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恋夜秀手机视频uc_鬼医傻后txt下载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9-26

恋夜秀手机视频uc_鬼医傻后txt下载文章,图片,小说,视频,在线推荐阅读!

沈蔓歌听到叶睿居然是为自己着想,一下子有些感动了。

“妈咪在沙发上睡一晚上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呢?妈咪还是病号呢,不如妈咪去床上睡,我去沙发睡吧,我个子小,不会觉得睡沙发辛苦。”

叶睿小大人似的说着,却愈发的让沈蔓歌心理暖洋洋的。

“傻小子,你现在还小,怎么能够睡沙发呢?听话,快去床上睡。”

叶睿说什么都不同意。

沈落落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着他们谦让来谦让去的,不由得说:“妈咪和我一张床不就可以了吗?你们到底还在争什么?沙发又不是那么好睡的。”

这句话直接让沈蔓歌和叶睿愣住了。

他们一起看向了沈落落,双双露出了笑容。

沈蔓歌让他们上床躺好,这才给他们讲起了睡前故事。

两个孩子可能玩累了,很快就睡了过去。

沈蔓歌关上书本,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也觉得而有些困,却不敢大意,把房间里里外外看了个仔细,这才上了沈落落的床,抱着沈落落睡了过去。

睡到半夜的时候,沈蔓歌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那双眼睛特别的阴狠,甚至带着一抹杀气。

她猛地睁开眸子,看见一道黑影快速的从窗户翻了出去。

“谁?”

沈蔓歌的心都要吓死了,不由得嗓门有些大,也因此惊动了外面的保镖。

“太太,怎么了?”

保镖有些不敢逾越,在外面紧张的问着。

沈蔓歌连忙将刚才的事情给说了,保镖快速的跑去查询,而这个时候,沈蔓歌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了。

眼前的保镖都去追黑衣人了,那么谁来保护她和孩子们的安全呢?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嘻嘻索索的声音。沈蔓歌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第218章 我的女人我不疼谁疼

沈蔓歌快速的来到叶睿和沈落落面前。

沈落落睡得比较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叶睿却比较惊醒,在沈蔓歌过来的时候,他直接睁开了眼睛。

“妈咪,怎么了?”

“嘘——”

沈蔓歌阻止叶睿多说话,让他快速的穿好衣服,并且带着沈落落去里面的房间。

叶睿察觉到了沈蔓歌的紧张,而此时外面嘻嘻索索的声音也让叶瑞紧张起来。

“是坏人吗?”

“可能是!”

沈蔓歌低声说着,快速的把沈落落连人带被子的抱了起来,然后抱进了里屋。

叶睿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然后突然跑去卫生间用脸盆接了一盆凉水端了出来。

“你这是干什么?”

沈蔓歌刚出来就看到叶睿这样吃力的端着水盆出来,连忙上前接了过来。

叶睿指了指水盆,又指了指门上的位置,沈蔓歌顿时懂了。

“你是说把这个水盆放到门上面去?”

叶睿连忙点头。

“晚上空气比较冷。”

这句话让沈蔓歌明白,叶睿原来也是蔫儿坏。

她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直接踩着凳子把水盆放到了房门上面,然后悄悄地和叶睿退到了里屋。

叶睿低声问道:“妈咪,如果那个人进来之后我们该怎么办?”

“身边能抄起来的家伙都抄起来,只要他敢进来,我们就使劲打他。直到把他打跑为止。”

除了这个笨办法,沈蔓歌不知道还要怎么做才可以。

她现在真的希望可以打电话给叶南弦或者是宋涛,可惜电话被她拆了,扔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如今眼看着危险靠近,她却没有保护孩子们的能力,这一刻沈蔓歌真的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一会你们呆在里面不要出去,知道吗?”

沈蔓歌决定自己在外面等待着,怎么着也不能让孩子们出事。

叶睿自然不答应,沈蔓歌低声说:“你要想想,落落身体不太好,不能出任何事情,叶睿,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你一定要保护好落落。你不是答应过梓安,要好好照顾落落吗?”

“可是我也答应过老大好好孝顺你。”

叶睿有些纠结了。

沈蔓歌摸着他的头笑着说:“没事儿,妈咪是大人,肯定没谁人的。你只要保护好妹妹就好了,妈咪是不会有事儿的。”

“可是……”

“好了,外面的人呢马上就要进来了,不要说话了。”

沈蔓歌的耳朵有些灵敏。

她快速的把叶睿塞进了里屋,自己却拿着一个烟灰缸放在手心里,背在身后以备不时之需。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甚至房门的锁都有些扭动了。

沈蔓歌的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里,她紧紧地握着烟灰缸,屏住呼吸,额头却已经渗出了冷汗。

房门在门外人的努力下,慢慢的松动了。

突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哗啦”一声,一盆冷水直接浇到了来人的身上。

沈蔓歌也没看清来人是谁,在看到水盆直接浇到了来人的身上,连忙拿起手中的烟灰缸朝着对方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打死你这个混蛋!”

她下手快狠准!

对方嗷的一声,打算躲开的时候,沈蔓歌脚下一滑,眼看着就要摔倒,对方连忙扶了一下。

就这个空档,沈蔓歌的烟灰缸已经招呼道对方的脑门上去了。

“嗷——”

对方疼的闷哼一声,温热的鲜血顿时有些涌出。

沈蔓歌不敢停留,下一刻直接屈膝抬脚,朝着对方的下盘踢了过去,那架势恨不得将对方直接废掉。

就在这时,对方猛然出手握住了她的脚,低声喊了一声。

“蔓歌,是我!”

熟悉的声音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对方连忙打开了灯。

沈蔓歌看着眼前十分狼狈的叶南弦,一时间呆掉了。

怎么会是他?

只见叶南弦浑身像个落汤鸡似的,从头湿到脚,简直狼狈的不行,最显眼的地方是额前那砸伤,鲜血淋漓的,看的人有些头晕。

“怎么是你?不是告诉你让你别回来了吗?”

沈蔓歌看清楚是叶南弦之后,整个人特别的着急,连忙丢了手里的烟灰缸,转身就去给叶南弦找急救箱去了。

叶南弦简直欲哭无泪。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半夜回来,居然会遭受到如此残忍的对待。

“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呢?门口的保镖呢?”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扔掉的烟灰缸,上面还沾染着自己的鲜血,顿时觉得十分刺眼,更是觉得肉疼。

这女人下手还真狠,差点就让他脑震荡了呢。

沈蔓歌现在哪里还有时间去给叶南弦解释是怎么回事啊,她连忙拿来了医药箱,紧张的说:“你快进来,外面冷,把衣服给换了吧,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比较好,别破伤风了。”

叶南弦见她如此紧张,也不好追问,况且这冷水浇在身上是真的很冷,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谁想出来的这个馊点子?”

叶南弦搓了搓鼻子,闷声闷气的问着,吓得里面的叶睿连忙噤声。

乖乖,他要是知道是叶南弦回来,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算计叶南弦啊!

沈蔓歌也不敢出声。

这还是她同意叶睿这么做的,早知道是叶南弦,她怎么会同意?

见沈蔓歌一副闭口不言的样子,叶南弦也不问了。叹息了一声,直接去了卫生间冲了一个热水澡。

沈蔓歌快速的跑回去房间把叶南弦的睡衣给带了过来,然后看着叶南弦头上的伤多少有些心疼和内疚。

“疼么?”

“疼。”

叶南弦本来想说不疼的,可是看到沈蔓歌那双怜惜心疼的眸子,鬼使神差的就矫情了一把。

“都怪你自己,回来也不和我说一声,我还以为是坏人呢,不然我怎么可能对你动手?”

沈蔓歌郁闷的说着,然后将叶南弦拉坐在床上,轻轻地朝着他的额头吹了吹气。

叶南弦感觉自己的心都酥软了。

她的气息温温的,暖暖的,像鹅毛一般拂过额头,却又好像透过肌肤渗透到了心底,痒痒的,让他想要得到更多。

叶南弦下意识的握住了沈蔓歌的手。

“别动!”

沈蔓歌现在却完全的认真状态,低喝了他一声之后,快速的找来急救箱,拿出碘伏,开始给叶南弦上药。

“忍着点,会有点疼。”

沈蔓歌声音轻柔,动作温柔,对待叶南弦此时像是对待一个

孩子。

看着她这么着急心疼的样子,叶南弦的眸子有些微的暖意。

“没事儿,我不疼了。”

“怎么可能不疼?这么大的口子。都怪我下手太狠了。”

沈蔓歌越看越觉得自己罪无可赦。

怎么就下手那么重了呢?

幸亏叶南弦抓住了她的脚,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没事儿,对待坏人就该快很准,你做的很好。”

叶南弦开始表扬沈蔓歌了。

沈蔓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真不知道是你,当时听到外面嘻嘻索索的声音,还以为是坏人,所以……”

“好了好了,我也没怪你。”

叶南弦温柔的说着。

沈蔓歌现在也不好说什么,连忙给叶南弦处理好了伤口。

叶睿弹出了小脑袋,看着叶南弦低声问道:“爹地,我是为了保护妈咪和妹妹才这样做的,你别怪我好不好?”

“你做什么了?”

叶南弦淡笑着询问着。

叶睿看到叶南弦脸上带着笑意,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跑出来很得意的说:“门上那盆水是我放的!我就想晚上的天气那么冷,如果是坏人来了,先给他一个透心凉尝尝。怎么样?爹地,我聪明吧?”

他说完还特别显摆的跳到了叶南弦的面前,希望得到叶南弦的表扬。

叶南弦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说:“好小子,原来是你的主意!你知不知道那盆冷水差点把我冻成透心凉?”

“呀呀呀,爹地,饶命啊!我又不知道是你!”

“那也不行!好好地本事儿不学,尽搞这些歪门邪道,你说说你……”

叶南弦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

叶睿郁闷了。

“妈咪,救命啊!”

叶睿开始向沈蔓歌求救。

沈蔓歌转身放个急救箱的功夫,这爷俩就掐起来了,简直让她有些叹为观止。

“叶南弦,你干什么?叶睿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暴力?”

沈蔓歌快速的把叶睿从叶南弦的手里解救下来了。

叶睿揉着自己的耳朵,很是不甘心的说:“爹地你太偏心了。刚才妈咪说她不是故意的,你都没有说什么,还说妈咪那样做很好,可是为什么轮到我了,你却这样差别对待?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儿子?”

叶南弦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你能和你妈咪比么?”

“为什么不能?”

叶睿很不服气的据理力争。

叶南弦看了看他说:“你是女人?”

“不是!”

“你是我老婆?”

“也不是!”

“那你凭什么让我让着你啊?”

叶南弦这句话直接扎心了。

叶睿小脸皱巴巴的,很委屈的说:“可是我是你儿子啊!”

“儿子将来长大了都是别人的,只有老婆是自己的,我自己的老婆不疼谁疼?你一个男子汉,好好练好本事才是真的,像这种女孩家玩的东西,以后还是免了吧。”

叶南弦说完也不管叶睿心里怎么想,直接怼沈蔓歌说:“你放他下来,我又不打他。再说了,小男孩要摔摔打打的长才能成为男子汉。”

叶睿终于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可心疼坏了沈蔓歌了。

她直接飘了叶南弦一眼后说:“今晚你一个人睡吧。”

说完她抱着叶睿进了里屋,叶南弦整个人风中凌乱了。

这什么鬼?

他收到了这么大的伤害,居然要独守空房?

第219章 你总得安慰安慰我吧

“不是,蔓歌,我这大晚上的回来,你让我浇了一个透心凉也就罢了,现在让我独守空房是个什么鬼?”

叶南弦十分委屈。

沈蔓歌顿了一下脚步,叶睿连忙抱住了沈蔓歌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说:“妈咪,我好冷哦。落落在里屋肯定也冷。”

“也是。”

沈蔓歌想起了沈落落,一转身对叶南弦说:“你回房间去睡吧,我要把落落报出来,里面太冷了。”

“不是……”

叶南弦这叫一个郁闷啊。

叶睿藏在沈蔓歌的胳膊里偷偷的对着叶南弦吐舌头做鬼脸呢。

活该!

谁让爹地刚才对他那么凶了。

叶南弦看着叶睿得意洋洋的样子,恨不得把这个臭小子拽过来打一顿再说。

沈蔓歌抱着叶睿进了里屋之后,叶睿就下来了。

“妈咪,妹妹今天出去也不知道着凉了没有,我们晚上可得好好照顾着。”

这句话说的沈蔓歌刚才动摇的心再次有了一丝动摇。

是啊。

余薇薇的事情她还没搞清楚呢,而沈落落跑了那么久去了那边,也不知道着凉没有。

本来她打算哄好了孩子之后去陪着叶南弦的,如今听到叶睿这么一说,沈蔓歌真的有些纠结了。

叶睿看她纠结的样子,偷偷地笑了起来。

让爹地说他!

哼!

今晚上就不让妈咪回去!

叶睿打的好算盘,沈蔓歌自然是不清楚的。

她把沈落落抱了出来,叶南弦还在,看着沈蔓歌的眸子带着一丝委屈。

沈蔓歌连忙别过头去,不敢去看,特别是叶南弦现在头上的伤,更是让沈蔓歌内疚不已。

可是想起女儿,她还是咬了咬牙说:“你快回去休息吧,我今晚陪着落落和叶睿,你别感冒了。”

说完她连忙把落落放在了床上,却有些手忙脚乱的,就是不敢回头去看叶南弦。

叶睿此时见到叶南弦憋屈的样子,偷偷地笑了,然后连忙对沈蔓歌说:“妈咪,我突然觉得肚子很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吃多了。”

“是么?肚子不舒服?快让我看看。”

沈蔓歌连忙把他抱到了凳子上,轻轻地揉着叶睿的肚子,柔声问道:“怎么个疼法?要不要去找医生?”

叶南弦也有些担心,却突然和叶睿偷笑的眼神对上了,他突然就明白了。

“叶睿,你敢……”

“哎呦哎呦!肚子疼死了。”

叶睿连忙抱着肚子,几乎倒在了沈蔓歌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拽着沈蔓歌的胳膊,嗷嗷的叫。

这可把沈蔓歌可吓坏了。

“我带你去找医生。”

“不用了,妈咪,你抱我一会就好了。”

叶睿连忙往沈蔓歌怀里钻。

沈蔓歌此时看到叶睿可怜兮兮的样子,以为他是想起了自己的亲妈,而刚才叶南弦呵斥了他,本来叶睿是好意,不但没有得到叶南弦的鼓励,还被批评了一番,自然心理很有落差。

想到这里,沈蔓歌有些埋怨的瞪了叶南弦一眼,然后把叶睿抱在了怀里,柔声说:“乖,不疼了哈,妈咪给你揉揉。”

“妈咪,这儿疼。”

叶睿抓着沈蔓歌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妈咪的手好软哦!

看着叶睿如此赖皮的样子,叶南弦几乎快要气炸了。

“蔓歌,这臭小子就是装的,他……”

“你赶紧回去休息吧。于瑞瑞也累了,要睡了。”

沈蔓歌的声音有些低沉,让叶南弦愈发的郁闷了。

什么时候他居然到了和儿子抢媳妇的境地了?

叶南弦气的狠狠地瞪了叶睿一眼,叶睿却再次喊叫起来。

“妈咪,爹地好凶。你快让他离开吧,我害怕!肚子更疼了。”

“叶睿!”

“叶南弦!”

沈蔓歌猛然拔高了声音,显然是真的动气了。

见沈蔓歌如此维护叶睿,叶南弦知道自己今天是没指望了。

这个臭小子!

叶南弦恨得牙根痒痒,却还是叹息着说:“好,我走,你也别累着自己了,你自己的身体还没恢复呢。早点休息,别被这臭小子给折腾了,有事儿你叫我。”

“好。”

沈蔓歌点了点头,心理还是有点愧疚的。

她不敢去看叶南弦,连忙低下头来专心照顾叶睿。

叶南弦见她如此模样,自然是不能再为难她了。轻叹一声,有些埋怨的看了叶睿一眼,见这臭小子正对着他吐舌头。

好呀!

这臭小子是越来越来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不过看在沈蔓歌的面子上,他还是十分憋屈的走了。

沈蔓歌当时心里有丝不舍,想要留下叶南弦,但是又怕他和叶睿之间再起冲突,只能看着叶南弦暂时离开。

叶睿见叶南弦走了,这才跳下了沈蔓歌的怀抱,不好意思的说:“妈咪,我好了,肚子不疼了。”

“不疼了?”

沈蔓歌怎么不知道叶睿的小心思?她有些宠溺的再次将叶睿抱进了怀里,低声说:“今晚妈咪抱着你睡好不好?”

“真的?”

叶睿有些意外,更是高兴。

沈落落身体不好,沈蔓歌照顾沈落落已经很辛苦了,所以叶睿总是很懂事的对自己说,妈咪再照顾一个他会更辛苦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叶睿不渴望沈蔓歌的怀抱和温暖,如今听到沈蔓歌这么一说,连忙开心的钻进了沈蔓歌的怀里。

“妈咪你真好。”

“臭小子,走!妈咪带你去睡觉。”

沈蔓歌将他抱到了床上。

叶睿却没什么睡意。

“妈咪,你能给我讲个

晚上空气比较冷。”

这句话让沈蔓歌明白,叶睿原来也是蔫儿坏。

她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直接踩着凳子把水盆放到了房门上面,然后悄悄地和叶睿退到了里屋。

叶睿低声问道:“妈咪,如果那个人进来之后我们该怎么办?”

“身边能抄起来的家伙都抄起来,只要他敢进来,我们就使劲打他。直到把他打跑为止。”

除了这个笨办法,沈蔓歌不知道还要怎么做才可以。

她现在真的希望可以打电话给叶南弦或者是宋涛,可惜电话被她拆了,扔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如今眼看着危险靠近,她却没有保护孩子们的能力,这一刻沈蔓歌真的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一会你们呆在里面不要出去,知道吗?”

沈蔓歌决定自己在外面等待着,怎么着也不能让孩子们出事。

叶睿自然不答应,沈蔓歌低声说:“你要想想,落落身体不太好,不能出任何事情,叶睿,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你一定要保护好落落。你不是答应过梓安,要好好照顾落落吗?”

“可是我也答应过老大好好孝顺你。”

叶睿有些纠结了。

沈蔓歌摸着他的头笑着说:“没事儿,妈咪是大人,肯定没谁人的。你只要保护好妹妹就好了,妈咪是不会有事儿的。”

“可是……”

“好了,外面的人呢马上就要进来了,不要说话了。”

沈蔓歌的耳朵有些灵敏。

她快速的把叶睿塞进了里屋,自己却拿着一个烟灰缸放在手心里,背在身后以备不时之需。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甚至房门的锁都有些扭动了。

沈蔓歌的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里,她紧紧地握着烟灰缸,屏住呼吸,额头却已经渗出了冷汗。

房门在门外人的努力下,慢慢的松动了。

突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哗啦”一声,一盆冷水直接浇到了来人的身上。

沈蔓歌也没看清来人是谁,在看到水盆直接浇到了来人的身上,连忙拿起手中的烟灰缸朝着对方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打死你这个混蛋!”

她下手快狠准!

对方嗷的一声,打算躲开的时候,沈蔓歌脚下一滑,眼看着就要摔倒,对方连忙扶了一下。

就这个空档,沈蔓歌的烟灰缸已经招呼道对方的脑门上去了。

“嗷——”

对方疼的闷哼一声,温热的鲜血顿时有些涌出。

沈蔓歌不敢停留,下一刻直接屈膝抬脚,朝着对方的下盘踢了过去,那架势恨不得将对方直接废掉。

就在这时,对方猛然出手握住了她的脚,低声喊了一声。

“蔓歌,是我!”

熟悉的声音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对方连忙打开了灯。

沈蔓歌看着眼前十分狼狈的叶南弦,一时间呆掉了。

怎么会是他?

只见叶南弦浑身像个落汤鸡似的,从头湿到脚,简直狼狈的不行,最显眼的地方是额前那砸伤,鲜血淋漓的,看的人有些头晕。

“怎么是你?不是告诉你让你别回来了吗?”

沈蔓歌看清楚是叶南弦之后,整个人特别的着急,连忙丢了手里的烟灰缸,转身就去给叶南弦找急救箱去了。

叶南弦简直欲哭无泪。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半夜回来,居然会遭受到如此残忍的对待。

“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呢?门口的保镖呢?”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扔掉的烟灰缸,上面还沾染着自己的鲜血,顿时觉得十分刺眼,更是觉得肉疼。

这女人下手还真狠,差点就让他脑震荡了呢。

沈蔓歌现在哪里还有时间去给叶南弦解释是怎么回事啊,她连忙拿来了医药箱,紧张的说:“你快进来,外面冷,把衣服给换了吧,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比较好,别破伤风了。”

叶南弦见她如此紧张,也不好追问,况且这冷水浇在身上是真的很冷,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谁想出来的这个馊点子?”

叶南弦搓了搓鼻子,闷声闷气的问着,吓得里面的叶睿连忙噤声。

乖乖,他要是知道是叶南弦回来,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算计叶南弦啊!

沈蔓歌也不敢出声。

这还是她同意叶睿这么做的,早知道是叶南弦,她怎么会同意?

见沈蔓歌一副闭口不言的样子,叶南弦也不问了。叹息了一声,直接去了卫生间冲了一个热水澡。

沈蔓歌快速的跑回去房间把叶南弦的睡衣给带了过来,然后看着叶南弦头上的伤多少有些心疼和内疚。

“疼么?”

“疼。”

叶南弦本来想说不疼的,可是看到沈蔓歌那双怜惜心疼的眸子,鬼使神差的就矫情了一把。

“都怪你自己,回来也不和我说一声,我还以为是坏人呢,不然我怎么可能对你动手?”

沈蔓歌郁闷的说着,然后将叶南弦拉坐在床上,轻轻地朝着他的额头吹了吹气。

叶南弦感觉自己的心都酥软了。

她的气息温温的,暖暖的,像鹅毛一般拂过额头,却又好像透过肌肤渗透到了心底,痒痒的,让他想要得到更多。

叶南弦下意识的握住了沈蔓歌的手。

“别动!”

沈蔓歌现在却完全的认真状态,低喝了他一声之后,快速的找来急救箱,拿出碘伏,开始给叶南弦上药。

“忍着点,会有点疼。”

沈蔓歌声音轻柔,动作温柔,对待叶南弦此时像是对待一个

孩子。

看着她这么着急心疼的样子,叶南弦的眸子有些微的暖意。

“没事儿,我不疼了。”

“怎么可能不疼?这么大的口子。都怪我下手太狠了。”

沈蔓歌越看越觉得自己罪无可赦。

怎么就下手那么重了呢?

幸亏叶南弦抓住了她的脚,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没事儿,对待坏人就该快很准,你做的很好。”

叶南弦开始表扬沈蔓歌了。

沈蔓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真不知道是你,当时听到外面嘻嘻索索的声音,还以为是坏人,所以……”

“好了好了,我也没怪你。”

叶南弦温柔的说着。

沈蔓歌现在也不好说什么,连忙给叶南弦处理好了伤口。

叶睿弹出了小脑袋,看着叶南弦低声问道:“爹地,我是为了保护妈咪和妹妹才这样做的,你别怪我好不好?”

“你做什么了?”

叶南弦淡笑着询问着。

叶睿看到叶南弦脸上带着笑意,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跑出来很得意的说:“门上那盆水是我放的!我就想晚上的天气那么冷,如果是坏人来了,先给他一个透心凉尝尝。怎么样?爹地,我聪明吧?”

他说完还特别显摆的跳到了叶南弦的面前,希望得到叶南弦的表扬。

叶南弦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说:“好小子,原来是你的主意!你知不知道那盆冷水差点把我冻成透心凉?”

“呀呀呀,爹地,饶命啊!我又不知道是你!”

“那也不行!好好地本事儿不学,尽搞这些歪门邪道,你说说你……”

叶南弦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

叶睿郁闷了。

“妈咪,救命啊!”

叶睿开始向沈蔓歌求救。

沈蔓歌转身放个急救箱的功夫,这爷俩就掐起来了,简直让她有些叹为观止。

“叶南弦,你干什么?叶睿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暴力?”

沈蔓歌快速的把叶睿从叶南弦的手里解救下来了。

叶睿揉着自己的耳朵,很是不甘心的说:“爹地你太偏心了。刚才妈咪说她不是故意的,你都没有说什么,还说妈咪那样做很好,可是为什么轮到我了,你却这样差别对待?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儿子?”

叶南弦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你能和你妈咪比么?”

“为什么不能?”

叶睿很不服气的据理力争。

叶南弦看了看他说:“你是女人?”

“不是!”

“你是我老婆?”

“也不是!”

“那你凭什么让我让着你啊?”

叶南弦这句话直接扎心了。

叶睿小脸皱巴巴的,很委屈的说:“可是我是你儿子啊!”

“儿子将来长大了都是别人的,只有老婆是自己的,我自己的老婆不疼谁疼?你一个男子汉,好好练好本事才是真的,像这种女孩家玩的东西,以后还是免了吧。”

叶南弦说完也不管叶睿心里怎么想,直接怼沈蔓歌说:“你放他下来,我又不打他。再说了,小男孩要摔摔打打的长才能成为男子汉。”

叶睿终于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可心疼坏了沈蔓歌了。

她直接飘了叶南弦一眼后说:“今晚你一个人睡吧。”

说完她抱着叶睿进了里屋,叶南弦整个人风中凌乱了。

这什么鬼?

他收到了这么大的伤害,居然要独守空房?

第219章 你总得安慰安慰我吧

“不是,蔓歌,我这大晚上的回来,你让我浇了一个透心凉也就罢了,现在让我独守空房是个什么鬼?”

叶南弦十分委屈。

沈蔓歌顿了一下脚步,叶睿连忙抱住了沈蔓歌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说:“妈咪,我好冷哦。落落在里屋肯定也冷。”

“也是。”

沈蔓歌想起了沈落落,一转身对叶南弦说:“你回房间去睡吧,我要把落落报出来,里面太冷了。”

“不是……”

叶南弦这叫一个郁闷啊。

叶睿藏在沈蔓歌的胳膊里偷偷的对着叶南弦吐舌头做鬼脸呢。

活该!

谁让爹地刚才对他那么凶了。

叶南弦看着叶睿得意洋洋的样子,恨不得把这个臭小子拽过来打一顿再说。

沈蔓歌抱着叶睿进了里屋之后,叶睿就下来了。

“妈咪,妹妹今天出去也不知道着凉了没有,我们晚上可得好好照顾着。”

这句话说的沈蔓歌刚才动摇的心再次有了一丝动摇。

是啊。

余薇薇的事情她还没搞清楚呢,而沈落落跑了那么久去了那边,也不知道着凉没有。

本来她打算哄好了孩子之后去陪着叶南弦的,如今听到叶睿这么一说,沈蔓歌真的有些纠结了。

叶睿看她纠结的样子,偷偷地笑了起来。

让爹地说他!

哼!

今晚上就不让妈咪回去!

叶睿打的好算盘,沈蔓歌自然是不清楚的。

她把沈落落抱了出来,叶南弦还在,看着沈蔓歌的眸子带着一丝委屈。

沈蔓歌连忙别过头去,不敢去看,特别是叶南弦现在头上的伤,更是让沈蔓歌内疚不已。

可是想起女儿,她还是咬了咬牙说:“你快回去休息吧,我今晚陪着落落和叶睿,你别感冒了。”

说完她连忙把落落放在了床上,却有些手忙脚乱的,就是不敢回头去看叶南弦。

叶睿此时见到叶南弦憋屈的样子,偷偷地笑了,然后连忙对沈蔓歌说:“妈咪,我突然觉得肚子很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吃多了。”

“是么?肚子不舒服?快让我看看。”

沈蔓歌连忙把他抱到了凳子上,轻轻地揉着叶睿的肚子,柔声问道:“怎么个疼法?要不要去找医生?”

叶南弦也有些担心,却突然和叶睿偷笑的眼神对上了,他突然就明白了。

“叶睿,你敢……”

“哎呦哎呦!肚子疼死了。”

叶睿连忙抱着肚子,几乎倒在了沈蔓歌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拽着沈蔓歌的胳膊,嗷嗷的叫。

这可把沈蔓歌可吓坏了。

“我带你去找医生。”

“不用了,妈咪,你抱我一会就好了。”

叶睿连忙往沈蔓歌怀里钻。

沈蔓歌此时看到叶睿可怜兮兮的样子,以为他是想起了自己的亲妈,而刚才叶南弦呵斥了他,本来叶睿是好意,不但没有得到叶南弦的鼓励,还被批评了一番,自然心理很有落差。

想到这里,沈蔓歌有些埋怨的瞪了叶南弦一眼,然后把叶睿抱在了怀里,柔声说:“乖,不疼了哈,妈咪给你揉揉。”

“妈咪,这儿疼。”

叶睿抓着沈蔓歌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妈咪的手好软哦!

看着叶睿如此赖皮的样子,叶南弦几乎快要气炸了。

“蔓歌,这臭小子就是装的,他……”

“你赶紧回去休息吧。于瑞瑞也累了,要睡了。”

沈蔓歌的声音有些低沉,让叶南弦愈发的郁闷了。

什么时候他居然到了和儿子抢媳妇的境地了?

叶南弦气的狠狠地瞪了叶睿一眼,叶睿却再次喊叫起来。

“妈咪,爹地好凶。你快让他离开吧,我害怕!肚子更疼了。”

“叶睿!”

“叶南弦!”

沈蔓歌猛然拔高了声音,显然是真的动气了。

见沈蔓歌如此维护叶睿,叶南弦知道自己今天是没指望了。

这个臭小子!

叶南弦恨得牙根痒痒,却还是叹息着说:“好,我走,你也别累着自己了,你自己的身体还没恢复呢。早点休息,别被这臭小子给折腾了,有事儿你叫我。”

“好。”

沈蔓歌点了点头,心理还是有点愧疚的。

她不敢去看叶南弦,连忙低下头来专心照顾叶睿。

叶南弦见她如此模样,自然是不能再为难她了。轻叹一声,有些埋怨的看了叶睿一眼,见这臭小子正对着他吐舌头。

好呀!

这臭小子是越来越来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不过看在沈蔓歌的面子上,他还是十分憋屈的走了。

沈蔓歌当时心里有丝不舍,想要留下叶南弦,但是又怕他和叶睿之间再起冲突,只能看着叶南弦暂时离开。

叶睿见叶南弦走了,这才跳下了沈蔓歌的怀抱,不好意思的说:“妈咪,我好了,肚子不疼了。”

“不疼了?”

沈蔓歌怎么不知道叶睿的小心思?她有些宠溺的再次将叶睿抱进了怀里,低声说:“今晚妈咪抱着你睡好不好?”

“真的?”

叶睿有些意外,更是高兴。

沈落落身体不好,沈蔓歌照顾沈落落已经很辛苦了,所以叶睿总是很懂事的对自己说,妈咪再照顾一个他会更辛苦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叶睿不渴望沈蔓歌的怀抱和温暖,如今听到沈蔓歌这么一说,连忙开心的钻进了沈蔓歌的怀里。

“妈咪你真好。”

“臭小子,走!妈咪带你去睡觉。”

沈蔓歌将他抱到了床上。

叶睿却没什么睡意。

“妈咪,你能给我讲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爱情公寓314_大连戚秀玉招聘信息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