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总裁的七日索情_越夜越野txt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9-26

总裁的七日索情_越夜越野txt文章,图片,小说,视频,在线推荐阅读!

弗格森在旁边看着,过了一会问道:“儿子,感觉怎么样?”

“父亲大人,这种丹药太神奇了,我感觉整个人都被净化了,好像体内的杂质少了许多……”

道格拉斯确实是这样感觉的,丹药入口他感觉体内都被净化了一遍,可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又恢复成了之前的样子。

他所不知道的是,像这种没有灵魂的丹药,跟真正的淬体丹截然不同,虽然造成一种那样的感觉,却根本没有把杂质排出体外的能力。

“呃……”

他顿时一阵发懵,明明自己已经感觉到了那种净化的力量,可为什么后来又没了效果?

“怎么了儿子?”

弗格森问道。

“父亲大人,我感觉好奇怪……”

道格拉斯将自己的体验讲了一遍。

弗格森虽然是第一红衣大主教,修为仅次于神皇,但对于丹药这块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完全是一无所知。

“那你再试一下这颗红色的丹药。”

说完他又从小玉瓶里面,取出一颗红色的养神丹递了过去。

道格拉斯拿过丹药扔进嘴里,跟刚刚的效果基本一样,精神力很快便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但这种感觉只是持续了一小会儿,时间不大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水平。

道格拉斯睁开双眼懊恼的说道:“父亲大人,还是不行。”

弗格森皱着眉头:“还不行吗?会不会这药是假的?”

“应该不是假药。”道格拉斯说道,“海伦娜都说了,这药跟她吃的一模一样,连香气都一样,而且吃进去也有效果,可就是不能维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弗格森说道:“难道说是你的资质不行?”

“这不应该呀,年轻一辈虽然我比不上海伦娜,但比绝大多数人还是要强上很多的。”

道格拉斯说道,“父亲大人,您的资质超强,要不您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有所突破。”

“那我就试一下。”

弗格森点了点头,就算儿子吃了没效果,如果自己能够晋升到皇境,这次的目的也就算达到了。

想到这里他拿过一颗淬体丹吃了进去,那种感觉跟道格拉斯一模一样,效果是有的,但很短暂,很快又恢复之前

的水平,身体没有得到任何净化。

最后他又吃了一颗养神丹,丹药入口,精神力大幅度提升,似乎已经触摸到即将突破的瓶颈了。

可那种感觉只是维持了短短的一瞬间,很快便消失不见,让他懊恼不已。

道格拉斯关切的问道:“父亲大人,您感觉怎么样?”

弗格森神色阴沉:“和你的感觉一样,不是没有效果,但根本无法维持。”

“父亲大人,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弃了?”道格拉斯说道,“您说有没有可能,是姓叶的小子在丹药里面做了手脚?”

弗格森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

“那怎么办?要不要我们再找个别人试一下?”

弗格森说道:“没用的,我最近一段时间已经派人打听过,叶不凡是华夏最好的中医,医仙并非浪得虚名。

而他说的那种淬体丹,其他中医根本就没有听过,更不要说炼制了。”

道格拉斯愤愤的说道:“那怎么办?难道我们那数十亿的药材就白白让他浪费了?我们父子就让他这样摆布?”

弗格森眼中闪过一抹寒芒:“想摆布我们父子,没那么容易。”

“父亲,你有办法了吗?”

“当然有,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子,想跟我斗还差得远呢。”

弗格森说道,“现在我们就出去,把剩下的丹药给卡斯利亚斯他们都吃了,到时候证明这种药没有效果,也就没有人再关注这小子,到时候我直接动手把他带走。

只要他落到我的手里,到时候还不是随便咱们父子拿捏,想怎么弄都行。

拿得出让我们父子提升的丹药,他的结果是死,拿不出来最终也是死。”

此刻的红衣大主教脸上再没有之前的祥和,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杀气。

“这样最好了,我早就看不惯那小子。”道格拉斯握了握拳头说道,“可是父亲大人,在联邦帝都的时候我向您建议过,当时您说怕被神皇发现不对。

现在我们这样做了,恐怕也会被卡斯利亚斯那些家伙看到破绽,到时候还是要传到亚当斯的耳朵里。”

弗格森说道:“你说的不错,但现在不一样了,这里可是天使城,明天由我来主持圣女选拔,到那时整个天使山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不要说杀一个人,就算杀十个、杀一百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林昆继续向前。

护卫们互相看了一眼,一咬牙,全部扑了上来。

雪茄的烟灰散落。

一团浓烟慢慢飘散,在空中结成一个不散的烟圈儿。

砰、铿、轰……

阵阵暴力的声响,换来的是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

这几十人的护卫队伍,在林昆的面前不堪一击。

剩下的……

前来骆家过吊唁的朋友、合作伙伴们,全部逃离。

骆家的一个三代小辈,想要趁机混在人群里溜走。

结果,半空中忽然一声裂金般的叫声响彻整个夜空。

一只成年的鹰隼,张开了它那巨大的翅膀扑了下来。

“啊!”

鹰隼一击之后立马腾空,这位骆家的三代,两只手捂着眼眶,鲜血汩汩地向外喷溅。

惨叫了一声之后,整个人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大胆,你竟然敢……”

骆家的老爷子浑身哆嗦,他的话不等说完,骆家的金牌保镖队伍,奔着林昆就冲了过来。

这些金牌的保镖,可比刚刚的护卫队战斗力要高上一个档次。

林昆站在原地不动了。

天空中忽然间一大片的鹰隼鸣叫声传来。

一只只张开着翅膀的鹰隼,如同滑翔机一般坠下。

在这些金牌保镖的身上,只啄了一下,便立马腾空。

林昆站在一群人的中间,犹如青松一般纹丝不动。

鹰隼扑打翅膀的声音……

保镖们惨叫的声音……

以及那些个保镖捂着脸倒在地上挣扎抽搐的声音……

林昆就仿佛与这一片空间隔绝,神情漠然。

“快,快拿枪!”

“干掉这些畜生!”

“枪呢!”

骆家的人彻底慌了。

“嘶……”

这时,四周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密密麻麻。

所有人的脸上再次一惊。

“蛇,有蛇!”

有人尖叫。

“蛇,哪来的蛇……”

“啊,快跑啊!”

其余人很快慌了。

尤其,一群蛇从灵堂的正中央爬出来,密密麻麻……

红色的蛇信。

整个大厅里充满了一股腥冷之气,铺天盖地一般席卷。

就连灵堂地上的两个火盆,也都熄灭了。

持枪而出的保镖们。

枪口还不等瞄准夜空中奇袭而下的鹰隼,脚腕上就被咬了一口。

银花色的蛇身,口含剧毒。

“啊,啊……”

被咬中的保镖抻吟了两声,倒在了地上开始抽搐。

其余的人情况也极不妙。

手里的枪械丢在了地上,密密麻麻的一群蛇围过来。

都这种情况了,还打个屁鸟啊。

逃……逃吧!

第一个转身就逃的人,被骆家老爷子亲自给毙了。

其余的一干骆家子弟,也纷纷亮出了家伙什。

“我看谁敢跑!”

骆家的长孙骆琼宇,手腕一扬,咣的一声枪响。

一名保镖倒在了血泊中。

所有人呆立在原地。

更多的骆家子弟,将子弹上上膛。

他们目光凶狠,摆明了就是逃一个杀一个,逃两个杀一双。

骆琼宇的枪口调转,直接对准了林昆,他眼底闪光一闪,搭在了扳机上的手指马上就要扣动。

“去死吧,姓林的……”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之前,骆家似乎还会有所顾忌林昆的漠北第一领导身份。

如今,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就不用管那么多了。

咣!

枪响了。

不过枪口却是向上偏了一分。

半空中忽

然的一只巨大鹰隼扑袭来,啄向骆琼宇的眼睛。

骆琼宇顿时一声惨叫,捂着眼眶倒在了地上。

站在一旁的骆南辉,脸上被溅了血,两只眼睛发直。

哗啦啦……

紧跟着,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黑鸟从天而降。(一零)

冲着地面上的骆琼宇就撕咬了下去。

“啊!”

骆南辉彻底大叫,瘫软地坐在地上,不断往后退。

顷刻的功夫,不断挣扎的骆琼宇,血肉模糊一摊。

天空中格外黑压压的。

“哇,哇……”

这一次传来的,不是鹰隼的声音,而是无穷无尽的乌鸦。

逃……

所有的保镖丢掉了手里的枪械都开始逃。

说来也是奇怪。

只要是向后逃的那些保镖,地上的蛇便不会攻击。

另外,这些蛇也不攻击骆家的人,只是围着他们。

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包围圈。

骆家人的手里还有枪,枪口却不敢指向林昆。

地上躺着的骆琼宇就是例子,化作一摊肉泥。

林昆平步向骆金兰、骆银兰走过来,“不管你们嫁到了什么地方,不过你们生活在哪里,也不管你们如今的身份是什么,但有一点你们不应该忘……”

林昆的语气淡漠得可怕,“你们是华夏人,任何侵害华夏的事情,你们都不应该涉足。”

骆金兰、骆银兰脸上的表情,同时凝重下来。

此刻的场面,再也无法让他们保持优雅与淡定了。

其他的骆家人,也都诧异地向姐妹俩看过来。

骆家就算与林昆有血海深仇,可也不至于林昆这么快,不顾忌身份与影响找上门来,来灭他们的门。

究其根本的原因……

骆家老爷子想到了林昆的另外一层身份——

漠北狼王。

漠北的守护神,漠北的军魂!

能让他如此大怒,甚至不惜来灭了他们骆氏的。

那只能有一个原因。

骆氏犯下了滔天大罪,这个大罪足矣被诛九族。

“金兰,银兰……”

骆老爷子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们,你们这次回来不是奔丧么,你们还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

骆金兰看着林昆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计划的?”

骆银兰连忙道:“姐,你不要中了他的计!”(零一)

骆金兰面不改色,“银兰,如果这位漠北的狼王,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会来屠门的。”

骆老爷子被晾在一旁,脸色再次大变,“金兰,银兰,你们跟我说实话,你们到底……”

“爸!”

骆金兰转过头,看向骆老爷子,以及一干的骆家人。

“我和银兰这次回来的确是为了奔丧,但还有另外的一个目的,我们要集合漠北的力量,来对抗华夏的高层,杀掉姓林的是为了报仇,但也是我们计划当中的一部分,只有姓林的被我们杀死,这漠北的其他方方面面才会向我们臣服……可惜,这第一步看来是失败了。”

“你,你们……”

骆老爷子心急的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其他的骆家人纷纷过来扶老爷子。

“天,天要亡我们骆家啊,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啊,我骆家百年的基业,今夜……要完了!”

骆老爷子迷糊地睁开眼,说完之后彻底晕死了……

灵堂前。

只剩下骆家的一行人了。

上上下下百余口。

此刻全都是一脸的绝望。

他们愤懑。

他们不甘。

满怀恐惧地看向林昆同时,也满是幽怨地看向骆金兰、骆银兰。

大家都明白了。

这两个女人才是真正的狼子野心,她们此番回来奔丧只不过是一个由头,骆家注定要亡在她们手里。

骆银兰大方地承认:“兄长、嫂子、侄子、侄女们,我们这次回来,想要凝聚整个漠北,光靠杀死姓林的还不够,还要以骆家为基础。

我们骆家与华夏的高层对抗这么多年,只是在捍卫自己的小利益,从来也不敢真正的大动干戈,说白了只是为了自保,并没有开疆扩土的决心。

我和姐姐想要掌控骆家,并不是为了霸占骆家的财产,而是为了让骆家变得更强大,成为漠北一家独大,甚至在整个西北部,都数一数二。”

骆南辉冷冷地道:“六妹,你说这话不脸红么?我们骆家这些年只是自保,没有错,一旦公然与华夏高层抗衡,我们便是十死无生。”

其他人也跟着纷纷附和,“老五、老六,你们太极端了,说的好听你们是在为了骆家,可谁都知道你们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蔡家!”

“如今我们骆家要遭受灭顶之灾,都是你们的罪过!”

“你们想死可以,不要拉上我们大家!”

……

骆金兰眉头皱了起来,“一群贪生怕死之辈,你们只会坐享其成,守着祖宗们留下来的这点东西。

灭门?

拉上你们大家?

事情还没有发展到最后,谁说我们骆家就必败了!?”

骆金兰的强大气场,一下子镇住了所有人。

豪门阔太,真不是虚的。

“说的好听,难道我们还有什么机会么?”

“对啊,我们别被她们给懵了,赶紧投降吧!”

“林先生,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希望你绕过我们,骆金兰和骆银兰不管做了什么事,我们骆家不知情,还请你网开一面,给我们一次机会啊!”

“以后我们骆家,一定事事听从林先生安排,林先生要发展漠北的经济,我们骆家第一个支持!”

骆家的众人开始向林昆表态,其中有几个人上前行跪拜礼。

骆金兰与骆银兰面色冰冷,忽然开口:“杀了吧。”

话音落罢。

骆家的人群中,忽然十几个人扯开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里面青色的服装,同时手中多了弯刀。

唰唰唰……

弯刀的寒光一闪,动作极为迅速,将跪下来的骆家人全部歌喉。

鲜血溅了一地……

嘶、嘶……

围着骆家人里三层、外三层的蛇们都歪起了脖子。

似乎

很诧异,这些站在一起的人,为何自相残杀了。

唉……

人的世界太复杂,蛇哪里懂啊。

“骆金兰,你这个疯子!”

骆南辉刚要下跪,就见自己唯一的女儿骆暖的喉咙被割开,整个人跪着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着。(一零)

女儿的双眼看着他,嘴唇无力地蠕动,似乎想要喊他一声‘爹’,但很快眼睛就合上了。

骆南辉简直要疯了!

他的一双儿女,一个死在了鹰与乌鸦的嘴下。

一个倒在了自己亲妹妹的刀下……

“我特么和你拼了!”

骆南辉举起了枪。

砰噔!

不等扣动扳机,冰冷的刀子直接将他的手腕切断。

“啊!”

骆南辉捂着鲜血喷溅的断腕惨叫。

其余一干的骆家投来同情、恐惧的目光,噤若寒蝉。

“不破不立,没有成功是建设在高枕无忧上的,一个家族想要浴火重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最残酷也是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流血!”

骆金兰厉声道。

她此刻脸色冰冷,而又狰狞的模样,骇的一群骆家的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冷汗无声地流淌过脸颊。

骆东辉近乎绝望地看向骆金兰,“金,金兰……目前不是我们要不要浴火重生,而是……”

骆东辉以及骆家其他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林昆。

林昆只是一个人。

可此刻他的肩上站着一只羽毛暗红的海东青。

天空中黑压压,地面上也是黑压压。

这已经是悬崖绝路,还谈什么浴火重生。

“只不过一个人,和一群畜生,有何惧?”

骆银兰一脸傲然地看向林昆,冷笑:“姓林的,你以为你稳赢了,就凭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零一)

“十八刃卫,不要辜负了我们主家对你们的期望。”

“夫人放心。”

十八个手持弯刀的黑衣人,整齐划一地向前一步。

冰冷的目光,如同一把把锋利地刀子飞向林昆。

这十八个人继续向前。

眼前的一群密密麻麻的蛇,竟然开始往后退。

并且是逃走之势。

十八个人的腰间悬挂着药囊包,脚底下的靴子,每走一步,就有一股淡淡的黄烟喷出来。

不是雄黄。

但却是针对蛇虫飞禽的绝药。

岛国人?

林昆早些年的时候,听说岛国忍者在对付自然界的蛇虫飞禽上,有失传已久的绝药。

骆金兰、骆银兰脸上的笑容得意。

她们还真是有备而来。

自?

一抹寒芒:“想摆布我们父子,没那么容易。”

“父亲,你有办法了吗?”

“当然有,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子,想跟我斗还差得远呢。”

弗格森说道,“现在我们就出去,把剩下的丹药给卡斯利亚斯他们都吃了,到时候证明这种药没有效果,也就没有人再关注这小子,到时候我直接动手把他带走。

只要他落到我的手里,到时候还不是随便咱们父子拿捏,想怎么弄都行。

拿得出让我们父子提升的丹药,他的结果是死,拿不出来最终也是死。”

此刻的红衣大主教脸上再没有之前的祥和,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杀气。

“这样最好了,我早就看不惯那小子。”道格拉斯握了握拳头说道,“可是父亲大人,在联邦帝都的时候我向您建议过,当时您说怕被神皇发现不对。

现在我们这样做了,恐怕也会被卡斯利亚斯那些家伙看到破绽,到时候还是要传到亚当斯的耳朵里。”

弗格森说道:“你说的不错,但现在不一样了,这里可是天使城,明天由我来主持圣女选拔,到那时整个天使山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不要说杀一个人,就算杀十个、杀一百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林昆继续向前。

护卫们互相看了一眼,一咬牙,全部扑了上来。

雪茄的烟灰散落。

一团浓烟慢慢飘散,在空中结成一个不散的烟圈儿。

砰、铿、轰……

阵阵暴力的声响,换来的是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

这几十人的护卫队伍,在林昆的面前不堪一击。

剩下的……

前来骆家过吊唁的朋友、合作伙伴们,全部逃离。

骆家的一个三代小辈,想要趁机混在人群里溜走。

结果,半空中忽然一声裂金般的叫声响彻整个夜空。

一只成年的鹰隼,张开了它那巨大的翅膀扑了下来。

“啊!”

鹰隼一击之后立马腾空,这位骆家的三代,两只手捂着眼眶,鲜血汩汩地向外喷溅。

惨叫了一声之后,整个人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大胆,你竟然敢……”

骆家的老爷子浑身哆嗦,他的话不等说完,骆家的金牌保镖队伍,奔着林昆就冲了过来。

这些金牌的保镖,可比刚刚的护卫队战斗力要高上一个档次。

林昆站在原地不动了。

天空中忽然间一大片的鹰隼鸣叫声传来。

一只只张开着翅膀的鹰隼,如同滑翔机一般坠下。

在这些金牌保镖的身上,只啄了一下,便立马腾空。

林昆站在一群人的中间,犹如青松一般纹丝不动。

鹰隼扑打翅膀的声音……

保镖们惨叫的声音……

以及那些个保镖捂着脸倒在地上挣扎抽搐的声音……

林昆就仿佛与这一片空间隔绝,神情漠然。

“快,快拿枪!”

“干掉这些畜生!”

“枪呢!”

骆家的人彻底慌了。

“嘶……”

这时,四周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密密麻麻。

所有人的脸上再次一惊。

“蛇,有蛇!”

有人尖叫。

“蛇,哪来的蛇……”

“啊,快跑啊!”

其余人很快慌了。

尤其,一群蛇从灵堂的正中央爬出来,密密麻麻……

红色的蛇信。

整个大厅里充满了一股腥冷之气,铺天盖地一般席卷。

就连灵堂地上的两个火盆,也都熄灭了。

持枪而出的保镖们。

枪口还不等瞄准夜空中奇袭而下的鹰隼,脚腕上就被咬了一口。

银花色的蛇身,口含剧毒。

“啊,啊……”

被咬中的保镖抻吟了两声,倒在了地上开始抽搐。

其余的人情况也极不妙。

手里的枪械丢在了地上,密密麻麻的一群蛇围过来。

都这种情况了,还打个屁鸟啊。

逃……逃吧!

第一个转身就逃的人,被骆家老爷子亲自给毙了。

其余的一干骆家子弟,也纷纷亮出了家伙什。

“我看谁敢跑!”

骆家的长孙骆琼宇,手腕一扬,咣的一声枪响。

一名保镖倒在了血泊中。

所有人呆立在原地。

更多的骆家子弟,将子弹上上膛。

他们目光凶狠,摆明了就是逃一个杀一个,逃两个杀一双。

骆琼宇的枪口调转,直接对准了林昆,他眼底闪光一闪,搭在了扳机上的手指马上就要扣动。

“去死吧,姓林的……”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之前,骆家似乎还会有所顾忌林昆的漠北第一领导身份。

如今,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就不用管那么多了。

咣!

枪响了。

不过枪口却是向上偏了一分。

半空中忽

然的一只巨大鹰隼扑袭来,啄向骆琼宇的眼睛。

骆琼宇顿时一声惨叫,捂着眼眶倒在了地上。

站在一旁的骆南辉,脸上被溅了血,两只眼睛发直。

哗啦啦……

紧跟着,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黑鸟从天而降。(一零)

冲着地面上的骆琼宇就撕咬了下去。

“啊!”

骆南辉彻底大叫,瘫软地坐在地上,不断往后退。

顷刻的功夫,不断挣扎的骆琼宇,血肉模糊一摊。

天空中格外黑压压的。

“哇,哇……”

这一次传来的,不是鹰隼的声音,而是无穷无尽的乌鸦。

逃……

所有的保镖丢掉了手里的枪械都开始逃。

说来也是奇怪。

只要是向后逃的那些保镖,地上的蛇便不会攻击。

另外,这些蛇也不攻击骆家的人,只是围着他们。

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包围圈。

骆家人的手里还有枪,枪口却不敢指向林昆。

地上躺着的骆琼宇就是例子,化作一摊肉泥。

林昆平步向骆金兰、骆银兰走过来,“不管你们嫁到了什么地方,不过你们生活在哪里,也不管你们如今的身份是什么,但有一点你们不应该忘……”

林昆的语气淡漠得可怕,“你们是华夏人,任何侵害华夏的事情,你们都不应该涉足。”

骆金兰、骆银兰脸上的表情,同时凝重下来。

此刻的场面,再也无法让他们保持优雅与淡定了。

其他的骆家人,也都诧异地向姐妹俩看过来。

骆家就算与林昆有血海深仇,可也不至于林昆这么快,不顾忌身份与影响找上门来,来灭他们的门。

究其根本的原因……

骆家老爷子想到了林昆的另外一层身份——

漠北狼王。

漠北的守护神,漠北的军魂!

能让他如此大怒,甚至不惜来灭了他们骆氏的。

那只能有一个原因。

骆氏犯下了滔天大罪,这个大罪足矣被诛九族。

“金兰,银兰……”

骆老爷子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们,你们这次回来不是奔丧么,你们还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

骆金兰看着林昆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计划的?”

骆银兰连忙道:“姐,你不要中了他的计!”(零一)

骆金兰面不改色,“银兰,如果这位漠北的狼王,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会来屠门的。”

骆老爷子被晾在一旁,脸色再次大变,“金兰,银兰,你们跟我说实话,你们到底……”

“爸!”

骆金兰转过头,看向骆老爷子,以及一干的骆家人。

“我和银兰这次回来的确是为了奔丧,但还有另外的一个目的,我们要集合漠北的力量,来对抗华夏的高层,杀掉姓林的是为了报仇,但也是我们计划当中的一部分,只有姓林的被我们杀死,这漠北的其他方方面面才会向我们臣服……可惜,这第一步看来是失败了。”

“你,你们……”

骆老爷子心急的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其他的骆家人纷纷过来扶老爷子。

“天,天要亡我们骆家啊,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啊,我骆家百年的基业,今夜……要完了!”

骆老爷子迷糊地睁开眼,说完之后彻底晕死了……

灵堂前。

只剩下骆家的一行人了。

上上下下百余口。

此刻全都是一脸的绝望。

他们愤懑。

他们不甘。

满怀恐惧地看向林昆同时,也满是幽怨地看向骆金兰、骆银兰。

大家都明白了。

这两个女人才是真正的狼子野心,她们此番回来奔丧只不过是一个由头,骆家注定要亡在她们手里。

骆银兰大方地承认:“兄长、嫂子、侄子、侄女们,我们这次回来,想要凝聚整个漠北,光靠杀死姓林的还不够,还要以骆家为基础。

我们骆家与华夏的高层对抗这么多年,只是在捍卫自己的小利益,从来也不敢真正的大动干戈,说白了只是为了自保,并没有开疆扩土的决心。

我和姐姐想要掌控骆家,并不是为了霸占骆家的财产,而是为了让骆家变得更强大,成为漠北一家独大,甚至在整个西北部,都数一数二。”

骆南辉冷冷地道:“六妹,你说这话不脸红么?我们骆家这些年只是自保,没有错,一旦公然与华夏高层抗衡,我们便是十死无生。”

其他人也跟着纷纷附和,“老五、老六,你们太极端了,说的好听你们是在为了骆家,可谁都知道你们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蔡家!”

“如今我们骆家要遭受灭顶之灾,都是你们的罪过!”

“你们想死可以,不要拉上我们大家!”

……

骆金兰眉头皱了起来,“一群贪生怕死之辈,你们只会坐享其成,守着祖宗们留下来的这点东西。

灭门?

拉上你们大家?

事情还没有发展到最后,谁说我们骆家就必败了!?”

骆金兰的强大气场,一下子镇住了所有人。

豪门阔太,真不是虚的。

“说的好听,难道我们还有什么机会么?”

“对啊,我们别被她们给懵了,赶紧投降吧!”

“林先生,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希望你绕过我们,骆金兰和骆银兰不管做了什么事,我们骆家不知情,还请你网开一面,给我们一次机会啊!”

“以后我们骆家,一定事事听从林先生安排,林先生要发展漠北的经济,我们骆家第一个支持!”

骆家的众人开始向林昆表态,其中有几个人上前行跪拜礼。

骆金兰与骆银兰面色冰冷,忽然开口:“杀了吧。”

话音落罢。

骆家的人群中,忽然十几个人扯开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里面青色的服装,同时手中多了弯刀。

唰唰唰……

弯刀的寒光一闪,动作极为迅速,将跪下来的骆家人全部歌喉。

鲜血溅了一地……

嘶、嘶……

围着骆家人里三层、外三层的蛇们都歪起了脖子。

似乎

很诧异,这些站在一起的人,为何自相残杀了。

唉……

人的世界太复杂,蛇哪里懂啊。

“骆金兰,你这个疯子!”

骆南辉刚要下跪,就见自己唯一的女儿骆暖的喉咙被割开,整个人跪着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着。(一零)

女儿的双眼看着他,嘴唇无力地蠕动,似乎想要喊他一声‘爹’,但很快眼睛就合上了。

骆南辉简直要疯了!

他的一双儿女,一个死在了鹰与乌鸦的嘴下。

一个倒在了自己亲妹妹的刀下……

“我特么和你拼了!”

骆南辉举起了枪。

砰噔!

不等扣动扳机,冰冷的刀子直接将他的手腕切断。

“啊!”

骆南辉捂着鲜血喷溅的断腕惨叫。

其余一干的骆家投来同情、恐惧的目光,噤若寒蝉。

“不破不立,没有成功是建设在高枕无忧上的,一个家族想要浴火重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最残酷也是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流血!”

骆金兰厉声道。

她此刻脸色冰冷,而又狰狞的模样,骇的一群骆家的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冷汗无声地流淌过脸颊。

骆东辉近乎绝望地看向骆金兰,“金,金兰……目前不是我们要不要浴火重生,而是……”

骆东辉以及骆家其他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林昆。

林昆只是一个人。

可此刻他的肩上站着一只羽毛暗红的海东青。

天空中黑压压,地面上也是黑压压。

这已经是悬崖绝路,还谈什么浴火重生。

“只不过一个人,和一群畜生,有何惧?”

骆银兰一脸傲然地看向林昆,冷笑:“姓林的,你以为你稳赢了,就凭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零一)

“十八刃卫,不要辜负了我们主家对你们的期望。”

“夫人放心。”

十八个手持弯刀的黑衣人,整齐划一地向前一步。

冰冷的目光,如同一把把锋利地刀子飞向林昆。

这十八个人继续向前。

眼前的一群密密麻麻的蛇,竟然开始往后退。

并且是逃走之势。

十八个人的腰间悬挂着药囊包,脚底下的靴子,每走一步,就有一股淡淡的黄烟喷出来。

不是雄黄。

但却是针对蛇虫飞禽的绝药。

岛国人?

林昆早些年的时候,听说岛国忍者在对付自然界的蛇虫飞禽上,有失传已久的绝药。

骆金兰、骆银兰脸上的笑容得意。

她们还真是有备而来。

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越境鬼医txt全集下载_福的写法图片大全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