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医神之无敌纵横_yahoojapan日本视頻69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9-26

医神之无敌纵横_yahoojapan日本视頻69文章,图片,小说,视频,在线推荐阅读!

右边是悬崖。

很快,这一群八十多个人,就被赶在了车队的正中央。

八十多个人,对上四个人。

所有人都被吓得浑身发抖,根本不敢有丝毫抵抗的念头。

这四个人,就像是雄狮围猎了一群绵羊一样。

黑袍人阴测测地冷笑,“你们还真是该死,上一批运送的人,才死了几天,你们就又来了。”

“这是你们自己寻死路,可怪不得我们。”

“要是有下辈子记住了,别光认钱不要命。”

唰……

黑袍人手中的刀子拔了出来,寒冷的刀光将四周照亮。

他的眉头突然一挑,忽然间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你们这些人,难道临死前,就不想讨饶么?”

“你们现在跪下,或许我可以饶你们其中一两个人一命。”

没有人回答……

黑袍人脸上的表情陡然狰狞起来,“MD,我让你们跪下来求饶,难道你们没有听到么,都给我跪下!”

后面的红衣、白衣、青衣三个人,一直沉默不语。

“该死!”

黑袍人手中的刀子,冲着迎面的一个男人就劈下来。

这个男人并没有躲闪,脸上那所有的恐惧,也一瞬间都消失了。

他的手底下突然多了一把黑钢锻造的军刺……

铿锵!

军刺与黑袍男人手中的长刀交击在了一起。

迸溅起火花。

黑袍男人脚底下退后了一步,半条胳膊都麻了。

“你……”

哗啦!

一群看似慌张得不行的司机,这会儿全都冷静下来,一个个抄出了腰间的武器,面若寒霜。

武器很统一。

都是军刺。

“你们是……军人!?”黑袍男人满脸的慌张。

其余的三个人也是同样。

不过很快,他们脸上的慌张之色就消失了。

“你们是军人又能怎么样,我们川北四鬼,岂是你们这些大头兵就能阻挡的,受死吧!”

黑袍男人暴喝一声,手中的长刀猛烈地劈

了下来。

与此同时,另外三个男人也开始动手。

在他们的眼中,这些个军人自然是比普通老百姓要强悍。

但也只是强悍罢了,他们川北四鬼不放在眼里。

叮叮铛铛……

很快,这四个人就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幼稚了。

这根本不是普通的军人,这是特种部队!

而且其中有几个人,根本不是普通的特种部队。

“走!”

黑袍男人冲着其他三人大喝一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啊!”

话不等说完,一声惨叫就从他的喉咙里发了出来。

黑钢的军刺,刺穿了他的手腕。

手中的长刀铛啷的一声掉在地上。

川北四鬼的确想要逃,可让他们绝望的是,根本逃不掉。

战斗激烈,但也短暂。

三分钟后。

这四个人趴在了地上,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零一)

“杀了我们吧,就是杀了我们,我们也不会说的。”

“我们收钱办事,岂有出卖雇主的道理!”

“呵呵呵,杀了我们川北四鬼又能怎么样,还有其他人会来劫你们的车队,你们以为只有我们?”

……

四个人嘴巴很硬。

所有人看向了为首的男人。

小伍冲身旁的人使了一个眼色,这人拿出手机,调出了里面的视频。

黑袍男人的脸色猛地一变,“你们,你们卑鄙……”

三天后……

燕京,天楚集团的矛盾还在继续。

每一个受害家属,拿了三倍于正常赔偿的赔偿金外。

又额外获得500万。

但由于秦雪只是出面慰问,但并没有按照赵秀芬提出的要求,做出公开的声明,双方依旧僵持不下。

川市,第三能源集团会议室内的合作研究会议,依旧在召开着。

双方还是没能谈拢。

第三能源集团希望维持原价继续合作,随着谈判时间的拖近,沈霞同意将采购价格提升到过去的1.5倍。

相比于从阿卜杜勒家族进口的矿源,这1.5倍大概是三倍的价格。

漠北的大家族们,以及夏东、夏北两地的多家供应商全部拒绝。

他们要求的价码,随着时间的拖近,每天都发生变化。

第一天要求2倍。

第二天要求3倍。

第三天要求5倍。

就是吃准了第三能源集团,马上就要因原料不足,而停工的短板。

沈霞担不了这个责任。

整个第三能源集团,也无法向上级以及全华夏百姓交代。

矿源分很多种,但主要是能产生能源,传统的煤是一种,但更利于能源的产出,是漠北以及夏东、夏北的矿石原料。

这种原料全国有多地产出,但唯有这三地是产出大地。

而且,让这三地这么一闹,其他各地也跟着纷纷涨价。

谁不想趁火打劫多赚一笔?

“沈董,目前的情况,是你们比我们更着急。”

“就是啊,沈董,你们是国家的产业,国家还差这点钱?”

“沈董,你还是好好考虑,我们已经没有耐心继续坐在这里谈了,我们停工只需要自己对自己负责,你这边……呵呵,沈董,破财免灾啊!”

“再有三天,第三能源集团将面临全面停产,沈董,可别怪我们没提醒你,我们的运输车队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但随着日期的迫近,价格会每天都上涨,到最后一天,呵呵……”

会议室里,众人轮番发言。

夏东的头号供应商柏剑阁,夏北的头号供应商初军,以及漠北的三代家族代表葛俊、骆南辉、朴和昌,全都保持沉默。

不管其他人与沈霞的谈判是如何刀光剑影。

这几位都淡定从容,仿佛这件事与他们根本没关系。

谈判持续到中午。

按照这两天的例行,中午在第三能源集团的食堂,享受完贵宾待遇之后,众人还是要继续回来的。

这可是一个事关几十亿大买卖的会谈。

长时间的拉锯战是正常的,要是秒谈成倒是不正常了。

“沈董,我看我们已经没有谈判的必要了。”

夏东最大的供应商柏剑阁站起来,道:“你嫌我们的要价太高,我们不肯让步,反倒是价格越谈越高,这样谈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柏董说得对,我也觉得没有继续谈判下去的必要了。”

夏北最大的供应商初军也站了起来,“已经谈到这个份儿上了,也实在让人感到无奈,我有一个提议。”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

夏东呵呵一笑,道:“我们干脆散伙,我要回去找其他可能的甲方,把手里的货给销出去,沈董您也节省点时间,赶紧找到新的供应商。”

“当然了,这新的供应商可能是在座当中的某位或者某几位,但我现在正式宣布,我退出。”

所有人沉默不语,但很快人群中响起了一阵议论。

柏剑阁和初军两个人,稍作停留,便直接离开了。

随着两人离开。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向了漠北的三大家族。

最年轻的是葛家的代表葛俊。(一零)

另外的两个分别是骆家的长子骆南辉,朴家的长子朴和昌。

葛俊第一个站起来,冲沈霞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感谢沈董这些年来对我们葛家的照顾,和沈董的合作很愉快,这次谈判我们葛家也退出了。”

葛俊说完便离开。

骆南辉和朴和昌对视了一眼,这被小年轻的抢了戏。

“漠北骆家退出。”

“漠北朴家也退出。”

骆南辉和朴和昌也离开了。

小声议论的会议室,马上更是叽叽喳喳。

很快……

“合能集团退出。”

“山河矿源退出。”

“永丰矿业退出。”

“蓝山集团退出。”

……

会议室里,除了沈霞这一方,只剩下一个人了。

呼噜……

呼!

鼾声阵阵。<

/p>

吴亚楠和第三能源集团新晋的采购科科长一起看向沈霞。

其余人也是一脸尴尬。

沈霞的脸色依旧平静,站起身走出了会议室。(零一)

几个人连忙焦急地跟上。

会议室里只剩下那趴在桌上睡着的胳膊,继续打着鼾。

……

川市某大酒店内。

这是第三能源集团,夏东最大供应商柏剑阁的产业。

过去,柏剑阁经常来川市出差。

别人家的酒店住得不习惯,干脆就自己开一家。

靠着矿源生意起家。

名下拥有三十几家的连锁酒店。

酒店最宽敞的会议室里,刚刚在第三能源集团开会的众人,除了那个趴着睡觉的,其余都到齐了。

“干杯!”

大家一同举起了杯子,为今天的默契配合而干杯。

柏剑阁和初军,一起向葛俊、骆南辉、朴和昌敬酒。

“三位,感谢你们的默契配合,我和初董是临场商量的,不这么逼沈霞那娘们一把,很难有结果。”

“最关键的,还是需要你们的支持,我和柏董表明态度之后,如果三位没有跟着表明,我们的计划就落空了。”

干杯……

五个人单独喝了一杯。

“大家觉得我们的最终要价,多少比较合适?”

“呵呵,这要看沈霞那娘们,将承受多大的压力了。”

“十倍太多,要不给她打个八折?”

众人推杯换盏,一片笑哈哈。

……

“太可恶了!”

吴亚楠气得浑身哆嗦,“他们居然要价八倍!”

第三能源集团新晋的采购科科长,韩彦叹了口气,“每一个人我都私下打电话问过了,也程诺了可以给他们长期的合作合同,至少一签三年,可这些人的口径很统一,全都要八倍的价格。”

“唉,他们就是吃准了,我没别无选择,上级又不能强行调控,所以才这么狮子大开口!”

韩彦用力地握紧了拳头。

沈霞神色平静,将一份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吴亚楠和韩彦一起看向文件,脸上表情惊讶……

(第2更)

夜幕下……

江南最大的货港依旧热闹。

来自世界各地的船舶靠岸,满载着各类物资。

一列长长的车队,从货港的北门驶了出来。

在夜色下向着西北方向驶去。

车队在离开江南的地界之后,马上分成了七个组。

每一组踏上了不同方向的道路。

轰隆隆……

大地在满载的大卡车的碾压下,发出沉闷的声响。

在一条开在群山环绕间的公路上,车队放慢了速度。

一边是山,另外一边是悬崖。

悬崖虽然不高,可要是不小心整个车掉下去,也是九死一生。

前几天,在另外的一条类似的路段上,发生过惨案。

物流公司的车队被劫,司机死了二十余人。

官方的新闻迟迟未报。

但掩盖不了,这是华夏建国之后,最惨烈的一次劫案。

其恶劣程度,绝对不比流窜在海岸上的海盗劫案低。

如今的海盗劫船,基本上全都是人杀死,船开走。

过去那扣着人质要赎金的一套,早就不流行了。

车队一共三十六辆。

在山谷的一处平坦路段,半山坡上站着一个人影。

夜幕下,人影与周围的群山仿佛融为了一体。

晚风吹过。

人影身上的黑袍飘动,还有额头前散落的头发。

目光如鹰。

下方逼近的车队,在他的眼中变成了一群待在的猎物。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另外一边,站着三个人影。

铿!

忽然的一声闷响,响彻在了山谷中间。

最前面的大卡车,忽然左边轮子陷入到了塌陷的大坑里。

车子处在下坡路段,整个车身猛地一晃,横在了路中间。

好险没有直接翻下悬崖……

后面的车辆依次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后面卡车里的司机纷纷探出了头。

“车轮子卡住了!”

前车的司机,和车上另外的两个同伴从车上跳下来。

“MD,这好端端的路,怎么突然陷下去这么一个大坑。”

司机骂了一句,就准备回到车上拿工具。

另外的两个同伴,也向后面的车辆招呼,喊人下来帮忙。

“有……有人!”

司机刚拿到了工具,忽然就看到前面的路中间有一个人。

黑灯瞎火的,也看不出到底是人还是鬼,明明是走过来的,可看起来更像是没有脚飘过来的。

下面的两个同伴,以及后面从车上下来打算帮忙的几个人。

一下子全都慌了。

想到了前段时间被劫的车队,冷汗唰的一下就冒出来了。

貌似,按照那些小道新闻上所说,当时就是这个样子啊。

迎面走来的人,腰间挂着一把刀……

就,就是!

“快跑啊!”

前车的司机喊了一声,其他人所有人一窝蜂地开始逃。

大家从车上跳下来,开始向着车队后方跑去。

轰!

车队的后方,突然响起了一声爆炸。

浓烟一团,山体都跟着摇晃,露面上多了一个大坑。

这大坑挡住了退路。

距离近的几个人,甚至直接被爆炸的力道给冲地往后退。(一零)

趴在了地上,两个耳朵嗡嗡响,同时眼前一片天旋地转。

三个人出现在了后方,白衣、红衣、青衣。

“啊,快跑!”

“要,要杀人了!”

“快跑啊!”

一群人马上又乱了阵脚,开始拼命地往前车方向跑。

前面有黑袍人,后面有三个人。

左边是陡峭的山体,正常人几乎根本爬不上去。

右边是悬崖。

很快,这一群八十多个人,就被赶在了车队的正中央。

八十多个人,对上四个人。

所有人都被吓得浑身发抖,根本不敢有丝毫抵抗的念头。

这四个人,就像是雄狮围猎了一群绵羊一样。

黑袍人阴测测地冷笑,“你们还真是该死,上一批运送的人,才死了几天,你们就又来了。”

“这是你们自己寻死路,可怪不得我们。”

“要是有下辈子记住了,别光认钱不要命。”

唰……

黑袍人手中的刀子拔了出来,寒冷的刀光将四周照亮。

他的眉头突然一挑,忽然间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你们这些人,难道临死前,就不想讨饶么?”

“你们现在跪下,或许我可以饶你们其中一两个人一命。”

没有人回答……

黑袍人脸上的表情陡然狰狞起来,“MD,我让你们跪下来求饶,难道你们没有听到么,都给我跪下!”

后面的红衣、白衣、青衣三个人,一直沉默不语。

“该死!”

黑袍人手中的刀子,冲着迎面的一个男人就劈下来。

这个男人并没有躲闪,脸上那所有的恐惧,也一瞬间都消失了。

他的手底下突然多了一把黑钢锻造的军刺……

铿锵!

军刺与黑袍男人手中的长刀交击在了一起。

迸溅起火花。

黑袍男人脚底下退后了一步,半条胳膊都麻了。

“你……”

哗啦!

一群看似慌张得不行的司机,这会儿全都冷静下来,一个个抄出了腰间的武器,面若寒霜。

武器很统一。

都是军刺。

“你们是……军人!?”黑袍男人满脸的慌张。

其余的三个人也是同样。

不过很快,他们脸上的慌张之色就消失了。

“你们是军人又能怎么样,我们川北四鬼,岂是你们这些大头兵就能阻挡的,受死吧!”

黑袍男人暴喝一声,手中的长刀猛烈地劈了下来。

与此同时,另外三个男人也开始动手。

在他们的眼中,这些个军人自然是比普通老百姓要强悍。

但也只是强悍罢了,他们川北四鬼不放在眼里。

叮叮铛铛……

有人看向了为首的男人。

小伍冲身旁的人使了一个眼色,这人拿出手机,调出了里面的视频。

黑袍男人的脸色猛地一变,“你们,你们卑鄙……”

三天后……

燕京,天楚集团的矛盾还在继续。

每一个受害家属,拿了三倍于正常赔偿的赔偿金外。

又额外获得500万。

但由于秦雪只是出面慰问,但并没有按照赵秀芬提出的要求,做出公开的声明,双方依旧僵持不下。

川市,第三能源集团会议室内的合作研究会议,依旧在召开着。

双方还是没能谈拢。

第三能源集团希望维持原价继续合作,随着谈判时间的拖近,沈霞同意将采购价格提升到过去的1.5倍。

相比于从阿卜杜勒家族进口的矿源,这1.5倍大概是三倍的价格。

漠北的大家族们,以及夏东、夏北两地的多家供应商全部拒绝。

他们要求的价码,随着时间的拖近,每天都发生变化。

第一天要求2倍。

第二天要求3倍。

第三天要求5倍。

就是吃准了第三能源集团,马上就要因原料不足,而停工的短板。

沈霞担不了这个责任。

整个第三能源集团,也无法向上级以及全华夏百姓交代。

矿源分很多种,但主要是能产生能源,传统的煤是一种,但更利于能源的产出,是漠北以及夏东、夏北的矿石原料。

这种原料全国有多地产出,但唯有这三地是产出大地。

而且,让这三地这么一闹,其他各地也跟着纷纷涨价。

谁不想趁火打劫多赚一笔?

“沈董,目前的情况,是你们比我们更着急。”

“就是啊,沈董,你们是国家的产业,国家还差这点钱?”

“沈董,你还是好好考虑,我们已经没有耐心继续坐在这里谈了,我们停工只需要自己对自己负责,你这边……呵呵,沈董,破财免灾啊!”

“再有三天,第三能源集团将面临全面停产,沈董,可别怪我们没提醒你,我们的运输车队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但随着日期的迫近,价格会每天都上涨,到最后一天,呵呵……”

会议室里,众人轮番发言。

夏东的头号供应商柏剑阁,夏北的头号供应商初军,以及漠北的三代家族代表葛俊、骆南辉、朴和昌,全都保持沉默。

不管其他人与沈霞的谈判是如何刀光剑影。

这几位都淡定从容,仿佛这件事与他们根本没关系。

谈判持续到中午。

按照这两天的例行,中午在第三能源集团的食堂,享受完贵宾待遇之后,众人还是要继续回来的。

这可是一个事关几十亿大买卖的会谈。

长时间的拉锯战是正常的,要是秒谈成倒是不正常了。

“沈董,我看我们已经没有谈判的必要了。”

夏东最大的供应商柏剑阁站起来,道:“你嫌我们的要价太高,我们不肯让步,反倒是价格越谈越高,这样谈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柏董说得对,我也觉得没有继续谈判下去的必要了。”

夏北最大的供应商初军也站了起来,“已经谈到这个份儿上了,也实在让人感到无奈,我有一个提议。”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

夏东呵呵一笑,道:“我们干脆散伙,我要回去找其他可能的甲方,把手里的货给销出去,沈董您也节省点时间,赶紧找到新的供应商。”

“当然了,这新的供应商可能是在座当中的某位或者某几位,但我现在正式宣布,我退出。”

所有人沉默不语,但很快人群中响起了一阵议论。

柏剑阁和初军两个人,稍作停留,便直接离开了。

随着两人离开。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向了漠北的三大家族。

最年轻的是葛家的代表葛俊。(一零)

另外的两个分别是骆家的长子骆南辉,朴家的长子朴和昌。

葛俊第一个站起来,冲沈霞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感谢沈董这些年来对我们葛家的照顾,和沈董的合作很愉快,这次谈判我们葛家也退出了。”

葛俊说完便离开。

骆南辉和朴和昌对视了一眼,这被小年轻的抢了戏。

“漠北骆家退出。”

“漠北朴家也退出。”

骆南辉和朴和昌也离开了。

小声议论的会议室,马上更是叽叽喳喳。

很快……

“合能集团退出。”

“山河矿源退出。”

“永丰矿业退出。”

“蓝山集团退出。”

……

会议室里,除了沈霞这一方,只剩下一个人了。

呼噜……

呼!

鼾声阵阵。<

/p>

吴亚楠和第三能源集团新晋的采购科科长一起看向沈霞。

其余人也是一脸尴尬。

沈霞的脸色依旧平静,站起身走出了会议室。(零一)

几个人连忙焦急地跟上。

会议室里只剩下那趴在桌上睡着的胳膊,继续打着鼾。

……

川市某大酒店内。

这是第三能源集团,夏东最大供应商柏剑阁的产业。

过去,柏剑阁经常来川市出差。

别人家的酒店住得不习惯,干脆就自己开一家。

靠着矿源生意起家。

名下拥有三十几家的连锁酒店。

酒店最宽敞的会议室里,刚刚在第三能源集团开会的众人,除了那个趴着睡觉的,其余都到齐了。

“干杯!”

大家一同举起了杯子,为今天的默契配合而干杯。

柏剑阁和初军,一起向葛俊、骆南辉、朴和昌敬酒。

“三位,感谢你们的默契配合,我和初董是临场商量的,不这么逼沈霞那娘们一把,很难有结果。”

“最关键的,还是需要你们的支持,我和柏董表明态度之后,如果三位没有跟着表明,我们的计划就落空了。”

干杯……

五个人单独喝了一杯。

“大家觉得我们的最终要价,多少比较合适?”

“呵呵,这要看沈霞那娘们,将承受多大的压力了。”

“十倍太多,要不给她打个八折?”

众人推杯换盏,一片笑哈哈。

……

“太可恶了!”

吴亚楠气得浑身哆嗦,“他们居然要价八倍!”

第三能源集团新晋的采购科科长,韩彦叹了口气,“每一个人我都私下打电话问过了,也程诺了可以给他们长期的合作合同,至少一签三年,可这些人的口径很统一,全都要八倍的价格。”

“唉,他们就是吃准了,我没别无选择,上级又不能强行调控,所以才这么狮子大开口!”

韩彦用力地握紧了拳头。

沈霞神色平静,将一份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吴亚楠和韩彦一起看向文件,脸上表情惊讶……

(第2更)

夜幕下……

江南最大的货港依旧热闹。

来自世界各地的船舶靠岸,满载着各类物资。

一列长长的车队,从货港的北门驶了出来。

在夜色下向着西北方向驶去。

车队在离开江南的地界之后,马上分成了七个组。

每一组踏上了不同方向的道路。

轰隆隆……

大地在满载的大卡车的碾压下,发出沉闷的声响。

在一条开在群山环绕间的公路上,车队放慢了速度。

一边是山,另外一边是悬崖。

悬崖虽然不高,可要是不小心整个车掉下去,也是九死一生。

前几天,在另外的一条类似的路段上,发生过惨案。

物流公司的车队被劫,司机死了二十余人。

官方的新闻迟迟未报。

但掩盖不了,这是华夏建国之后,最惨烈的一次劫案。

其恶劣程度,绝对不比流窜在海岸上的海盗劫案低。

如今的海盗劫船,基本上全都是人杀死,船开走。

过去那扣着人质要赎金的一套,早就不流行了。

车队一共三十六辆。

在山谷的一处平坦路段,半山坡上站着一个人影。

夜幕下,人影与周围的群山仿佛融为了一体。

晚风吹过。

人影身上的黑袍飘动,还有额头前散落的头发。

目光如鹰。

下方逼近的车队,在他的眼中变成了一群待在的猎物。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另外一边,站着三个人影。

铿!

忽然的一声闷响,响彻在了山谷中间。

最前面的大卡车,忽然左边轮子陷入到了塌陷的大坑里。

车子处在下坡路段,整个车身猛地一晃,横在了路中间。

好险没有直接翻下悬崖……

后面的车辆依次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后面卡车里的司机纷纷探出了头。

“车轮子卡住了!”

前车的司机,和车上另外的两个同伴从车上跳下来。

“MD,这好端端的路,怎么突然陷下去这么一个大坑。”

司机骂了一句,就准备回到车上拿工具。

另外的两个同伴,也向后面的车辆招呼,喊人下来帮忙。

“有……有人!”

司机刚拿到了工具,忽然就看到前面的路中间有一个人。

黑灯瞎火的,也看不出到底是人还是鬼,明明是走过来的,可看起来更像是没有脚飘过来的。

下面的两个同伴,以及后面从车上下来打算帮忙的几个人。

一下子全都慌了。

想到了前段时间被劫的车队,冷汗唰的一下就冒出来了。

貌似,按照那些小道新闻上所说,当时就是这个样子啊。

迎面走来的人,腰间挂着一把刀……

就,就是!

“快跑啊!”

前车的司机喊了一声,其他人所有人一窝蜂地开始逃。

大家从车上跳下来,开始向着车队后方跑去。

轰!

车队的后方,突然响起了一声爆炸。

浓烟一团,山体都跟着摇晃,露面上多了一个大坑。

这大坑挡住了退路。

距离近的几个人,甚至直接被爆炸的力道给冲地往后退。(一零)

趴在了地上,两个耳朵嗡嗡响,同时眼前一片天旋地转。

三个人出现在了后方,白衣、红衣、青衣。

“啊,快跑!”

“要,要杀人了!”

“快跑啊!”

一群人马上又乱了阵脚,开始拼命地往前车方向跑。

前面有黑袍人,后面有三个人。

左边是陡峭的山体,正常人几乎根本爬不上去。

右边是悬崖。

很快,这一群八十多个人,就被赶在了车队的正中央。

八十多个人,对上四个人。

所有人都被吓得浑身发抖,根本不敢有丝毫抵抗的念头。

这四个人,就像是雄狮围猎了一群绵羊一样。

黑袍人阴测测地冷笑,“你们还真是该死,上一批运送的人,才死了几天,你们就又来了。”

“这是你们自己寻死路,可怪不得我们。”

“要是有下辈子记住了,别光认钱不要命。”

唰……

黑袍人手中的刀子拔了出来,寒冷的刀光将四周照亮。

他的眉头突然一挑,忽然间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你们这些人,难道临死前,就不想讨饶么?”

“你们现在跪下,或许我可以饶你们其中一两个人一命。”

没有人回答……

黑袍人脸上的表情陡然狰狞起来,“MD,我让你们跪下来求饶,难道你们没有听到么,都给我跪下!”

后面的红衣、白衣、青衣三个人,一直沉默不语。

“该死!”

黑袍人手中的刀子,冲着迎面的一个男人就劈下来。

这个男人并没有躲闪,脸上那所有的恐惧,也一瞬间都消失了。

他的手底下突然多了一把黑钢锻造的军刺……

铿锵!

军刺与黑袍男人手中的长刀交击在了一起。

迸溅起火花。

黑袍男人脚底下退后了一步,半条胳膊都麻了。

“你……”

哗啦!

一群看似慌张得不行的司机,这会儿全都冷静下来,一个个抄出了腰间的武器,面若寒霜。

武器很统一。

都是军刺。

“你们是……军人!?”黑袍男人满脸的慌张。

其余的三个人也是同样。

不过很快,他们脸上的慌张之色就消失了。

“你们是军人又能怎么样,我们川北四鬼,岂是你们这些大头兵就能阻挡的,受死吧!”

黑袍男人暴喝一声,手中的长刀猛烈地劈了下来。

与此同时,另外三个男人也开始动手。

在他们的眼中,这些个军人自然是比普通老百姓要强悍。

但也只是强悍罢了,他们川北四鬼不放在眼里。

叮叮铛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总裁的七日索情_越夜越野txt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