻,整个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把一碗汤药给喝了下去。

沈蔓歌见他喝了,这才开心的笑了。

沈落落有些担心的问道:“妈咪,爹地没事儿吧?”

“没事儿,他就是身体有点虚。”

这句话说得叶南弦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什么叫他身体有点虚?

他一点问题都没有好不好?

不过这话现在也说不得,只能走一步看一部了。

几个人开心的吃完早餐,叶南弦居然的身体不太自在了,好像一个大火炉似的在身体里燃烧着。

“我喝点水。”

他口干舌燥的厉害,连忙去厨房灌了一大瓶子的凉水,身体里的燥热还是没有下去。

这都吃的什么东西?

怎么会如此厉害?

叶南弦有些无语的想哭了。

猛一回头,就看到沈蔓歌和沈妈妈在一起眉开眼笑的。

“看吧,我就说有效果,要不你们别处去了,我带着孩子们出去,你们就在家那啥。”

沈妈妈的声音不大,可是却被叶南弦听得一清二楚。

他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沈蔓歌的脸有些发红,低声说:“妈,别说了,先带着孩子们出去玩,等下午回来再说吧。”

她娇嗔的看了叶南弦一眼,然后转身跑开了。

叶南弦觉得她那眼神简直就像一股电流袭击了他一般,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更是想要做点什么。

刚喝下去的冷水貌似一点作用都没有了,反而还在沸腾着。

他连忙再喝了一口。

孩子们有些兴奋,等不及了,沈蔓歌只能喊叶南弦快一点。

叶南弦觉得浑身都要着火了,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和孩子们出了门。

出了门的沈落落像个快乐的小鸟一般,叽叽喳喳的看什么都新鲜。

沈梓安不厌其烦的给她讲解着,叶南弦也被熏染的有些笑了起来。

“一会去了游乐场,落落什么都要听哥哥的好不好?”

叶南弦真的有点不太放心沈落落。

“好!”

沈落落答应的十分干脆。

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崭新的天地,能够让她自由的呼吸。

一家人来到了游乐场。

游乐场的人很多。

叶南弦微微皱眉,低声说:“不如我去包场吧。”

“别!”

沈蔓歌连忙阻止了。

“孩子们来这里玩,就是人多才热闹。你都把这里包场了,孩子们玩什么?总不能一直让孩子们生活在象牙塔里,他们要学者接触社会,接触人群的。”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微微颔首,不过她冰凉无骨的小手碰上他的那一瞬间,他依然觉得浑身蠢蠢欲动的,甚至觉得就这么闻着她的馨香,都有一种难以自控的感觉。

“你带着孩子们现在这里等着,我去上个卫生间。”

叶南弦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了。

他几乎逃也似的去了卫生间。

见叶南弦这个样子,期初还怀疑叶南弦是否真的有病的沈蔓歌,这下是完全确定了。

哎!

纪轻轻的都开始尿频尿急了吗?

果然是她太粗心了、1

叶南弦得了这种病,她居然才刚刚知道。

沈蔓歌心理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叶南弦的病给治好,殊不知叶南弦跑到卫生间里大吐特吐,整个人快要中暑了一般。

他连忙打电话给宋涛。

“找最好的家庭医生来游乐场,我需要急救。”

宋涛以为叶南弦出了什么事情,连忙问道:“叶总,你怎么了?”

“没事儿,你让苏南赶紧过来。”

放下电话以后,叶南弦开始用冷水拍打着自己的脸,希望可以让自己的体温下降一些。

等了十分钟不到,苏南的电话打了过来。

“位置。”

“带着散热的东西来。”

叶南弦的话让苏南微微一愣。

“你被人下药了?”

“没时间和你解释,赶紧的。”

叶南弦一个身强体壮的大男人,此时被人灌了一大碗的汤药,现在药劲儿上来,他觉得自己的鼻子热乎乎的,一低头,鲜红的血液瞬间滴落在手背上。

握草!

从过了十七八岁,他已经很多年不流鼻血了!

如今拜沈蔓歌所赐,居然流鼻血了?

叶南弦欲哭无泪,却又怕自己长时间没出去,沈蔓歌和孩子们担心,不由得给沈蔓歌发了一条短信。

第360章 我不会传出去的

“肚子有点难受,你和孩子们先找个地方喝点东西,我可能时间长一点,别着急。”

发完之后,叶南弦觉得身体都是虚的。

他现在真的虚弱极了。

沈蔓歌看到叶南弦的短信之后,多少有些担心。

“你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儿,真没事儿,不用管我,我一会去找你们。”

叶南弦现在就怕沈蔓歌再来什么特殊的治疗,他可真的受不了了。

一个堂堂的总裁被自家老婆逼成这样,他简直无语问苍天。

沈蔓歌见叶南弦这么说,孩子们也蠢蠢欲动的想要进去,不由的说:“好吧,一会你进来找我们,如果身体真的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们,我给你叫医生。有些病不能讳疾忌医。”

“知道了,还是老婆子最好。”

叶南弦和沈蔓歌又聊了几句,这才放下了电话。

苏南没多久就来了。

他直接按照叶南弦的吩咐进了卫生间,看到叶南弦的样子时,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这是有多饥渴啊?居然还流鼻血了。”

“别说风凉话了,赶紧给我治治。早晨我老婆也不知道给我吃了什么汤药,这会浑身热的难受,感觉要炸开了一样。”

叶南弦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苏南是中医世家,自然对这一块很有经验。

“你这是干什么了?嫂子给你吃这么补?就不怕把你补坏了?”

苏南连忙上手查看,当他发现叶南弦身体里的残留物之后,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别告诉我,你三十岁不到就肾虚了?这全都补肾的大补之物啊。”

“滚!”

叶南弦还是第一次这么丢人,不过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妻子,他能说什么呢?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苏南特别的感兴趣。

“你能不能治?”

“你不和我说我怎么知道该怎么治?”

苏南典型的就是想看叶南弦的笑话。

现在的叶南弦难受的要死,也顾不上苏南的笑话了,断断续续的就把自己家那点事儿和苏南说了。

苏南听完也就不笑了,。

他的妻子当年也是这个样子,其中的苦楚他比任何人都明白。

“这件事儿你不打算让嫂子知道?”

“让她知道能做什么?只能让他更伤心罢了。医生说后期恢复成什么样子还不知道呢,这两三年的时间尽量不能怀孕,不然的话可能一尸两命。有些事儿,咱们男人自己担着就行了。”

叶南弦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苏南自然是明白的,也没说什么,连忙给他打了一针,将身体里的热气给散了出来。

“你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嫂子既然认定了你有这个毛病,这几天的汤药肯定不能停,倪总不能天天让我给你排毒吧?”

苏南提出的问题十分现实,让叶南弦多少有些无语。

“那怎么办?不行我躲出去吧。”

“你能躲哪儿去?你们是两口子,一个屋檐下住着,一张床上睡着,你还能永远不见嫂子?不怕影响到夫妻感情?”

苏南的话让叶南弦多少有些郁闷。

“那你说怎么办?”

“不如这样吧,你反正这段时间也不打算和嫂子同房,我给你一副药吃了,你差不多就像你说的症状一样。嫂子给你补你就喝,不过你不会在想这么难受了。”

苏南拿出了一个药瓶递给了叶南弦。

“你的意思是说最近我就真的成了不行的了?”

“你要是想行,也可以啊,不吃就行。不过我得和你说好了,这药吃多了有副作用的,最多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就得停下,不然的话真的就变成不行的人了,到时候我还得给你治疗。”

苏南连忙开口。

叶南弦点了点头说:“知道了,今天这事儿……”

“放心吧,我不会传出去的。”

苏南自然知道叶南弦的顾忌。

“对了,嫂子的身体回头有时间带来我看看,不行我给好好调理一下,平时更要注意,不能光着脚在地板上走,特别是来月事的时候,更要注意保暖。不能贪凉,一点点都不行。她现在需要重点保护。”

“谢了。”

叶南弦见时间过去不短了,怕沈蔓歌他们等的着急,这才低声说:“回头咱们细说,我今天带着孩子们来的,一会好着急了。”

“成,你一会运动一下,出出汗就没事了。”

“嗯!”

叶南弦快速的走出了卫生间,觉得身体特别的轻松。

他连忙找到了沈蔓歌和孩子们的地方,快速的跑了过去。

“没事儿吧?”

沈蔓歌着急的要命,偏偏和孩子们在一起又不能说什么,如今看到叶南弦过来,连忙问道。

“没事儿。”

叶南弦笑着安抚着她,心理暖暖的。

这还真的是甜蜜的负担啊!

孩子们看到叶南弦回来,早就等不及了。

“爹地,我要去做木马,你陪我好不好?”

沈落落毕竟是第一次来这里,感觉这里简直就像个童话世界。

她拉着叶南弦的手,缠着叶南弦,那双渴望的眼神看的叶南弦心里一疼。

“好,爹地带你去做木马!”

叶南弦直接把沈落落架在了脖子上,快步的跑了过去。

沈落落笑得如同银铃一般,瞬间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沈蔓歌笑看着他们,对沈梓安说:“我们也过去?”

“好。”

沈梓安毕竟老城一店,牵着沈蔓歌的手走了过去。

沈落落就像个走出城堡的公主,对什么都新奇,对什么都感兴趣,她坐在旋转木马上看到沈蔓歌和沈梓安的时候,笑得特别开心。

她朝着沈蔓歌和沈梓安招手。

“妈咪,哥哥,好好玩哦!你们快上来!”

貌似被她的开心给渲染了,沈蔓歌的心情也特别的开心。

“梓安,你要不要玩?”

沈梓安摇了摇头说:“女孩子玩的东西,我不太喜欢,不过落落喜欢,让她好好玩就好了。”

见儿子没什么兴趣,沈蔓歌就留下来陪着沈梓安。

沈落落缠着叶南弦玩了旋转木马,就去玩小飞机,一个接一个的做,叶南弦一点都不觉得累。

沈蔓歌则陪着沈梓安在钓鱼,玩枪,两个人甚至想着去鬼屋走一趟。

要不是叶南弦阻止,说不定两个人早就进去了。

见鬼屋无望,沈蔓歌带着沈梓安又去做过山车。

沈落落看着过山车的刺激性,有些胆怯的说:“爹地,我害怕,我们不上去了好不好??”

“好!”

叶南弦抱着沈落落在下面。

沈落落玩的有些累了,想要吃雪糕。

叶南弦低声说:“刚运动完不能吃凉的,会肠胃不好的。落落也知道生病了要打针吃药对不对?”

“好吧,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吃?”

沈落落是真的有些馋了。

叶南弦笑着说:“等我们停一段时间就可以。”

“哦。”

沈落落虽然答应了,但是眼睛一直盯着别的孩子手里的雪糕,甚至不由的用舌尖舔了一下嘴唇。

好想吃哦!

她努力的让自己不去看,但是却有不由自主。

叶南弦的电话响了。

他拿出电话接电话的时候,沈落落低声说:“爹地,我要上厕所。”

“好,爹地陪你去。”

叶南弦抱着沈落落去了卫生间门口,可惜他一个大老爷们不能跟着落落进去女厕,只好低声说:“落落一个人可以吗?”

“可以!爹地你在门口等着我就好了。”

“好,出来爹地就在这里。”

&

药,就立马把小手给缩回来了。

四年的时间里她吃了不少的药,现在一听到这个药字,就觉得嘴里发苦,自然不敢上前了。

叶南弦以为她在吓唬孩子,笑着说:“你可真有意思,我都说了,让孩子喝点。”

“我也说了,她不能喝,这真的是单独给你做的。只能你自己喝。”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多少有些纳闷。

“我又没病,我喝汤药干嘛?”

“你自己什么毛病自己不知道啊?有些病得抓紧早治。如今你三十岁不到,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况且梓安和落落再大一点,我们还得要个孩子,你现在的身子不好好调理怎么行。”

沈蔓歌觉得脸色通红的。

最不自然的自然还是沈家父母。

沈爸爸咳嗽了一声说:“来来来,孩子们,咱们吃菜,吃菜。”

“对对对,我们吃其他好吃的啊!”

沈妈妈也连忙加入了阵营。

叶南弦此时要是再听不出什么,那就真的成什么了。

他的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

“这是什么汤?”

沈蔓歌的脸顿时就红了。

“让你喝你就喝,问难么多干嘛?”

沈蔓歌在叶南弦身边坐下。

叶南弦觉得自己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

他昨天晚上不过就是怕沈蔓歌多想,才随口说自己有问题,没想到今天一大早,沈蔓歌和沈妈妈就给他弄出这么一出。

在他们看来,难道真的以为他不行?

这不吃汤药,他就被沈蔓歌撩拨的浑身都是火,差点要爆炸了,这要是吃了,那还得了?

叶南弦的脸色简直没法看了,但是沈蔓歌却不管这个,依然给他往碗里不断的夹菜,弄得叶南弦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快吃。一点都不许剩。”

沈蔓歌的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的到,但是叶南弦却没有了以往的平静,真心想哭。

“真的不用,我这……”

他的话还没说完,沈蔓歌的眼睛突然看向叶南弦,那水汪汪的眼眸眼看着就要滴出泪来。

“行行行,我喝。”

叶南弦直觉的头皮发麻,整个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把一碗汤药给喝了下去。

沈蔓歌见他喝了,这才开心的笑了。

沈落落有些担心的问道:“妈咪,爹地没事儿吧?”

“没事儿,他就是身体有点虚。”

这句话说得叶南弦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什么叫他身体有点虚?

他一点问题都没有好不好?

不过这话现在也说不得,只能走一步看一部了。

几个人开心的吃完早餐,叶南弦居然的身体不太自在了,好像一个大火炉似的在身体里燃烧着。

“我喝点水。”

他口干舌燥的厉害,连忙去厨房灌了一大瓶子的凉水,身体里的燥热还是没有下去。

这都吃的什么东西?

怎么会如此厉害?

叶南弦有些无语的想哭了。

猛一回头,就看到沈蔓歌和沈妈妈在一起眉开眼笑的。

“看吧,我就说有效果,要不你们别处去了,我带着孩子们出去,你们就在家那啥。”

沈妈妈的声音不大,可是却被叶南弦听得一清二楚。

他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沈蔓歌的脸有些发红,低声说:“妈,别说了,先带着孩子们出去玩,等下午回来再说吧。”

她娇嗔的看了叶南弦一眼,然后转身跑开了。

叶南弦觉得她那眼神简直就像一股电流袭击了他一般,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更是想要做点什么。

刚喝下去的冷水貌似一点作用都没有了,反而还在沸腾着。

他连忙再喝了一口。

孩子们有些兴奋,等不及了,沈蔓歌只能喊叶南弦快一点。

叶南弦觉得浑身都要着火了,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和孩子们出了门。

出了门的沈落落像个快乐的小鸟一般,叽叽喳喳的看什么都新鲜。

沈梓安不厌其烦的给她讲解着,叶南弦也被熏染的有些笑了起来。

“一会去了游乐场,落落什么都要听哥哥的好不好?”

叶南弦真的有点不太放心沈落落。

“好!”

沈落落答应的十分干脆。

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崭新的天地,能够让她自由的呼吸。

一家人来到了游乐场。

游乐场的人很多。

叶南弦微微皱眉,低声说:“不如我去包场吧。”

“别!”

沈蔓歌连忙阻止了。

“孩子们来这里玩,就是人多才热闹。你都把这里包场了,孩子们玩什么?总不能一直让孩子们生活在象牙塔里,他们要学者接触社会,接触人群的。”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微微颔首,不过她冰凉无骨的小手碰上他的那一瞬间,他依然觉得浑身蠢蠢欲动的,甚至觉得就这么闻着她的馨香,都有一种难以自控的感觉。

“你带着孩子们现在这里等着,我去上个卫生间。”

叶南弦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了。

他几乎逃也似的去了卫生间。

见叶南弦这个样子,期初还怀疑叶南弦是否真的有病的沈蔓歌,这下是完全确定了。

哎!

纪轻轻的都开始尿频尿急了吗?

果然是她太粗心了、1

叶南弦得了这种病,她居然才刚刚知道。

沈蔓歌心理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叶南弦的病给治好,殊不知叶南弦跑到卫生间里大吐特吐,整个人快要中暑了一般。

他连忙打电话给宋涛。

“找最好的家庭医生来游乐场,我需要急救。”

宋涛以为叶南弦出了什么事情,连忙问道:“叶总,你怎么了?”

“没事儿,你让苏南赶紧过来。”

放下电话以后,叶南弦开始用冷水拍打着自己的脸,希望可以让自己的体温下降一些。

等了十分钟不到,苏南的电话打了过来。

“位置。”

“带着散热的东西来。”

叶南弦的话让苏南微微一愣。

“你被人下药了?”

“没时间和你解释,赶紧的。”

叶南弦一个身强体壮的大男人,此时被人灌了一大碗的汤药,现在药劲儿上来,他觉得自己的鼻子热乎乎的,一低头,鲜红的血液瞬间滴落在手背上。

握草!

从过了十七八岁,他已经很多年不流鼻血了!

如今拜沈蔓歌所赐,居然流鼻血了?

叶南弦欲哭无泪,却又怕自己长时间没出去,沈蔓歌和孩子们担心,不由得给沈蔓歌发了一条短信。

第360章 我不会传出去的

“肚子有点难受,你和孩子们先找个地方喝点东西,我可能时间长一点,别着急。”

发完之后,叶南弦觉得身体都是虚的。

他现在真的虚弱极了。

沈蔓歌看到叶南弦的短信之后,多少有些担心。

“你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儿,真没事儿,不用管我,我一会去找你们。”

叶南弦现在就怕沈蔓歌再来什么特殊的治疗,他可真的受不了了。

一个堂堂的总裁被自家老婆逼成这样,他简直无语问苍天。

沈蔓歌见叶南弦这么说,孩子们也蠢蠢欲动的想要进去,不由的说:“好吧,一会你进来找我们,如果身体真的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们,我给你叫医生。有些病不能讳疾忌医。”

“知道了,还是老婆子最好。”

叶南弦和沈蔓歌又聊了几句,这才放下了电话。

苏南没多久就来了。

他直接按照叶南弦的吩咐进了卫生间,看到叶南弦的样子时,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这是有多饥渴啊?居然还流鼻血了。”

“别说风凉话了,赶紧给我治治。早晨我老婆也不知道给我吃了什么汤药,这会浑身热的难受,感觉要炸开了一样。”

叶南弦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苏南是中医世家,自然对这一块很有经验。

“你这是干什么了?嫂子给你吃这么补?就不怕把你补坏了?”

苏南连忙上手查看,当他发现叶南弦身体里的残留物之后,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别告诉我,你三十岁不到就肾虚了?这全都补肾的大补之物啊。”

“滚!”

叶南弦还是第一次这么丢人,不过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妻子,他能说什么呢?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苏南特别的感兴趣。

“你能不能治?”

“你不和我说我怎么知道该怎么治?”

苏南典型的就是想看叶南弦的笑话。

现在的叶南弦难受的要死,也顾不上苏南的笑话了,断断续续的就把自己家那点事儿和苏南说了。

苏南听完也就不笑了,。

他的妻子当年也是这个样子,其中的苦楚他比任何人都明白。

“这件事儿你不打算让嫂子知道?”

“让她知道能做什么?只能让他更伤心罢了。医生说后期恢复成什么样子还不知道呢,这两三年的时间尽量不能怀孕,不然的话可能一尸两命。有些事儿,咱们男人自己担着就行了。”

叶南弦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苏南自然是明白的,也没说什么,连忙给他打了一针,将身体里的热气给散了出来。

“你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嫂子既然认定了你有这个毛病,这几天的汤药肯定不能停,倪总不能天天让我给你排毒吧?”

苏南提出的问题十分现实,让叶南弦多少有些无语。

“那怎么办?不行我躲出去吧。”

“你能躲哪儿去?你们是两口子,一个屋檐下住着,一张床上睡着,你还能永远不见嫂子?不怕影响到夫妻感情?”

苏南的话让叶南弦多少有些郁闷。

“那你说怎么办?”

“不如这样吧,你反正这段时间也不打算和嫂子同房,我给你一副药吃了,你差不多就像你说的症状一样。嫂子给你补你就喝,不过你不会在想这么难受了。”

苏南拿出了一个药瓶递给了叶南弦。

“你的意思是说最近我就真的成了不行的了?”

“你要是想行,也可以啊,不吃就行。不过我得和你说好了,这药吃多了有副作用的,最多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就得停下,不然的话真的就变成不行的人了,到时候我还得给你治疗。”

苏南连忙开口。

叶南弦点了点头说:“知道了,今天这事儿……”

“放心吧,我不会传出去的。”

苏南自然知道叶南弦的顾忌。

“对了,嫂子的身体回头有时间带来我看看,不行我给好好调理一下,平时更要注意,不能光着脚在地板上走,特别是来月事的时候,更要注意保暖。不能贪凉,一点点都不行。她现在需要重点保护。”

“谢了。”

叶南弦见时间过去不短了,怕沈蔓歌他们等的着急,这才低声说:“回头咱们细说,我今天带着孩子们来的,一会好着急了。”

“成,你一会运动一下,出出汗就没事了。”

“嗯!”

叶南弦快速的走出了卫生间,觉得身体特别的轻松。

他连忙找到了沈蔓歌和孩子们的地方,快速的跑了过去。

“没事儿吧?”

沈蔓歌着急的要命,偏偏和孩子们在一起又不能说什么,如今看到叶南弦过来,连忙问道。

“没事儿。”

叶南弦笑着安抚着她,心理暖暖的。

这还真的是甜蜜的负担啊!

孩子们看到叶南弦回来,早就等不及了。

“爹地,我要去做木马,你陪我好不好?”

沈落落毕竟是第一次来这里,感觉这里简直就像个童话世界。

她拉着叶南弦的手,缠着叶南弦,那双渴望的眼神看的叶南弦心里一疼。

“好,爹地带你去做木马!”

叶南弦直接把沈落落架在了脖子上,快步的跑了过去。

沈落落笑得如同银铃一般,瞬间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沈蔓歌笑看着他们,对沈梓安说:“我们也过去?”

“好。”

沈梓安毕竟老城一店,牵着沈蔓歌的手走了过去。

沈落落就像个走出城堡的公主,对什么都新奇,对什么都感兴趣,她坐在旋转木马上看到沈蔓歌和沈梓安的时候,笑得特别开心。

她朝着沈蔓歌和沈梓安招手。

“妈咪,哥哥,好好玩哦!你们快上来!”

貌似被她的开心给渲染了,沈蔓歌的心情也特别的开心。

“梓安,你要不要玩?”

沈梓安摇了摇头说:“女孩子玩的东西,我不太喜欢,不过落落喜欢,让她好好玩就好了。”

见儿子没什么兴趣,沈蔓歌就留下来陪着沈梓安。

沈落落缠着叶南弦玩了旋转木马,就去玩小飞机,一个接一个的做,叶南弦一点都不觉得累。

沈蔓歌则陪着沈梓安在钓鱼,玩枪,两个人甚至想着去鬼屋走一趟。

要不是叶南弦阻止,说不定两个人早就进去了。

见鬼屋无望,沈蔓歌带着沈梓安又去做过山车。

沈落落看着过山车的刺激性,有些胆怯的说:“爹地,我害怕,我们不上去了好不好??”

“好!”

叶南弦抱着沈落落在下面。

沈落落玩的有些累了,想要吃雪糕。

叶南弦低声说:“刚运动完不能吃凉的,会肠胃不好的。落落也知道生病了要打针吃药对不对?”

“好吧,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吃?”

沈落落是真的有些馋了。

叶南弦笑着说:“等我们停一段时间就可以。”

“哦。”

沈落落虽然答应了,但是眼睛一直盯着别的孩子手里的雪糕,甚至不由的用舌尖舔了一下嘴唇。

好想吃哦!

她努力的让自己不去看,但是却有不由自主。

叶南弦的电话响了。

他拿出电话接电话的时候,沈落落低声说:“爹地,我要上厕所。”

“好,爹地陪你去。”

叶南弦抱着沈落落去了卫生间门口,可惜他一个大老爷们不能跟着落落进去女厕,只好低声说:“落落一个人可以吗?”

“可以!爹地你在门口等着我就好了。”

“好,出来爹地就在这里。”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绿红妆之军营穿越_新闺蜜时代电视剧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