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11处特工皇妃全文阅读推荐_11处特工皇妃全文阅读图文阅读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7-31

  11处特工皇妃全文阅读推荐_11处特工皇妃全文阅读图文阅读!题没有?就凭他们请我们帮忙?”王累冷笑着说道,“他们没这个资格指使我们,我们愿意帮才会帮,我们不愿意帮,还会揍他们!”

      “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选择更正确的方式,我们不接受(身shēn)毒的求援,我们去给贵霜下战书,告诉他们适可而止,让他们与我们会猎于(身shēn)毒,以胜败角逐脚下这片大陆,决定这片大陆上众生的生死!”王累缓缓地将右手按在面前的几案上。

      众文武听闻皆是大骇,包括之前否决一众提议的张松,在他看来他们应该和贵霜结盟瓜分(身shēn)毒,而不是帮助(身shēn)毒抵抗贵霜。

      王累的话虽说和他的想法相似,但是最大的变化确实主动权改变了,王累这么干从一开始主动权就没在别人手上,也不需要和贵霜商谈,简直就是大国给别的国家下通知的态度。

      完全是一副,不管你们同意不同意,我都会这么干,至于被化作战场的国家,你们乐意不乐意,关我什么事,我只是来通知你们该收手了,否则我就会教你们做人。

      “这样是不是有些太过霸道了。”秦宓有些犹豫的看着王累,他突然对于这个一直不怎么耀眼的忠耿谋臣有一种敬畏,仿若在踏出国界的那一刻,对方从心灵到意志都获得了洗礼一样。

      “霸道?”王累扫了一下周遭略带敬畏的眼神,“这不是在汉室,我们为什么要给他们面子,中原我们同文同种,包括南蛮,山越,五溪蛮都可以说是流淌着同样的血脉。”

      “所以我们可以怀柔,可以给他们面子,但是这里,完全不同,我们汉室不是他爹,为何要给他面子?”王累冷笑着说道,“既然同样是需要正面做过一场,凭什么我们要去为了别人和贵霜说和!”

      张松,张肃,黄权等人都面露思虑之色,不得不承认王累说的确实非常有道理。

      “同样的过程,我们为什么不选择更好的结果,更大的好处?”王累的眼中已经明显的出现了精神波动的光泽,(身sh

ēn)旁的几人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压力,完全没有想过这个完全没有什么特点的家伙居然在这个时候开始觉醒精神天赋了。

      那种隐隐出现的压力让黄权等人不由的避开,不过这种压迫感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王累就再次恢复了正常那种完全没什么特点,丢人堆里面找都找不到的状况。

      “恭喜,恭喜!”一圈文武官员,也不是傻子,当即开口对着王累恭喜道,原本只是众人中等的他仿若转瞬越过龙门化龙成功。

      “这就是精神天赋?”王累感觉着自己的状态,有些不解的说道,说实话,这群人之中他不说垫底,但也绝对说不上优秀,但是张肃这群人至今都没有觉醒,但是他居然觉醒了,这不科学。

      王累默默地想到,然后开启自己的精神天赋缓缓地使用了起来,很快他就明白自己精神天赋的意义。

      同样做一件事,流程有无数种,而王累的天赋就是将一件事(情qíng)的流程拆分出来,然后以他的精神天赋将其中一部分拼接起来,获知步骤之内的结果,当然这很明显是受制于当前的精神天赋,他估计也就能拆几大步骤,然后提前获知拼接的结果。

      如果有一天王累能将一件事所有的步骤拆解出来,并且能完全拼接起来,那么他可以预见(性xìng)的得知结果。

      随意的将当前(身shēn)毒,贵霜,他们的事(情qíng)拆成最大的五个步骤,果不其然直接给贵霜下通告的结果是最符合他们利益的。

      “如何?”张松看着王累问道。

      “我的提议更符合我们的利益,这是我的精神天赋告知我的。”王累笑着说道,然后详细给众人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天赋。

      “能拼接几次?”张肃直奔主题。

      “精神天赋耗尽之前可以无数次拼接,但是现在我将步骤都只能分成五大步骤,而这五大步骤也才能拼接三次我就不行了。”王累无奈的说道,“而且一旦退出,下一次就不能在拼接同样一件事了,除非我能将他分的更细。”

      王累扯了扯嘴,他发现他的根基太薄了,精神量根本不够这么挥霍,不过毕竟本(身shēn)就只是天下文臣之中,中等偏上的角色,能觉醒,更多的是看透了本(身shēn),已经是侥天之幸了。

      “那既然如此,子敕,靠你了,给贵霜来一份敕令!”张松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以平等的口吻来说,高他一线看他如何。

      “这不是问题,不过这样我们就需要做好战争的准备了。”秦宓点了点头说道,敕令什么的,没问题。

      另一边幽州以北,正在统计物资的诸葛亮突然一怔,他又上线了一个精神天赋,一个非常优秀的精神天赋。

      “以我的能力能切割成九份,推演九次吗?真是消耗精神量,不过配合贾师的细节推演和孝直的洞察人心,简直无往不利,不过这也太消耗精神天赋了。”诸葛亮嘴角抽搐的自语道。

      “不过好奇怪啊,莫名之间精神天赋,还有军团天赋在开战之后诞生的速度快了好多……”诸葛亮一边走,一边准备用书简记录下这个精神天赋。(未完待续。)

          贵霜大军一路推进,从咛罗耶加西部一口气平推到苏摩国乃至文伽地区,简单来说后世的印度基本都快被推的差不多了。

      当然要说所谓的苏摩国和文伽地区其实都算是百乘王朝的一部分,不过之前都说过了,所谓的百乘王朝基本算是一大堆小国混合成,最多算是一个松散的联盟。

      所以在韦苏提婆一世的意志之下,整个南亚次大陆基本已经被推的快没有了,十万精锐步骑在布拉赫的率领之下连战连胜,整个南亚次大陆基本没有半点抵抗力。

      甚至在百乘王朝的使臣来到汉室那里求援的时候,布拉赫几乎已经扫平了大半个印度,已经剑指奔那伐弹那地区,这地方几乎可以算是汉帝国在西南夷地区最后的辐(射shè11处特工皇妃全文阅读推荐_11处特工皇妃全文阅读图文阅

读!sp;总之,差不多的(情qíng)况就是贵霜已经正式进入汉帝国辐(射shè)范围了,虽说奔那伐弹那地区汉帝国的威严基本没多少,但是那里的上层还是知道旁边有一个强盛的帝国叫做汉王朝。

      所以很快刘璋麾下的文武群臣就收到了那一地区土人的求援信息,顺带一说,由于汉军真正降临到永昌郡以南,原本在当地跳的很欢,甚至离得很远,都快成土皇帝的土人,在确定汉室的强大之后果断的表示臣服。

      与此同时还没有遭遇到兵灾,但是因为百乘王朝基本完蛋吓的要死的骠国、缅族、掸族部落赶紧前来求助汉军,仿若突然之间他们明白自己是汉室的藩属一样。

      总之就是莫名其妙之间,张肃这里收到了大量称臣上表的文书,而在秦宓的解释之下这群人也才明白,这些国家,部落,讲道理居然还真是他们汉朝的藩属。

      随后整理了一下张肃等人这才发现要真讲历史的话,自古以来,好吧,从汉成帝开始,这些地方就算是他们汉室的地盘,只不过天高皇帝远,这群混蛋连朝贡都不做!

      “混蛋!”张肃愤怒的将一卷竹简砸在几案上,“孟族城邦联盟,掸族乘象国,高棉部落,子敕,你确定这群混蛋都是我们汉室的藩属国,和藩属部落?”

      “嘿,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秦宓也是一脸(阴yīn)沉,但是面上却带着冷笑。

      “孟族城邦联盟,在之前是孟王朝,之后不过是分裂了,掸族乘象国,你记不得太史公史记之中怎么记载的吗?至于高棉部落,这个我的印象不多,不过这一片是我们的藩属国倒是没错。”秦宓冷笑着将他印象之中的资料全部复述了一遍。

      张肃的面色漆黑无比,这群混蛋还真是自己的藩属国,朝贡呢,每年的朝贡呢,不求你送什么东西,你人呢?真当大汉朝死了,理由都不给一个,干得漂亮啊!

      这一刻张肃窝火无比,这群藩属国没一个将他们汉朝当作宗主,真以为山高皇帝远,管不过来是吧,好啊,以前你们不朝贡,我们也不知道,那么这次一把将你们全部清算了。

      “去,通知兀突骨,让他给我去缅部那里,让他们给个解释,不给解释,一个个给我平过去,入了我们汉室的朝贡体系,不朝贡还想让我们庇护?”张肃一肚子的火都不知道往哪里撒了,这群人还真敢干啊,迟早统统干掉。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击败贵霜王朝之后,再说这些,现在动手的话,内外不稳,万一他们倒向贵霜,对于我们也是麻烦。”黄权插嘴说道,不过他也是一肚子火。

      “我觉得现在还是不要管这些小国,先应对贵霜。”一直皇汉的王累说出这种话,让所有人深感惊奇。

      “别这么看我,我只是觉得,我们去和贵霜动手,这些小国说不定会有什么反应,比方说应有的支援,比方说按照宗藩关系应该提供的辅兵。”王累眯着眼睛说道,所有人心下一寒。

      “哼,我们给了他们那么多次机会,甚至在大军压境之后依旧给了他们一次悔过的机会,但如此他们还没有抓住,那就不要怪我们汉室动用雷霆手段。”王累冷冷的说道,众人听闻也都点头。

      “就按照宏刚的提议来吧。”张松摸了摸下巴,深觉有理,作为一个强盛而具有仁义的王朝,在某些时候必须要有足够的理由。

      “子敕,回头你整理一下这些王国,部落的罪责,到时候我们腾出手,占据大义将这群家伙一起收拾掉。”张肃对着秦宓下令道,他也认可了这一提议。

      “交给我就可以了。”秦宓点了点头表示这很容易,“不过备战做的如何了,我想很快大月氏就不得不和我们进行接触了。”

      就在益州文武积极备战的时候,停步在印度东部的贵霜大军遇到了汉室的使节。

      “你是何人?”这一路杀来贵霜大军也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使臣,以至于后期印度各个大小王国都不敢派遣太过正规的使臣。

      “汉使李昕!”手握符节的李昕不卑不亢的说道。

      贵霜帅帐之中众武官听闻皆是大笑,他们皆是依靠外物达到能听懂多数语言的程度,所以李昕的话他们听的很清楚。

      不过他们之中大多数人都不明白汉使是什么概念,只不过这一路他们已经杀了不少的x使,在他们看来,不过又是送死的。

      仅有高坐在主帅位置上的布拉赫,以及左右两侧下首的几个领头人物不由得一怔,看向李昕多了一抹凝重,汉帝国啊,贵霜的高层可不曾忘记。

      “给汉使赐坐!”布拉赫开口说道。

      由于有正统的他心通能力,李昕也清楚的听懂了这句话,于是郑重的施礼,而之前大笑着等看李昕被刀斧手拖走时吓尿神(情qíng)的一干贵霜将校这时不由得收敛了笑容,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李昕闻之,心下一喜,但是面上不动声色,说起来,来之前百乘王朝的诸部落就曾告诉他,对方简直就是刽子手,前来出使的基本没有能完整出来的,留条(性xìng)命已经算是侥幸了。

      因而李昕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既然已经不怕死了,所以在心态上反倒轻松了一节,至少扫视之间多有胆魄。

      很快在布拉赫的命令下,一张椅子被抬了进来,李昕也没有推辞便坐在了椅子之上,“多谢。”

      布拉赫微微点头,示意那些根本不懂事的人全部出去,帐内只留下五六个高级将领,然后命人将没来饮宴的几名高级文官也找了过来,之后也才问询诸事。

      李昕看到这一幕心下一稳,光从现在这个架势就能看出来贵霜非常重视这件事,而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这一路大军的重臣来全之后,布拉赫一一介绍之后,双方也才进入正题,新来的文臣在明白来人是汉使之后面色的轻浮也都一扫而去,郑重的端坐,等待着布拉赫开口。

      “汉使此来所谓何事。”布拉赫在诸人坐正之后才进入了正题。

      “此来只是为了止戈,贵霜王朝到了适可

而止的时候了。”李昕平静的看着众人说道,闻言六个高级武将皆是面色一沉,反倒是布拉赫和三个文臣面露深思之色。

      毕竟这一路打来补给线也快七八千里了,要不是百乘王朝的诸部一团散沙,而且这地方土地肥沃,粮草不缺,一路就食于敌,贵霜早都打不下去了,后勤补给完全就是坑。

      可以说打到现在贵霜完全是靠着在百乘王朝上吸收营养才具有持续作战的战斗力,继续往东打的话,也是麻烦。

      “好胆!”坐在布拉赫左侧首位的将领阎立普登时怒斥道,而面露深思状的布拉赫也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眼见对方怒而起立,李昕则是平淡的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布拉赫,近乎无视的举动让阎立普大怒,近乎要拔剑而出。

      “坐下。”布拉赫眼见阎立普大怒当即轻叱一声,阎立普拔剑的左手顿时一顿,随后狠狠的将佩剑塞回去,那剑刃和剑鞘的切割声让李昕清楚的明白了对方的愤怒。

      “大汉朝,这可是要为百乘王朝当说客?”布拉赫平静的开口说道,“不知道百乘王朝现在可有任何东西能付出?”

      “我不是任何人的说客,我只是来通知,通知你们应该收手了,作为我们曾经的盟友,而且百年来没有出现过太大的冲突,所以我们才会来通知。”李昕摇了摇头,无比平静的神色,让布拉赫明白对方并没有开玩笑。

      “哦,这就有意思了,难道汉帝国大公无私到这种地步,不求分毫,只为公正而来?”深知帝国霸道的布拉赫不由得嘲讽道。

      “不,不是无私,而是不需要,我们需要什么,我们会自己去拿,这片大陆之上,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去获取什么东西,至于你所说的百乘王朝,确实去我们那里求援了,但是,我们拒绝了。”李昕看向布拉赫的眼神之中甚至出现了汉帝国不败的自信。

      布11处特工皇妃全文阅读推荐_11处特工皇妃全文阅读图文阅读!n)呈递给旁边的护卫。

      贵霜众人闻言皆是大吃一惊,以至于布拉赫在战书呈递过来,都没有反应过来应该接取。

      “贵国为何要做到如此一步?”赫利拉赫当即起(身shēn)问询道,汉帝国这个庞然大物,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没有什么,国与国之间相信利益,相信力量,我们和你们百余年未见,都不知对方的力量,所以打一场,再定主从!要消除隔阂,从一开始就不要留下隐患!”李昕看着众人平静的说道。

      “好。”布拉赫当即接过战书,“既然贵国以藩属作赌,那我贵霜也拿出诚意,如果我们输了,脚下百乘王朝的国土有一半让给汉朝,之后再立盟约!”

      李昕不由得面露异色,对于布拉赫的大气吃了一惊,虽说百乘王朝战斗力是水货,但是国土不是水货,实打实的数千里沃土,种什么东西都能长的不错,随便丢一把种子,当年就能收到数倍口粮。

      不过那一抹异色,也就是瞬间,李昕回复平静之后当即开口道,“好,若我军失利,贵霜就一口气打过去!”

      贵霜诸将闻言也都明白了李昕的言下之意,自然是到时候你们输了我们也会一口气打下去,不愧是只相信自己力量的帝国。

      “好,我们这边拟定时间地点,到时候交还给你们!”布拉赫点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说实话,丢给汉朝一部分百乘王朝其实主要是贵霜现在吃撑了,虽说能打下这么大的地方,但不代表能控制这么多地方,而且布拉赫也能从李昕(身shēn)上感受到那种气魄。

      更何况汉帝国就没有掩饰,如果打输了,那么对方就会一口气打过去,拿回他们想要的东西,既然如此,还不如大方一点,输了直接给他们,至少颜面上,还有大义上占便宜。

      虽说未算胜,先算败有些不符合帝国的习惯,但是对手是汉帝国的话,布拉赫光看着对面李昕那种气势就有些忌惮,一个普通的使臣都有胆量蔑视一个大国,这个国家不是疯子,就是怪物,而很不幸汉帝国不是疯子。(未完待续。)

          目送李昕离开之后,布拉赫扭头看着(身shēn)后的诸将询问道:“你们此人觉得如何?”

      “虽说只是一个普通的使臣,但是在气度上远远超过了之前每一个使节,至少他自始至终未流露出丝毫的畏惧,就算是被阎立普恐吓,也未流露出惊恐。”赫利拉赫远眺着被护卫拱卫着的李昕的背影,略带赞赏的说道。

      “阎立普我知道你有很多不解和愤怒,但是现在不是你发火的时候,接下来我们和汉室必有一战,你有什么想问的用你的剑去问询你面前的敌人。”布拉赫眼见阎立普神(情qíng)不爽于是笑着说道。

      “我会去用剑询问他们,如果他们值得我厮杀的话,那就来吧。”阎立普狂傲的说道,作为贵霜帝国屈指可数的内气离体极致的强者,他对于自己的武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备战吧,既然汉帝国自信到时间地点都让我们选择的份上,那我们就给他们准备一份大礼。”布拉赫面上带着一抹淡笑说道。

      “这样不好吧。”苏拉普利皱着眉头说道,“就算对方将时间地点都交给我们来选择,我们要是做的太过分,也太过丢人了吧。”

      “战争没什么丢人不丢人的,他们既然如此高的姿态,那么我们我们为何不利用一下,犹记当初阎高珍陛下败于葱岭,我们有机会为何不利用?”布拉赫摇了摇头说道。

      “是他们给了我们选择时间地点的机会,既然在规则范围内,为何不利用,颜面那算什么,赢了再说。”赫利拉赫轻笑着说道,但是眼中却闪过一抹厉光。

      “只是如此这般作为,不是承认了我们贵霜不如汉王朝吗?”苏拉普利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说我们也是百余年近乎纵横不败,从无到有,从葱岭南下一路攻伐,几近不败的强大王朝。”

      “那只是我们没有再如当初那般遭遇到真正的强国,想想看我们的周围有那些国家算是强大?”莱布莱利耸了耸肩说道,旁边的一圈武将顿时面露不爽的

神色。

      “虽说这话大家都不(爱ài)听,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在我们真正和汉帝国交手之前,并且真正击败汉帝国之前,我们必须对于他们保持敬畏。”布拉赫面色郑重的说道。

      “至少在这苍天之下,作为曾经勾连东西的大月氏王族,上至有史以来,下至今(日rì),我等所鉴证的帝国覆灭只有一次。”莱布莱利看着众人轻笑着说道。

      “仅此一次,就足够让我们铭记,极西罗马耗费百余年,时至今(日rì)依旧是和帕提亚帝国僵持,难说覆灭,而帕提亚帝国之强,我贵霜也曾数次交手,除了当初阎高珍皇帝,可曾有过其他胜利?但帕提亚最鼎盛时期可曾彻底覆灭我们?”赫利拉赫平静的解释道。

      “然而数百年前之匈奴帝国凶威赫赫,不仅差点灭掉我们的先祖,甚至仅仅是负责西进的右贤王一部就曾一路厮杀,兵((逼bī)bī)葱岭。这等强盛的帝国,最后被汉帝国打的近乎烟消云散。”赫利拉赫森冷的目光看着所有的将领,让所有人都有些发寒。

      “好了,别吓他们了,赫利拉赫,这些事(情qíng)你知道就行了,我知道你们家是管理史册的,但是不需要将这些东西卖弄出来。”布拉赫眼见所有的武将都被镇住,当即喝止了赫利拉赫,再这么下去,士气非出现问题不可。

      “呵。”赫利拉赫无所谓的停止了恐吓,作为一直以来记述本国历史的家族,赫利拉赫知道太多尘封在历史之中的恐怖,所以对于汉帝国他最为敬畏。

      话说,当初贵霜还处于中亚的时候,作为东西方交流转运的结点,比罗马和汉朝对于周边的了解要深刻的多,也正因此,赫利拉赫的家族之中对于周边各国有着详细的记载。

      就算是当初被匈奴坑了个半死,典籍失散,作为史书的编撰者,他们也远比正常的贵族更深刻的了解周边各国。

      这就跟司马迁要是有儿子,并且传承下来的话,司马家对于周边国家的了解绝对比李优那种博闻强记的半桶水强得多,这也算是某种家学渊源吧。

      “赫利拉赫,你这么吓人有什么意思?”一直没说话的武将阿米尔不爽的看着赫利拉赫,他和这群贵族基本算是格格不入,没办法作为一名达利特,要混好真的只能靠自己。

      “虽说我也很不喜欢赫利拉赫的话,但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说的是实话,汉帝国算是唯一一个成功覆灭掉另一个帝国的超级帝国,这一个战绩,至今无人可破。”一旁的武将沙鲁克缓悠悠的说道,众人面色不由得变得更为难看。

      实际上作为一个帝国亡于别的国家的可能(性xìng)其实是非常小的,光一个幅员辽阔,就足够将想吞并帝国的国家给噎死,补给线就算是在(热rè)兵器时代都属于没办法规避的现实,更何况是古代。

      所以正常来讲,一个大帝国要灭亡另一个帝国,期间少不了数代人的努力,然而帝制这种坑爹和逆天兼有的制度,数代会发生什么,真的不靠谱。

      毕竟你不能保证自己代代明君,也不能保证另一个帝国代代昏君,讲道理,一代人将另一个帝国打的元气大伤那基本都是幻想。

      事实上来说汉武帝将匈奴打的元气大伤,让昭帝能腾出手发展国内继续分化灭亡匈奴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武帝活的时间太长了,五十五年在位时间,在古代这就是三代人啊。

      就这样,武帝那种铁血的方式,也不能说将匈奴帝国给打灭了,只能说是将匈奴帝国给重创了,要不是后面昭帝,宣帝都是非常的给力,而匈奴帝国接连出脑残,想灭匈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同理参考罗马和安息就知道了,安息没有匈奴强,罗马和大汉朝绝对有的一拼,但是罗马和安息的战争打了少说两百年,如果算上后面萨珊波斯帝国崛起代替安息继续和罗马打,两个帝国的战争持续了六百年……

      之所以两大帝国折腾成这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