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绿红妆之军营穿越_新闺蜜时代电视剧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9-26

突然,冰冷的枪口顶在了马老夫人的脑门儿上。

她的话戛然而止。

全场更是一片哗然,满眼惊慌地望着那把闪闪发光的沙漠鹰王。

枪身至少是普通手枪的两倍……

他,漠北一号领导,居然持枪!

“领导,别冲动啊!”

“领导,千万别开枪啊!”

“领导,这里有记者,快点把枪收起来呀!”

……

唐小梨等人纷纷焦急地喊道。

“哼……”

马老夫人缓了一口气,戏谑地看着林昆,“我就不信你敢枪,反正我老命一条了,有本事你打死我,一命换一命,也能把你亏出屎来!

你不是不想听我说李楠那个小贱人么,我不光让她吃狗食,我还让她喝我的洗脚水,哈哈哈……”

咣!

枪,响……

枪,响……

回响在耳畔,如同要将耳膜炸裂了一般。

距离近的,耳朵里一阵嗡鸣,仿佛要就此聋掉了。

胆小的更是差点直接尿了裤子。

马老夫人两条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整个人傻了一般。

子弹,并没有打在她的身上,而是擦着她的裤脚,打在了地上。

碗口大小的一个坑,不见弹头。

“哈……”

“哈哈哈……”

马老夫人继续猖狂地大笑,她脸上的表情愈发狰狞。

不屑地看着林昆嘲讽,“搞的像是真的一样,你也只能吓唬吓唬我罢了,有本事你真的开枪啊!”

“外人都说你漠北狼王如何厉害,依我看只是炒作的,说的我们华夏的老百姓,没有你们这些臭当兵的守护,就过不上安稳日子,我呸!”

“我看你和李楠的那个小贱货,根本就是……”

咣、咣!

又是两声枪响。

林昆神情冷漠。

枪口的余温肆虐。

所有人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儿,又陷入新的震惊。

耳膜生疼的几位,这儿感觉耳朵里都要往外冒血了。<

/p>

差一点尿了的几位,裤裆下这会儿已经湿了。

“呵呵,虚张声势罢了,你也就这点能……”

“啊?”

马老夫人的话不等说完,整个人便开始惨叫起来。

两个膝盖上,每一个膝盖都有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血水汩汩地往外流。

“啊!”

“我的腿,我的腿!”

马老夫人拼命地捂着腿,嘴里头惨叫,两条腿膝盖以下完全没有了知觉。

“看来,轮椅还是送少了。”

林昆回过头,平静地对唐小梨道:“再订一个送过来。”

“啊?”

唐小梨依旧还是被吓傻的状态。

从小到大,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真人开枪,还是如此近的距离。

“妈,妈……”

马向东哆嗦地喊着,可两条腿却是挪动不了丝毫。

整个腿软了。

冷汗已经浸透了后背,裤裆下好像也热乎乎的。

“你,你这个恶魔,你居然真的开枪,居然……”

“混蛋,该死的, 我和你拼了!”

马向东咬牙切齿,还真就拿出勇气要向林昆扑过来。

咣、咣……

又是两声枪响。

马向东整个人一怔,低下头,两个膝盖也是多出了两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甚至透心的亮。

“啊……啊!”

惨叫。

回荡在整个售楼大厅里。

一群急着端着摄像机,全都傻掉了一般愣在原地。

林昆回过头,目光所及,所有人纷纷往后退。

“订好了么?”

“嗯。”

唐小梨有些木讷地点了点头,还没有完全回过神。

其他的几个小丫头也是同样。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解决另外一件事。”(一零)

林昆大步地向售楼大厅的外面走去。

“他这是要逃跑么?”

“要不要拦住呀。”

“拦什么拦,他是漠北的一号领导,用得着跑么?再说了,就算是拦,你们谁去,谁特么敢去?”

现场再次沉默了。

记者们紧紧攥着相机,这里面的照片如果发布出去,必定会是劲爆新闻,可到底是发还是不发呢?

想到刚刚的那几枪,所有人的脊椎上都冒冷汗。

就仿佛三伏天突然坠入了冰窟。

钱是好东西,荣誉很香。

可真就为了钱和荣誉,连命都不要了?不划算啊。

与此同时。(零一)

这些个记者兜里的手机纷纷响了。

“喂,姜总编……是,我是在马家剪彩的现场……”

“喂,领导,对……我在这儿……”

“书记,我是在这里……”

……

等到一群记者挂了电话,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做出一个让其他人都惊呆的举动。

啪!

喀嚓!

……

纷纷将手里的相机、摄像机,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这些个动辄几千块、上万块,甚至更贵的相机。

立马变成了一地的尸体。

而与此同时。

在莫塔城某五星级酒店的豪华会议室里。

莫塔城所有新闻媒体的重要领导齐聚在此。

今天是媒体联合研讨会。

此时,整个会议大厅里一片安静。

几乎每一个领导的脑壳上,都顶着一把枪。

“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是侵害公众良知。”

坐在主位上,脑壳子上只剩下一圈稀疏头发的半老爷子道。

这半老爷子身份显赫,是媒体新闻界的头号大佬。

并且还挂着一个很高的行政职位。

“跟我们谈违法,谈侵害良知,呵,你哪来的底气?”

谢般若淡淡一笑。

“我当然有底气,我是一个公知的工作人员,从业二十多年,我为这个社会揭露了太多的真相,包括……”

“1973年,塔五乡的村办教士刘素梅被侵犯,你是第一个赶去报道的,了解了所有的真相以后,你突然接到了当时一位地方领导的电话,随后你将所有的稿子重新修改,把原本被侵犯的女教师,写成了一个仙人跳的不要脸的女人,最后这名女教师不看侮辱,投湖自杀了,你紧跟着又来了一片报道——真相下的良心谴责,谴责女教师的恶劣行径,结果又逼得女教师那老实的父母跳了湖……请问,你的良知在哪里?”

“1974年的春天,你就升了职,紧接着是1975年,当时镇上的一所小学里,连续有两个六年级的小女生寻短见,孩子当时的命保住了,你察觉到了这是一次大新闻,不,应该是又一次升迁的好机会,于是你亲自赶到了现场‘以身作则’,用的还是两年前的老办法,结果你又接到了一位上级领导的电话,你又改了稿子……

那两个小女孩在家人的看护下,没能再寻短见,但两家人都没办法继续在镇子上住了,搬离了远远的,你可曾想过她们如今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1981年,黄桃城第三私营集团下岗员工被逼跳楼,那又是你升迁的机会,你最终用你的智谋,取得了再一次的升迁,可最终却是牺牲了一百三十六名下岗职工的利益为代价,你想过他们么?

丁二柱就是那些要跳楼的员工之一,他是为了给老婆治病,最终没能拿到赔偿金,老婆的病不治而亡,他从此以后酗酒,带着两个孩子生活,你可知道丁二柱现在的生活,还有那两个孩子?”

……

谢般若语气云淡,一层层揭开所谓媒体人的伪善。

整个会议室里出奇的安静。

这位大领导那光秃秃的脑壳上,汗水簌簌落下。

“你,你怎么知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谢般若笑着转过身,脚上的红色高跟鞋,向门外走去。

屋内的一群手下收了枪,跟随着她离开。

而在她走出酒店大门的一瞬间,互联网上爆炸出了一片大新闻。

整个川市的新闻媒体行业陷入了瘫痪。

而另一边。

林昆把车停在了空旷的位置,四周了无人烟。

马家房地产

的项目本来就近郊。

两辆黑色的轿车猛然加速,一前一后地挡住了他的车……

“活着,不好么?”

林昆眯着眼睛,点上了一根雪茄。

外面,阳光如火……

第1302章 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谁在放烟花?好美!”

外面的人尖叫起来,萧钥却微微一愣,随即眸子有些深沉。

叶南弦也听到了烟花的声音,他快速的离开了密室,从窗户看到那抹烟花的时候眉头微皱。

这应该是什么信号吧?

叶南弦猜想着,沈蔓歌正好这时候醒来。

“怎么会有人在这样的晚上放烟花?”

沈蔓歌披了一件外套下了床,对叶南弦在窗前站着没什么担忧。

叶南弦摇了摇头,低声说:“怕是联络用的。”

“我让人去看看谁出去了。”

沈蔓歌瞬间明白过来。

叶南弦也没拦着,总觉得这烟花有些熟悉,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沈蔓歌出去交代的时候随眼看到了萧钥的身影一闪而过。

她想要回去告诉叶南弦的,但是萧钥的速度太快,万一她回去的话怕是会跟丢萧钥。

难道说着烟花是萧钥和其他人的联络方式?

沈蔓歌真的不想猜测萧钥,可是如果张音都可以出现问题的话,那么萧钥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这个时候,她觉得谁都不可以信任。

沈蔓歌快速的跟了上去,并且趁机给叶南弦发了一条消息,并且开启了手机定位共享。

叶南弦会从定位共享知道沈蔓歌的准确位置。

这是叶梓安给沈蔓歌安装的,她现在自然用得上。

萧钥的身影快速的穿梭者,即便是沈蔓歌身手了得也差点跟丢了。

她的心里十分讶异。从没想到萧钥的身手如此之好。

如果萧钥有如此身手,为什么当初会被张音追杀到海城,不得不冒着危险找上她和叶南弦呢?

这个问题在沈蔓歌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随即便明白过来。

或许萧钥一直都在对他们隐瞒着什么。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特别是萧钥还是和沈蔓歌有关系的人,长得又和自己的母亲一模一样,沈蔓歌觉得胸口好像放了一块大石头一般,堵得难受。

萧钥是谨慎的,走走停停,生怕身后跟了尾巴,如果不是沈蔓歌机警,估计现在早就暴露了。

沈蔓歌冷汗涔涔,心里却惊讶非常。

以萧钥的身手,别说一个张音了,就算再来一个张音也未必能够伤的了她,可是当初萧钥到海城的时候,沈蔓歌可是记得很清楚,她说被张音刺伤的。

沈蔓歌越是考虑这些,心情越是郁闷。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沈蔓歌很快发现萧钥朝着林中走去。

这应该是离张家寨不远处的山林,如果可以的话,应该也可以绕道张家寨后山去的。

所以萧钥来这边到底是什么目的?

难道也是为了金矿?

沈蔓歌不知道,但是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碎裂开来,一点一点的透着冷风,吹得她如坠冰窖。

萧钥对丛林熟悉的很,甚至像是回到了家一般的游刃有余,这可苦了沈蔓歌了。

沈蔓歌好几次都差点暴露,险险的躲了过去,就看到萧钥在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在山林深处停下了。

这里冷风呼呼的吹着,沈蔓歌找了一个掩体躲藏起来。

萧钥左右看了看,然后伸出手指吹了一声口哨,随即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来。

因为夜色的关系,黑衣人隐藏的很好,让沈蔓歌看不清楚脸,却在心里猜测着来这里和萧钥见面的人是谁?

难不成是萧钥的属下?

可是还没等沈蔓歌想明白,就看到萧钥给黑衣人跪下了,神情有些恐慌。

“你倒是敢来!”

黑衣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狠戾和冰冷。

沈蔓歌微微皱眉。

男人?

而且是个岁数不小的男人!

他和萧钥之间是什么关系?

萧钥为什么会怕他?

萧钥的身子有些瑟缩,却低声说:“主子召唤,我不敢不来。”

“主子?你还知道我是你主子?”

黑衣人猛然一脚踢在了萧钥的胸口上。

萧钥瞬间倒在地上,嘴角吐出一口鲜血,可见黑衣人下手之重。

沈蔓歌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萧钥都是她大姨,这一脚仿佛踢在了沈蔓歌的身上,让她疼痛难忍。

主人?

萧钥居然叫他主人?

沈蔓歌相当诧异。

萧钥却忍着疼痛爬了起来,依然恭敬地跪在地上,低声说:“萧钥知错。”

“知错?你错在哪儿啊?好好地夫人不做,非要做个藏头露尾的小人。这也就罢了,你好好地经营你的势力,也不是不能帮我完成我的愿望,可是你居然把自己的势力拱手让给张音那个女人?怎么着?这招金蝉脱壳玩的还可以吗?”

黑衣人的声音冷的厉害,说出的话却让萧钥瑟瑟发抖。

她突然朝着黑衣人磕头,哽咽着说:“主子,我知道是我咎由自取,主子要杀要剐我都没有怨言,只是求主子,让我最后见一见霍振轩。”

“你倒是对他真的动了情了。如果不是为了这个男人,你也不会心甘情愿的跟着我,为我所用吧?”

黑衣人冷冷的盯着萧钥,那眼神就像是鹰隼一般,让人动也不敢动。

萧钥倒是爽快。

“是!我这一辈子最爱的人就是霍振轩!”

“放肆!”

男人再次将萧钥给踢倒在地,这一次的力道让萧钥半天没爬起来。

他的怒气即便是沈蔓歌也察觉得到。

“爱?你不过就是我养的一只狗,也敢谈爱?萧钥,你以为你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你吗?那时候你杳然一身,可以什么都不怕,今天我倒是想知道为了你爱的霍振轩,你会不会舍弃你的儿子方泽?”

“不要!”

萧钥顿时激动起来。

她困难的爬了起来,紧紧地拽住了男人的裤脚,卑微的祈求着男人说:“不要伤害方泽,他什么都不知道。你不喜欢他,我让他离开F国,让他滚得远远地,绝不惹你烦。求你不要伤害他。从始至终,我都没想过让他参与宫廷的争斗,真的没有

。”

说起方泽,萧钥泣不成声。

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从方泽出生起,他的所有饮食起居都由奶娘照看着。等方泽要识文断字的时候,萧钥却因为身份原因不能亲自养育。可是国主夫人怎么可能会真心对待方泽?

方泽从小备受欺凌,她这个做母亲的只能冷眼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说起来她是F国的七夫人,可实际上她也就是国主的一个玩物罢了。

好几次她都怕方泽死在内庭之中。看着方泽一次次的与危险擦肩而过,萧钥感觉自己还不如不生下这个孩子?

可是生不生这个孩子都由不得她做主。

男人却丝毫没有怜悯萧钥的哭泣,而是蹲下身子用手指扣住了萧钥的下巴。

月光下,萧钥梨花带雨的样子让男人的目光终于多了一丝温柔。

“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不想他在F国殒命,所以开始处处针对方泽,把他逼近了贫民窟,让他认识了辛迪,并且借由辛迪带着他离开了F国这个龙潭虎穴,从而进了娱乐圈是吗?”

萧钥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

男人的温柔转瞬即逝,随即狠狠地掐住了她的下巴,声音也冷然起来。

“那么我问问你,你是否能够料想到那个辛迪会让你儿子变成一个断袖?你又会不会想到辛迪会成为方泽心死复仇的一个引子?如果不是因为辛迪,或许方泽现在会过得艰辛,但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为了争夺政权而身处权利中心里,被推上风头浪尖。辛迪是你派人傻得吧?”

男人这句话让萧钥浑身一颤,而让躲藏在暗处的沈蔓歌心惊不已。

辛迪是萧钥杀得?

不是于峰吗?

她震惊不已,却也很快的反应过来。

如果男人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萧钥是有绝对的理由杀了辛迪的。

毕竟辛迪是萧钥的人,是萧钥那么信任的把方泽交付到他手上的人,可是辛迪却让方泽性。取向出现了问题,引导着方泽如此堕落,萧钥作为一个母亲怎么忍受得了?

所以这才是辛迪死亡的真正原因是吗?

难怪找不到于峰作案的时机,只能找到于峰作案的动机而已。

如果今天沈蔓歌没有跟来,或许她直到死的那一天也不会想到会是萧钥对辛迪动了手。

方泽那么在乎辛迪,结果却是自己的母亲杀了自己最爱的人,方泽如何承受的了?

沈蔓歌不由得有些难过。

萧钥听到这些之后却不知声了。

男人貌似有些不满意她现在的样子,他一把甩开了萧钥,冷冷的说:“你这辈子都别想逃离我的手掌心,我心情好,你可以在外面散散心,我如果心情不好,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能把你抓回来。我知道,你现在翅膀硬了,据说你去海城还给萧老爷子送过礼物?是打算认祖归宗了吗?你和沈蔓歌叶南弦走的也挺近的,是为了给你自己留条后路?还是为了给你儿子增加一些助力?”

“不,我没有,我说过,方泽不会争权。即便他想,我也会让他断了这个念想。”

萧钥这话说的斩钉截铁的。

沈蔓歌的心猛然?

>

“妈,妈……”

马向东哆嗦地喊着,可两条腿却是挪动不了丝毫。

整个腿软了。

冷汗已经浸透了后背,裤裆下好像也热乎乎的。

“你,你这个恶魔,你居然真的开枪,居然……”

“混蛋,该死的, 我和你拼了!”

马向东咬牙切齿,还真就拿出勇气要向林昆扑过来。

咣、咣……

又是两声枪响。

马向东整个人一怔,低下头,两个膝盖也是多出了两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甚至透心的亮。

“啊……啊!”

惨叫。

回荡在整个售楼大厅里。

一群急着端着摄像机,全都傻掉了一般愣在原地。

林昆回过头,目光所及,所有人纷纷往后退。

“订好了么?”

“嗯。”

唐小梨有些木讷地点了点头,还没有完全回过神。

其他的几个小丫头也是同样。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解决另外一件事。”(一零)

林昆大步地向售楼大厅的外面走去。

“他这是要逃跑么?”

“要不要拦住呀。”

“拦什么拦,他是漠北的一号领导,用得着跑么?再说了,就算是拦,你们谁去,谁特么敢去?”

现场再次沉默了。

记者们紧紧攥着相机,这里面的照片如果发布出去,必定会是劲爆新闻,可到底是发还是不发呢?

想到刚刚的那几枪,所有人的脊椎上都冒冷汗。

就仿佛三伏天突然坠入了冰窟。

钱是好东西,荣誉很香。

可真就为了钱和荣誉,连命都不要了?不划算啊。

与此同时。(零一)

这些个记者兜里的手机纷纷响了。

“喂,姜总编……是,我是在马家剪彩的现场……”

“喂,领导,对……我在这儿……”

“书记,我是在这里……”

……

等到一群记者挂了电话,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做出一个让其他人都惊呆的举动。

啪!

喀嚓!

……

纷纷将手里的相机、摄像机,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这些个动辄几千块、上万块,甚至更贵的相机。

立马变成了一地的尸体。

而与此同时。

在莫塔城某五星级酒店的豪华会议室里。

莫塔城所有新闻媒体的重要领导齐聚在此。

今天是媒体联合研讨会。

此时,整个会议大厅里一片安静。

几乎每一个领导的脑壳上,都顶着一把枪。

“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是侵害公众良知。”

坐在主位上,脑壳子上只剩下一圈稀疏头发的半老爷子道。

这半老爷子身份显赫,是媒体新闻界的头号大佬。

并且还挂着一个很高的行政职位。

“跟我们谈违法,谈侵害良知,呵,你哪来的底气?”

谢般若淡淡一笑。

“我当然有底气,我是一个公知的工作人员,从业二十多年,我为这个社会揭露了太多的真相,包括……”

“1973年,塔五乡的村办教士刘素梅被侵犯,你是第一个赶去报道的,了解了所有的真相以后,你突然接到了当时一位地方领导的电话,随后你将所有的稿子重新修改,把原本被侵犯的女教师,写成了一个仙人跳的不要脸的女人,最后这名女教师不看侮辱,投湖自杀了,你紧跟着又来了一片报道——真相下的良心谴责,谴责女教师的恶劣行径,结果又逼得女教师那老实的父母跳了湖……请问,你的良知在哪里?”

“1974年的春天,你就升了职,紧接着是1975年,当时镇上的一所小学里,连续有两个六年级的小女生寻短见,孩子当时的命保住了,你察觉到了这是一次大新闻,不,应该是又一次升迁的好机会,于是你亲自赶到了现场‘以身作则’,用的还是两年前的老办法,结果你又接到了一位上级领导的电话,你又改了稿子……

那两个小女孩在家人的看护下,没能再寻短见,但两家人都没办法继续在镇子上住了,搬离了远远的,你可曾想过她们如今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1981年,黄桃城第三私营集团下岗员工被逼跳楼,那又是你升迁的机会,你最终用你的智谋,取得了再一次的升迁,可最终却是牺牲了一百三十六名下岗职工的利益为代价,你想过他们么?

丁二柱就是那些要跳楼的员工之一,他是为了给老婆治病,最终没能拿到赔偿金,老婆的病不治而亡,他从此以后酗酒,带着两个孩子生活,你可知道丁二柱现在的生活,还有那两个孩子?”

……

谢般若语气云淡,一层层揭开所谓媒体人的伪善。

整个会议室里出奇的安静。

这位大领导那光秃秃的脑壳上,汗水簌簌落下。

“你,你怎么知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谢般若笑着转过身,脚上的红色高跟鞋,向门外走去。

屋内的一群手下收了枪,跟随着她离开。

而在她走出酒店大门的一瞬间,互联网上爆炸出了一片大新闻。

整个川市的新闻媒体行业陷入了瘫痪。

而另一边。

林昆把车停在了空旷的位置,四周了无人烟。

马家房地产

的项目本来就近郊。

两辆黑色的轿车猛然加速,一前一后地挡住了他的车……

“活着,不好么?”

林昆眯着眼睛,点上了一根雪茄。

外面,阳光如火……

第1302章 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谁在放烟花?好美!”

外面的人尖叫起来,萧钥却微微一愣,随即眸子有些深沉。

叶南弦也听到了烟花的声音,他快速的离开了密室,从窗户看到那抹烟花的时候眉头微皱。

这应该是什么信号吧?

叶南弦猜想着,沈蔓歌正好这时候醒来。

“怎么会有人在这样的晚上放烟花?”

沈蔓歌披了一件外套下了床,对叶南弦在窗前站着没什么担忧。

叶南弦摇了摇头,低声说:“怕是联络用的。”

“我让人去看看谁出去了。”

沈蔓歌瞬间明白过来。

叶南弦也没拦着,总觉得这烟花有些熟悉,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沈蔓歌出去交代的时候随眼看到了萧钥的身影一闪而过。

她想要回去告诉叶南弦的,但是萧钥的速度太快,万一她回去的话怕是会跟丢萧钥。

难道说着烟花是萧钥和其他人的联络方式?

沈蔓歌真的不想猜测萧钥,可是如果张音都可以出现问题的话,那么萧钥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这个时候,她觉得谁都不可以信任。

沈蔓歌快速的跟了上去,并且趁机给叶南弦发了一条消息,并且开启了手机定位共享。

叶南弦会从定位共享知道沈蔓歌的准确位置。

这是叶梓安给沈蔓歌安装的,她现在自然用得上。

萧钥的身影快速的穿梭者,即便是沈蔓歌身手了得也差点跟丢了。

她的心里十分讶异。从没想到萧钥的身手如此之好。

如果萧钥有如此身手,为什么当初会被张音追杀到海城,不得不冒着危险找上她和叶南弦呢?

这个问题在沈蔓歌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随即便明白过来。

或许萧钥一直都在对他们隐瞒着什么。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特别是萧钥还是和沈蔓歌有关系的人,长得又和自己的母亲一模一样,沈蔓歌觉得胸口好像放了一块大石头一般,堵得难受。

萧钥是谨慎的,走走停停,生怕身后跟了尾巴,如果不是沈蔓歌机警,估计现在早就暴露了。

沈蔓歌冷汗涔涔,心里却惊讶非常。

以萧钥的身手,别说一个张音了,就算再来一个张音也未必能够伤的了她,可是当初萧钥到海城的时候,沈蔓歌可是记得很清楚,她说被张音刺伤的。

沈蔓歌越是考虑这些,心情越是郁闷。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沈蔓歌很快发现萧钥朝着林中走去。

这应该是离张家寨不远处的山林,如果可以的话,应该也可以绕道张家寨后山去的。

所以萧钥来这边到底是什么目的?

难道也是为了金矿?

沈蔓歌不知道,但是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碎裂开来,一点一点的透着冷风,吹得她如坠冰窖。

萧钥对丛林熟悉的很,甚至像是回到了家一般的游刃有余,这可苦了沈蔓歌了。

沈蔓歌好几次都差点暴露,险险的躲了过去,就看到萧钥在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在山林深处停下了。

这里冷风呼呼的吹着,沈蔓歌找了一个掩体躲藏起来。

萧钥左右看了看,然后伸出手指吹了一声口哨,随即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来。

因为夜色的关系,黑衣人隐藏的很好,让沈蔓歌看不清楚脸,却在心里猜测着来这里和萧钥见面的人是谁?

难不成是萧钥的属下?

可是还没等沈蔓歌想明白,就看到萧钥给黑衣人跪下了,神情有些恐慌。

“你倒是敢来!”

黑衣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狠戾和冰冷。

沈蔓歌微微皱眉。

男人?

而且是个岁数不小的男人!

他和萧钥之间是什么关系?

萧钥为什么会怕他?

萧钥的身子有些瑟缩,却低声说:“主子召唤,我不敢不来。”

“主子?你还知道我是你主子?”

黑衣人猛然一脚踢在了萧钥的胸口上。

萧钥瞬间倒在地上,嘴角吐出一口鲜血,可见黑衣人下手之重。

沈蔓歌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萧钥都是她大姨,这一脚仿佛踢在了沈蔓歌的身上,让她疼痛难忍。

主人?

萧钥居然叫他主人?

沈蔓歌相当诧异。

萧钥却忍着疼痛爬了起来,依然恭敬地跪在地上,低声说:“萧钥知错。”

“知错?你错在哪儿啊?好好地夫人不做,非要做个藏头露尾的小人。这也就罢了,你好好地经营你的势力,也不是不能帮我完成我的愿望,可是你居然把自己的势力拱手让给张音那个女人?怎么着?这招金蝉脱壳玩的还可以吗?”

黑衣人的声音冷的厉害,说出的话却让萧钥瑟瑟发抖。

她突然朝着黑衣人磕头,哽咽着说:“主子,我知道是我咎由自取,主子要杀要剐我都没有怨言,只是求主子,让我最后见一见霍振轩。”

“你倒是对他真的动了情了。如果不是为了这个男人,你也不会心甘情愿的跟着我,为我所用吧?”

黑衣人冷冷的盯着萧钥,那眼神就像是鹰隼一般,让人动也不敢动。

萧钥倒是爽快。

“是!我这一辈子最爱的人就是霍振轩!”

“放肆!”

男人再次将萧钥给踢倒在地,这一次的力道让萧钥半天没爬起来。

他的怒气即便是沈蔓歌也察觉得到。

“爱?你不过就是我养的一只狗,也敢谈爱?萧钥,你以为你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你吗?那时候你杳然一身,可以什么都不怕,今天我倒是想知道为了你爱的霍振轩,你会不会舍弃你的儿子方泽?”

“不要!”

萧钥顿时激动起来。

她困难的爬了起来,紧紧地拽住了男人的裤脚,卑微的祈求着男人说:“不要伤害方泽,他什么都不知道。你不喜欢他,我让他离开F国,让他滚得远远地,绝不惹你烦。求你不要伤害他。从始至终,我都没想过让他参与宫廷的争斗,真的没有

。”

说起方泽,萧钥泣不成声。

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从方泽出生起,他的所有饮食起居都由奶娘照看着。等方泽要识文断字的时候,萧钥却因为身份原因不能亲自养育。可是国主夫人怎么可能会真心对待方泽?

方泽从小备受欺凌,她这个做母亲的只能冷眼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说起来她是F国的七夫人,可实际上她也就是国主的一个玩物罢了。

好几次她都怕方泽死在内庭之中。看着方泽一次次的与危险擦肩而过,萧钥感觉自己还不如不生下这个孩子?

可是生不生这个孩子都由不得她做主。

男人却丝毫没有怜悯萧钥的哭泣,而是蹲下身子用手指扣住了萧钥的下巴。

月光下,萧钥梨花带雨的样子让男人的目光终于多了一丝温柔。

“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不想他在F国殒命,所以开始处处针对方泽,把他逼近了贫民窟,让他认识了辛迪,并且借由辛迪带着他离开了F国这个龙潭虎穴,从而进了娱乐圈是吗?”

萧钥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

男人的温柔转瞬即逝,随即狠狠地掐住了她的下巴,声音也冷然起来。

“那么我问问你,你是否能够料想到那个辛迪会让你儿子变成一个断袖?你又会不会想到辛迪会成为方泽心死复仇的一个引子?如果不是因为辛迪,或许方泽现在会过得艰辛,但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为了争夺政权而身处权利中心里,被推上风头浪尖。辛迪是你派人傻得吧?”

男人这句话让萧钥浑身一颤,而让躲藏在暗处的沈蔓歌心惊不已。

辛迪是萧钥杀得?

不是于峰吗?

她震惊不已,却也很快的反应过来。

如果男人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萧钥是有绝对的理由杀了辛迪的。

毕竟辛迪是萧钥的人,是萧钥那么信任的把方泽交付到他手上的人,可是辛迪却让方泽性。取向出现了问题,引导着方泽如此堕落,萧钥作为一个母亲怎么忍受得了?

所以这才是辛迪死亡的真正原因是吗?

难怪找不到于峰作案的时机,只能找到于峰作案的动机而已。

如果今天沈蔓歌没有跟来,或许她直到死的那一天也不会想到会是萧钥对辛迪动了手。

方泽那么在乎辛迪,结果却是自己的母亲杀了自己最爱的人,方泽如何承受的了?

沈蔓歌不由得有些难过。

萧钥听到这些之后却不知声了。

男人貌似有些不满意她现在的样子,他一把甩开了萧钥,冷冷的说:“你这辈子都别想逃离我的手掌心,我心情好,你可以在外面散散心,我如果心情不好,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能把你抓回来。我知道,你现在翅膀硬了,据说你去海城还给萧老爷子送过礼物?是打算认祖归宗了吗?你和沈蔓歌叶南弦走的也挺近的,是为了给你自己留条后路?还是为了给你儿子增加一些助力?”

“不,我没有,我说过,方泽不会争权。即便他想,我也会让他断了这个念想。”

萧钥这话说的斩钉截铁的。

沈蔓歌的心猛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医神之无敌纵横_yahoojapan日本视頻69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