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越境鬼医txt全集下载_福的写法图片大全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9-26

“嘿……嘿,我没睡……你继续拉我进去……”

罗小宇说话都已经很艰难了,有气无力的样子。

黑云滚滚的天空,雷电交织,黑压压的天空中似乎形成一个旋涡。

这是以前没有过的现场,这一现场牵动了无数人的心。

很多大人物都说遗迹将现,这些诡异的天气就是征兆,而这个旋涡更是指明了遗迹出现的具体位置。

旋涡的出现在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

这里是罗小宇躲藏进去的窟窿外围,大约有五十几个武者在这附近等着,等这诡异的天气过去,等明亮的光芒再次重现,他们就可以进去窟窿斩杀罗小宇。

同时在这些人的外围,还有近百人的队伍,其中领头的人和庞奇峰很熟,而且这些诶人都是华夏人。

乃是华夏昆仑和神龙组的武者居多,还有少部分其他小门派的武者。

他们此番是为了就罗小宇而来的。

“奇峰,你确定罗小宇躲在那个窟窿里面吗?那个窟窿看起来有点恐怖啊。”

昆仑宗师陈耿彬有些迟疑,看着远方黑不溜秋的窟窿,很是不确定,进去里面凶多吉少。

“肯定在里面,你没看到他们一直在骂吗?小宇受了重伤。”庞奇峰很肯定的说道。

他心急如焚,看着外面这群人,很是着急,恨不得马上冲出去和这些人拼命。

但他们这边最强的人也就只有入道者,地仙都没有一个,对方有一个地仙,他们就是人数再多也不够地仙一巴掌。

“现在我们的情况有点艰难,对方有一位地仙。”陈耿彬有些为难,继续说道:“现在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地仙引走,我们才能进去救人,要不然,等着天气恢复正常,他们一旦进去,小宇就没活路了。”

“怎么引?那可是地仙。”一位武者很是无语。

“这个!”陈耿彬拿出一打符箓,看向庞奇峰,说道:“这是天师府的遁符,有瞬间移动的功效,这是十八张,引地仙这件事只有你来做了。”

庞奇峰是北斗宗的人,引开地仙,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自然是他来做。

“我来!”边上的云雀抢过遁符,看着陈耿彬,坚定的说道。

“云雀,你……别胡闹,你不过是炼气巅峰,

你还不行!别胡闹!”陈耿彬看着她,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比你强!”云雀毫不留情的说道:“我和小宇同一个师父,虽然我不曾喊徐医生师父,但在我心中,他一直都是我的师父,我和小宇是同门,这件事我做最合适不过了。”

“你这么说,那这件事就更应该我来做了。”庞奇峰看着她,伸手过去想拿过符箓。

云雀却拿得紧紧的,一副谁都不给的样子,大声说道:“以前北斗宗屡次受到围攻,你们总说我的身份不能出手,现在,来到这里,不用在乎身份了,难道就不能让我帮一次忙吗?”

这一说,大家都怔住了。

没想到云雀如此执着。

陈耿彬是云雀在昆仑的引路人,看着云雀成长的,这些年,她拼命的努力修炼,她的努力程度是别人的好几倍,几乎不把自己的当人,就是修炼的机器。

只因为胡向晖跟她说过,想要无须顾虑身份出手帮助北斗宗,那就得有匹敌地仙的实力。

她一切努力,都是想要在北斗宗需要时,帮上一把。

她的执着,陈耿彬最清楚。

这次机会,她是不会放弃的。

“好,你来!”最后陈耿彬同意了,说道:“但是你有很大可能会死,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胡闹,陈耿彬,怎么连你也这么胡闹!”一位入道巅峰的武者看过来,一股强大的气势说道:“云雀,把符箓给庞奇峰,你资质最好,修行速度最快,我昆仑不能失去你,而且,这件事本就应该庞奇峰去,合情合理。”

大家都不说话。

庞奇峰伸手过去,想要那符箓。

谁知,云雀一咬牙,整个人蹦出去。

陈耿彬等人直接懵逼。

天空的诡异天气也平稳了,旋涡不见了,慢慢的云开见光芒。

“东瀛国地仙,我乃是北斗宗徐天君弟子,有本事你来杀我啊!”

云雀的声音响亮回荡,吸引了前方东瀛国的武者们,纷纷看过来。

“北斗宗弟子,你在找死!”

一位入道者抬手拍来,掌势磅礴,轰然而下。

嘭的一声巨响,以为拍死了,结果扑了个空。

云雀出现在远方,再次叫器:“难道东瀛国地仙都不敢出手吗?要这种无能小辈出手?”

“你找死!”

刚刚那位入道者再拍一巴掌。

还是落空。

“东瀛国地仙胆小如鼠,打不到我!”

云雀屡次叫器,入道者一次次攻击,全都落空。

天空大亮,也已经是黄昏。

地仙再也忍不住,身影极快,抬手挥来。

云雀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刚刚已经用掉五张遁符,现在直接捏碎两张,一次性用两张,效果加成。

险而又险的躲过地仙一击,地面崩塌。

这让地仙很愤怒,追击过去,再来一击。

云雀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地仙也追击过去。

“给我冲啊,别白费了云雀的牺牲!”

陈耿彬大声呐喊,第一个冲出去。

一百来人,手持武器,个个像勇士一样的冲了出去,这边的人也没想到突然出现百来人。

双方进入了一场混战。

场面一度很混乱,刀光剑影,血流不止,血花飞溅而起,染红了夕阳余晖。

夕阳的落下很快。

云雀一次用两张遁符,躲开入道者用了五张,剩下十三张,自己本身也有三张,加起来是十六张。

她躲了八次,两次被地仙之威擦过,造成了一定伤害。

地仙之威,即使是擦过,对她来说也是重伤。

现在符箓已经用完,地仙也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她竟一点都不紧张,重伤之躯已然无法躲避,地仙就在眼前,却看到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徐天君弟子,该死!”

地仙才不管她是什么表情,躲过他八次攻击的华夏人,他绝对不会手软。

看到对方终于走不了了,嘴角露出笑容。

抬手拍去,直接就能将她拍成肉饼。

“死吧!”

地仙一掌猛然拍下。

“啊……”

一声惨叫传来,凄惨如被杀的野猪,声音回荡山林之间。

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拍过去的手臂脱离身体而去,从肩膀处脱离,血液狂飙,飙射的血液淋了躺在地上的云雀一脸。

地仙愤怒的眼神看过去,顿时秒怂,眼神化愤怒为恐惧。

云雀好奇,余光看去。

一位银发如雪披肩的少年,如同谪仙降世,一双冷眸注视着这里的一切。

在空中踏步走来。

少年踏空而来,眼眸如炬,冷冰冰的盯着前方地仙。

“你……华夏徐天君!”

东瀛国地仙声音颤抖,瞬间绝望了。

要数一直以来,最关心的徐天君动向的就是东瀛国,徐天君捏爆四位围攻北斗宗的地仙的事实,他们最先知道。

那可是有地仙中期的强者,都是直接被捏爆。

而他只有地仙初期,追杀徐天君的弟子,他的那种绝望,恐怕只有他自己能懂。

空前的绝望,死亡的气息蔓延而来。

一条手臂算得了什么,转头,体内劲力运转到极致。

逃!

然而,他的速度根本就逃不过,徐振东已经截在他的面前,一只手直接通过去。

徒手捅去,插进他的心脏,双掌握住正在跳动的心脏。

地仙直接懵逼。

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之狠,徒手捅入体内,嘴角溢血,绝望的看着眼前的徐天君。

“你……”

徐振东没有理会他,抓住心脏,把手抽出来,看着他就这样倒下,又看了看他的心脏,随手扔掉。

轻轻一甩手,手上的血迹全部甩掉,干净如玉,急忙走过来。

“云雀,你怎么样?”

“徐医生,再见到你,真好!”

说罢,整个人昏迷过去。

徐振东抱着她,神识散开,千里之内,发现了正在打斗的庞奇峰等人,抱着她而去。

前往的途中,不断以真气灌溉,帮她疗伤。

云雀悠悠而醒,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说道:“快,小宇危险。”

徐振东再次加速,身影瞬息消失。

很快,终

于来到窟窿的面前,看到现场一片混乱,死伤无数。

不过总体来说,华夏武者占据上风,对方也没碾杀的差不多了。

而徐振东到来,强大的气势碾压而下,东瀛武者直接倒地。

华夏武者毫不客气的斩杀。

看到徐振东的身影,大家都非常激动。

“徐宗主!”

“师父!”

徐振东的目光扫视一眼,说道:“小宇呢?”

“这里面!”庞奇峰指着窟窿。

徐振东把云雀交给昆仑的人,马上冲进去。

看到血迹一路进去,里面很黑暗,但对徐振东构不成危险。

沿着血迹追寻,已经来到尽头,前方就是海水,血迹到这里也就没有了,可是没有发现罗小宇和屈红丹啊。

“难道海里有东西?”

看着海水,清澈无比,如果他们两人被海里的野兽吞噬,至少这里的海域应该被血迹染红才对。

可并未看到血迹被染红。

可人就这么消失了。

没道理啊!

神识扩散,直下海水,完全没有发现他们俩。

“小花,你下去看看!”

手腕中,小花出来,噗通一声,进入大海。

心急如焚的再次等候。

一个多小时,小花再次出现,来到消息。

“他俩被旋涡带走了。”

“什么旋涡?”徐振东与小花以意识沟通,突然顿悟,说道;“你说的是那个诡异的天气,那个旋涡?”

小花点了点头。

“那个旋涡通往哪里?”徐振东再次问道。

小花摇了摇头。

经过沟通,小花说还有很多海里的兽类被旋涡卷走。

徐振东出来。

“徐宗主,小宇呢?”

“暂时下落不明!”徐振东无奈的说道。

“不在里面?”

“不在!”徐振东抬头看天,夜幕已经降临,天上出现了稀少的星星,月亮都没出现,说道:“你们的阵营中应该有地仙镇守吧?我想和他们谈点事,带我去找他们。”

“走!徐宗主,这边请!”

徐振东跟着过去。

庞奇峰跟在师父身后,小声问道:“师父,小宇真的不在里面吗?我亲眼看到他进去的,怎么会不在里面呢。”

“奇峰,我和你一样着急,但小宇从那里面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我有个猜测。我们前去那边再说。”

没多久!

来到了昆仑和神龙组的阵营,他们两个阵营靠近,可以互相照顾。

他们的地仙都在这里。

“徐宗主,好久不见!”

燕朝歌等人看到徐振东,开心的迎接上来。

“徐宗主,你来得正是时候,我们吃晚餐呢,这海里的大鱼就是肥美,来,给你尝尝。”

胡向晖端着一大块鱼肉过来。

徐振东接过。

客气一番,徐振东进入正题。

“你们对下午的旋涡怎么看?”徐振东看着几位地仙,问道。

“还能怎么看,眼睛看呗……”

“跟你说正经的呢!”道根生踢了胡向晖一脚,徐天君现在可是随手拍死你的实力,还在这开玩笑,随即说道:“我们一直关注并且研究这个诡异的天气,出现都是没有规律的,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它的出现肯定和遗迹有关系,因为它的每次出现都会伴随着大量的灵气出现,越靠近,越能感觉到灵气的存在。”

“至于下午出现的那个旋涡,我们倒是没明白,这旋涡是第一次出现,没仔细研究过。”

说了半天,等于什么都没说。

“那个旋涡有吞噬能力。”徐振东说道。

“什么?你怎么知道?”北长风地仙问道。

“小宇和屈红丹被那个旋涡吸走了,还有很多鱼类也被吸走。”徐振东说道。

“这……”

所有人都懵逼。

之前参与战斗的人也懵逼。

“徐宗主,你是说小宇是在那个窟窿被吸走的?”一位入道者问道。

“是!”

“你怎么知道?”

徐振东撩一下手腕,让小花露出个脑袋,说道:“是牠到海里,问了海里的生物,那些生物亲眼所见。”

这小花一出来,大家还吓了一跳。

大家都知道徐振东有一条巨蟒,没想到藏在这里。

“我现在需要知道那个旋涡到底有没有危险,将人吞噬之后,前往哪里。”徐振东着急的看着几位地仙,问道:“你们有没有办法?”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

“我有办法!”云雀说道。

大家看着她。

“我们等下一次旋涡再出来,亲自进入漩涡中,以身试险,我拿着命符进去,一旦我出现意外,命符就有反应,我们可以用命符作为信号。”

云雀坚定的说道。

“怎么能让你去呢!”徐振东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看向大家,说道:“你们还有其他办法吗?没有的话,我觉得云雀这个不错。”

“徐宗主,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打算以身试险?”道根生看着他。

“我敌人那么多,凭什么不是他们以身试险。”徐振东起身,说道:“北斗宗的人,跟我走,去我们的大本营,等待下一次旋涡的来临。”

黑夜里,稀疏的星星点缀着上空,一阵风儿吹过,传来呼呼的声音。

这里的温度是真的很低。

看着徐天君带着北斗宗的人离去。

“前辈,徐宗主说罗小宇被旋涡吞噬了,这个可信吗?”一位武者问道。

道根生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这个武者,说道:“这点事,他有必要骗我们吗?况且,你们不是说亲眼看到罗小宇进去窟窿吗?徐天君没带出来,肯定是不在里面了。”

“对了,陈耿彬,你带我去那个窟窿看看,那是个什么窟窿,等待旋涡再次出现,我们也要做试验。”

道根生对徐振东的话绝对是相信的,但他想看看那个窟窿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同时也想知道那个旋涡与窟窿有什么联系。看向北长风,说道:

“我们现在兵分两路,我抓几个人带去窟窿那边,你们去徐宗主那边。这个可以传递信息。”

道根生给他一张符箓。

带着一些人前往窟窿那

边,路上再抓几个倒霉家伙,等待旋涡再次出来。

“好嘞!”

北长风看向身后的诸人,说道:“现在我们兵分两路,你们自行自行选择跟队,跟我的,赶紧吃饱,我们去北斗宗大本营那边,和北斗宗的人一起。”

而徐振东带着七个北斗宗的人回来,看到千机门的人已经在这里等候。

屈越看到他们回来了,急忙跑过来。

“徐宗主,人呢?找到没?”屈越一脸担心的看着大家。

“屈门主,下午的旋涡你还记得吧?”

“记得,那诡异的天气……怎么了?”屈越说到一半,突然觉得不对劲。

“小宇和你女儿被那旋涡吸走了,不知是福还是祸,我们得想办法进去,看看旋涡那边是什么。”徐振东不想隐瞒,很坦白的说道。

“什么?旋……旋涡。”屈越整个人都不好了,抓住他的手臂,说道:“徐宗主,你有办法吗?”

“等待旋涡再次出现。”

千机门的人也在这里等候。

北斗宗也有一些人回来了,主动找来的。

千机门的地仙屈万机至今不见踪影。

没多久,昆仑三位地仙带着大批人到来,说要与徐宗主一起等候旋涡的到来。

一下子变得很热闹起来。

徐振东一直在外面和几位地仙了解这里的情势,等待旋涡的再次出现。

谁知,这诡异天气一直不出来。

之前不是很频繁吗?一天就有好几次,现在居然不出来。

天大亮,天气正常,还下去了小雪,北风呼啸,一阵阵狂风掠过。

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前来挑衅,这是偶尔会有人路过北斗宗大本营,看了几眼,也不敢招惹。

“他奶奶的,平时那鬼天气每天来个十回八回,现在想它来,一直迟迟不来,真是见鬼了。”

屈越忍不住看着老天大骂起来,心急如焚。

留在这里的人,时不时的看看天。

一些路过的人都一脸疑惑,还以为天上会有飞机飞过呢。

一天时间过去了,天气一直都是正常的。

现在开骂老天的已经不止是屈越一个人了,很多人都在骂这贼老天。

“该来不来,不该来就常来,鬼老天。”

很多人开骂。

“宗主,我们抓了八个,北极的人。”白凝龙走过来,小声说道。

“行,按照我说的,符箓放他们身上。”徐振东头也不回,抓几个倒霉鬼来做试验,突然想起个问题,说道:“对了,刺刀四人还没消息吗?”

“他们四个基本都是形影不离的,不过现在也没消息,他们联手起来很强,如果知道我们在这,一定会找来的。”白凝龙说道。

“行,你去吧。”

北斗宗很多人聚集在这里,但还有刺刀四人和蒙若初两人,至今不知所踪。

时间就这样,又过去两天。

天气一直都很正常。

这已经是罕见的情况,甚至有些人在怀疑,不会以后都没有诡异的天气了吧。

白凝龙等人去抓了很多海鱼回来,烤着吃。

度是别人的好几倍,几乎不把自己的当人,就是修炼的机器。

只因为胡向晖跟她说过,想要无须顾虑身份出手帮助北斗宗,那就得有匹敌地仙的实力。

她一切努力,都是想要在北斗宗需要时,帮上一把。

她的执着,陈耿彬最清楚。

这次机会,她是不会放弃的。

“好,你来!”最后陈耿彬同意了,说道:“但是你有很大可能会死,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胡闹,陈耿彬,怎么连你也这么胡闹!”一位入道巅峰的武者看过来,一股强大的气势说道:“云雀,把符箓给庞奇峰,你资质最好,修行速度最快,我昆仑不能失去你,而且,这件事本就应该庞奇峰去,合情合理。”

大家都不说话。

庞奇峰伸手过去,想要那符箓。

谁知,云雀一咬牙,整个人蹦出去。

陈耿彬等人直接懵逼。

天空的诡异天气也平稳了,旋涡不见了,慢慢的云开见光芒。

“东瀛国地仙,我乃是北斗宗徐天君弟子,有本事你来杀我啊!”

云雀的声音响亮回荡,吸引了前方东瀛国的武者们,纷纷看过来。

“北斗宗弟子,你在找死!”

一位入道者抬手拍来,掌势磅礴,轰然而下。

嘭的一声巨响,以为拍死了,结果扑了个空。

云雀出现在远方,再次叫器:“难道东瀛国地仙都不敢出手吗?要这种无能小辈出手?”

“你找死!”

刚刚那位入道者再拍一巴掌。

还是落空。

“东瀛国地仙胆小如鼠,打不到我!”

云雀屡次叫器,入道者一次次攻击,全都落空。

天空大亮,也已经是黄昏。

地仙再也忍不住,身影极快,抬手挥来。

云雀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刚刚已经用掉五张遁符,现在直接捏碎两张,一次性用两张,效果加成。

险而又险的躲过地仙一击,地面崩塌。

这让地仙很愤怒,追击过去,再来一击。

云雀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地仙也追击过去。

“给我冲啊,别白费了云雀的牺牲!”

陈耿彬大声呐喊,第一个冲出去。

一百来人,手持武器,个个像勇士一样的冲了出去,这边的人也没想到突然出现百来人。

双方进入了一场混战。

场面一度很混乱,刀光剑影,血流不止,血花飞溅而起,染红了夕阳余晖。

夕阳的落下很快。

云雀一次用两张遁符,躲开入道者用了五张,剩下十三张,自己本身也有三张,加起来是十六张。

她躲了八次,两次被地仙之威擦过,造成了一定伤害。

地仙之威,即使是擦过,对她来说也是重伤。

现在符箓已经用完,地仙也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她竟一点都不紧张,重伤之躯已然无法躲避,地仙就在眼前,却看到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徐天君弟子,该死!”

地仙才不管她是什么表情,躲过他八次攻击的华夏人,他绝对不会手软。

看到对方终于走不了了,嘴角露出笑容。

抬手拍去,直接就能将她拍成肉饼。

“死吧!”

地仙一掌猛然拍下。

“啊……”

一声惨叫传来,凄惨如被杀的野猪,声音回荡山林之间。

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拍过去的手臂脱离身体而去,从肩膀处脱离,血液狂飙,飙射的血液淋了躺在地上的云雀一脸。

地仙愤怒的眼神看过去,顿时秒怂,眼神化愤怒为恐惧。

云雀好奇,余光看去。

一位银发如雪披肩的少年,如同谪仙降世,一双冷眸注视着这里的一切。

在空中踏步走来。

少年踏空而来,眼眸如炬,冷冰冰的盯着前方地仙。

“你……华夏徐天君!”

东瀛国地仙声音颤抖,瞬间绝望了。

要数一直以来,最关心的徐天君动向的就是东瀛国,徐天君捏爆四位围攻北斗宗的地仙的事实,他们最先知道。

那可是有地仙中期的强者,都是直接被捏爆。

而他只有地仙初期,追杀徐天君的弟子,他的那种绝望,恐怕只有他自己能懂。

空前的绝望,死亡的气息蔓延而来。

一条手臂算得了什么,转头,体内劲力运转到极致。

逃!

然而,他的速度根本就逃不过,徐振东已经截在他的面前,一只手直接通过去。

徒手捅去,插进他的心脏,双掌握住正在跳动的心脏。

地仙直接懵逼。

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之狠,徒手捅入体内,嘴角溢血,绝望的看着眼前的徐天君。

“你……”

徐振东没有理会他,抓住心脏,把手抽出来,看着他就这样倒下,又看了看他的心脏,随手扔掉。

轻轻一甩手,手上的血迹全部甩掉,干净如玉,急忙走过来。

“云雀,你怎么样?”

“徐医生,再见到你,真好!”

说罢,整个人昏迷过去。

徐振东抱着她,神识散开,千里之内,发现了正在打斗的庞奇峰等人,抱着她而去。

前往的途中,不断以真气灌溉,帮她疗伤。

云雀悠悠而醒,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说道:“快,小宇危险。”

徐振东再次加速,身影瞬息消失。

很快,终

于来到窟窿的面前,看到现场一片混乱,死伤无数。

不过总体来说,华夏武者占据上风,对方也没碾杀的差不多了。

而徐振东到来,强大的气势碾压而下,东瀛武者直接倒地。

华夏武者毫不客气的斩杀。

看到徐振东的身影,大家都非常激动。

“徐宗主!”

“师父!”

徐振东的目光扫视一眼,说道:“小宇呢?”

“这里面!”庞奇峰指着窟窿。

徐振东把云雀交给昆仑的人,马上冲进去。

看到血迹一路进去,里面很黑暗,但对徐振东构不成危险。

沿着血迹追寻,已经来到尽头,前方就是海水,血迹到这里也就没有了,可是没有发现罗小宇和屈红丹啊。

“难道海里有东西?”

看着海水,清澈无比,如果他们两人被海里的野兽吞噬,至少这里的海域应该被血迹染红才对。

可并未看到血迹被染红。

可人就这么消失了。

没道理啊!

神识扩散,直下海水,完全没有发现他们俩。

“小花,你下去看看!”

手腕中,小花出来,噗通一声,进入大海。

心急如焚的再次等候。

一个多小时,小花再次出现,来到消息。

“他俩被旋涡带走了。”

“什么旋涡?”徐振东与小花以意识沟通,突然顿悟,说道;“你说的是那个诡异的天气,那个旋涡?”

小花点了点头。

“那个旋涡通往哪里?”徐振东再次问道。

小花摇了摇头。

经过沟通,小花说还有很多海里的兽类被旋涡卷走。

徐振东出来。

“徐宗主,小宇呢?”

“暂时下落不明!”徐振东无奈的说道。

“不在里面?”

“不在!”徐振东抬头看天,夜幕已经降临,天上出现了稀少的星星,月亮都没出现,说道:“你们的阵营中应该有地仙镇守吧?我想和他们谈点事,带我去找他们。”

“走!徐宗主,这边请!”

徐振东跟着过去。

庞奇峰跟在师父身后,小声问道:“师父,小宇真的不在里面吗?我亲眼看到他进去的,怎么会不在里面呢。”

“奇峰,我和你一样着急,但小宇从那里面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我有个猜测。我们前去那边再说。”

没多久!

来到了昆仑和神龙组的阵营,他们两个阵营靠近,可以互相照顾。

他们的地仙都在这里。

“徐宗主,好久不见!”

燕朝歌等人看到徐振东,开心的迎接上来。

“徐宗主,你来得正是时候,我们吃晚餐呢,这海里的大鱼就是肥美,来,给你尝尝。”

胡向晖端着一大块鱼肉过来。

徐振东接过。

客气一番,徐振东进入正题。

“你们对下午的旋涡怎么看?”徐振东看着几位地仙,问道。

“还能怎么看,眼睛看呗……”

“跟你说正经的呢!”道根生踢了胡向晖一脚,徐天君现在可是随手拍死你的实力,还在这开玩笑,随即说道:“我们一直关注并且研究这个诡异的天气,出现都是没有规律的,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它的出现肯定和遗迹有关系,因为它的每次出现都会伴随着大量的灵气出现,越靠近,越能感觉到灵气的存在。”

“至于下午出现的那个旋涡,我们倒是没明白,这旋涡是第一次出现,没仔细研究过。”

说了半天,等于什么都没说。

“那个旋涡有吞噬能力。”徐振东说道。

“什么?你怎么知道?”北长风地仙问道。

“小宇和屈红丹被那个旋涡吸走了,还有很多鱼类也被吸走。”徐振东说道。

“这……”

所有人都懵逼。

之前参与战斗的人也懵逼。

“徐宗主,你是说小宇是在那个窟窿被吸走的?”一位入道者问道。

“是!”

“你怎么知道?”

徐振东撩一下手腕,让小花露出个脑袋,说道:“是牠到海里,问了海里的生物,那些生物亲眼所见。”

这小花一出来,大家还吓了一跳。

大家都知道徐振东有一条巨蟒,没想到藏在这里。

“我现在需要知道那个旋涡到底有没有危险,将人吞噬之后,前往哪里。”徐振东着急的看着几位地仙,问道:“你们有没有办法?”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

“我有办法!”云雀说道。

大家看着她。

“我们等下一次旋涡再出来,亲自进入漩涡中,以身试险,我拿着命符进去,一旦我出现意外,命符就有反应,我们可以用命符作为信号。”

云雀坚定的说道。

“怎么能让你去呢!”徐振东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看向大家,说道:“你们还有其他办法吗?没有的话,我觉得云雀这个不错。”

“徐宗主,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打算以身试险?”道根生看着他。

“我敌人那么多,凭什么不是他们以身试险。”徐振东起身,说道:“北斗宗的人,跟我走,去我们的大本营,等待下一次旋涡的来临。”

黑夜里,稀疏的星星点缀着上空,一阵风儿吹过,传来呼呼的声音。

这里的温度是真的很低。

看着徐天君带着北斗宗的人离去。

“前辈,徐宗主说罗小宇被旋涡吞噬了,这个可信吗?”一位武者问道。

道根生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这个武者,说道:“这点事,他有必要骗我们吗?况且,你们不是说亲眼看到罗小宇进去窟窿吗?徐天君没带出来,肯定是不在里面了。”

“对了,陈耿彬,你带我去那个窟窿看看,那是个什么窟窿,等待旋涡再次出现,我们也要做试验。”

道根生对徐振东的话绝对是相信的,但他想看看那个窟窿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同时也想知道那个旋涡与窟窿有什么联系。看向北长风,说道:

“我们现在兵分两路,我抓几个人带去窟窿那边,你们去徐宗主那边。这个可以传递信息。”

道根生给他一张符箓。

带着一些人前往窟窿那

边,路上再抓几个倒霉家伙,等待旋涡再次出来。

“好嘞!”

北长风看向身后的诸人,说道:“现在我们兵分两路,你们自行自行选择跟队,跟我的,赶紧吃饱,我们去北斗宗大本营那边,和北斗宗的人一起。”

而徐振东带着七个北斗宗的人回来,看到千机门的人已经在这里等候。

屈越看到他们回来了,急忙跑过来。

“徐宗主,人呢?找到没?”屈越一脸担心的看着大家。

“屈门主,下午的旋涡你还记得吧?”

“记得,那诡异的天气……怎么了?”屈越说到一半,突然觉得不对劲。

“小宇和你女儿被那旋涡吸走了,不知是福还是祸,我们得想办法进去,看看旋涡那边是什么。”徐振东不想隐瞒,很坦白的说道。

“什么?旋……旋涡。”屈越整个人都不好了,抓住他的手臂,说道:“徐宗主,你有办法吗?”

“等待旋涡再次出现。”

千机门的人也在这里等候。

北斗宗也有一些人回来了,主动找来的。

千机门的地仙屈万机至今不见踪影。

没多久,昆仑三位地仙带着大批人到来,说要与徐宗主一起等候旋涡的到来。

一下子变得很热闹起来。

徐振东一直在外面和几位地仙了解这里的情势,等待旋涡的再次出现。

谁知,这诡异天气一直不出来。

之前不是很频繁吗?一天就有好几次,现在居然不出来。

天大亮,天气正常,还下去了小雪,北风呼啸,一阵阵狂风掠过。

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前来挑衅,这是偶尔会有人路过北斗宗大本营,看了几眼,也不敢招惹。

“他奶奶的,平时那鬼天气每天来个十回八回,现在想它来,一直迟迟不来,真是见鬼了。”

屈越忍不住看着老天大骂起来,心急如焚。

留在这里的人,时不时的看看天。

一些路过的人都一脸疑惑,还以为天上会有飞机飞过呢。

一天时间过去了,天气一直都是正常的。

现在开骂老天的已经不止是屈越一个人了,很多人都在骂这贼老天。

“该来不来,不该来就常来,鬼老天。”

很多人开骂。

“宗主,我们抓了八个,北极的人。”白凝龙走过来,小声说道。

“行,按照我说的,符箓放他们身上。”徐振东头也不回,抓几个倒霉鬼来做试验,突然想起个问题,说道:“对了,刺刀四人还没消息吗?”

“他们四个基本都是形影不离的,不过现在也没消息,他们联手起来很强,如果知道我们在这,一定会找来的。”白凝龙说道。

“行,你去吧。”

北斗宗很多人聚集在这里,但还有刺刀四人和蒙若初两人,至今不知所踪。

时间就这样,又过去两天。

天气一直都很正常。

这已经是罕见的情况,甚至有些人在怀疑,不会以后都没有诡异的天气了吧。

白凝龙等人去抓了很多海鱼回来,烤着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恋夜秀手机视频uc_鬼医傻后txt下载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