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江山如此多娇 未删减版推荐_江山如此多娇 未删减版图文阅读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7-31

  江山如此多娇未删减版推荐_江山如此多娇未删减版图文阅读!b>    戏志才在和沮授浪费了大量时间之后终于逮住了机会结束了这场没完没了的试探,至于之前沮授所说的话戏志才也就是留心了一下,自家兖州的战略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的,至于刘备的问题,那还是由他自己去验证。

      离开沮授之后戏志才第一时间就朝着那两个聚集在一起的精神天赋追去,府衙方向的那些拥有精神天赋的人肯定是刘备的手下了,不过还有一个拥有精神天赋的人游离在外,这都属于戏志才挖掘的对象。

      面对府衙方向那一批精神天赋,戏志才就不由得有些忌惮,精神天赋意味着智力到某种程度的升华,那也就意味着刘备手下的文臣团体不是一般的强大。

      【刘备手下顶级文臣的数量居然比我们更多,看来以后不能再小视天下人了。】戏志才一边朝着诸葛亮兄弟的方向赶去,一边抓取了其中一人的精神天赋开始解析。

      戏志才到糜家酒楼看到诸葛瑾和诸葛亮兄弟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年轻,第二感觉就是吃惊,震撼于诸葛瑾的年龄,更震撼于诸葛亮的年龄。

      【天助我也!】戏志才在看到诸葛亮的第一时间心中就狂呼了起来,就算是傻子都知道如此年幼有了如此能力意味着什么。

      对于现在见识了刘备手下堪称豪华的文官阵容之后,戏志才就在思考着该如何为曹操填补人才空缺,而面前两名无主的奇才,由不得戏志才惊奇,更何况其中一人甚至可以称为天纵奇才。

      戏志才二话没说就花钱到处找人询问诸葛兄弟的身份,大把金珠撒下去,不过盏茶时间戏志才就弄清楚了这两个人身份。

      【琅琊诸葛氏,诸葛瑾和诸葛亮,年纪大的不过十八,小的不过十二,唔,天助我也!】戏志才将搜集起来的情报拿起来快速的浏览了一遍,所有的条目做到心中有数之后瞬间一条好计浮上心头。

      戏志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饰,朝着诸葛兄弟走了过去,“敢问两位可是琅琊诸葛氏诸葛子瑜

与诸葛孔明?”戏志才面带微笑的对着正在吃饭的诸葛瑾还有诸葛孔明一礼问道。

      “我就是诸葛子瑜,这是我的二弟诸葛孔明,不知先生何事?”诸葛瑾虽说对于有人打搅他吃饭有些不满,不过看在戏志才一身儒雅文士的气度上诸葛瑾并没有排斥戏志才这种肆意妄为的举动。

      “我乃曹公手下戏志才,前来青州本是打算和刘使君签订盟约,不想在此见到我主之父称颂的两位英才。”戏志才毫不犹豫的吹牛道,话说大家都是琅琊郡的,你们两个这么牛,知道很正常的,仰慕仰慕。

      “久仰,久仰。”诸葛瑾听到戏志才的名字先是一愣,随后立即反应过来起身对着戏志才一礼,“见过戏军师!”

      “哈哈哈,不必如此,你我平辈论交即可,能得我主之父如此称赞的诸葛兄弟必不为常人,何必在乎这些小节,子瑜也是未有一展所能的平台,否则必然不会弱于我的。”戏志才笑着说道。

      “曹公的父亲,哦,可是讳嵩,字巨高?”诸葛瑾仰头想了一下,然后一个有点印象的人物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就和戏志才想的一样,大家都在琅琊郡,知道也是正常。

      不过戏志才小看了同一州郡世家的活动范围,很明显诸葛玄带着诸葛瑾他们到曹嵩那里串过门,没办法怎么说曹嵩也是三公卸任的,诸葛玄作为一个两千石的卸任郡守去拜访联络一下很合理,大家都是世家,虽说诸葛家没落了,但是曹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总而言之就诸葛瑾现在的口气很明显是和曹嵩打过交道,既然如此戏志才那就更为兴奋了。

      “然也,我主之父称二位乃是天纵之资,不想我居然在泰山有幸遇到两位,不知两位可有屈就我兖州,曹公一直求贤若渴。”戏志才现在丧心病狂的已经打算将诸葛亮也拉去当作壮丁使用了。

      反正在戏志才看来只要是觉醒了精神天赋的,不论年龄大小,随便培育两下就能拉出来用用了,而且绝对好上手,至于童工不童工,你十二岁坐到郡守的位置上难道不开心?开什么玩笑!同辈能羡慕死好不,极大的满足青少年的虚荣心,至于小孩子的精力你要相信的,什么成年人都比不了……

      诸葛瑾明显一愣,挠了挠头说道,“曹公如此确实是让我受宠若惊。”

      戏志才听到这句话顿时感觉这一趟青州没有白来,不说路上捡了一个高智商的司马朗,现在又差不多成功搜刮了两个顶级的谋臣,到时候绝对是满载而归的节奏!

      【话说那个方向还有一个单独的精神天赋拥有着,挖走挖走!】戏志才兴奋过度的想到。

      “不过我需要先回家族一趟,获得族中长老的认可再言其他不过想来以叔父和曹公的熟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诸葛瑾有些无奈地说道。

      曹操的形势诸葛瑾也知道,并不比刘备差多少,也是雄主一位,而且对方能如此推崇自己,让诸葛瑾微微有些得意,对于曹操的认可度高了不少,再一想自己的弟弟选择了刘备,那么自己迟早也得选个别的诸侯,既然对方如此推崇他,诸葛瑾觉得去看一看对方是不是适合自己也可以啊。

      戏志才眼见诸葛瑾的神情就知道心动了,而对方的话也无可厚非,毕竟世家有时候挺严的什么都管。

      “孔明,你要不要来我们兖州。”戏志才入手了诸葛瑾又不满足又开始诱拐诸葛亮。

      只见诸葛亮低着头用小孩子的口气说道,“好啊,我哥哥去的话,我没事做的也会去的,我家叔父不允许我一个人出来,你要是将兄长带走了,我就只能呆在家了。”

      诸葛瑾眼中划过一抹光泽,随后扫向一脸微笑微微有些兴奋的戏志才,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至于对于自己弟弟回答的不解,老成的诸葛瑾并没有表现出来,反倒一脸附和的说道,“我这个弟弟毕竟年幼,没有我带着家族也不会放心,而我们父母早亡,也不愿将其独自丢在家中,所以只要我出来就会带着他。”

      说着诸葛瑾面上还浮现一抹温柔的笑容拍了拍诸葛亮的背部,江山如此多娇未删减版推荐_江山如此多娇未删减版图文阅读!拇

ザ蛑比孟分静庞幸恢炙既缛康母芯酢?

      “子瑜,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说定了,到时我命人去徐州接你们如何。”戏志才意犹未尽的说道,对于诸葛瑾感觉到非常的满意。

      “好说,好说,一旦我处理完家中之事,必然会去兖州,到时候还请志才兄代为举荐。”诸葛瑾甚是郑重地说道,“那时志才兄可不要责怪我前来叨扰。”

      “哈哈哈,到时候我必然扫榻相迎!”戏志才大笑道。

      之后戏志才和诸葛瑾闲聊了几句便准备去最后一个精神天赋拥有者的地方来一场秉烛夜谈!

      出了门,跟在戏志才后面的典韦很明显是在用哼哼唧唧的声音表达自己的不满意。

      “恶来啊,有什么不满意的说出来,我还能委屈你不成?”戏志才现在心情很好,对于典韦哼哼唧唧的举动报以调侃,“难不成又饿了,我记得我给你点了十斤猪排,二十个大馒头,你刚吃完,难道又要打打牙祭?”

      “不是肚子饿,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军师要对那个看起来瘦弱的青年那么好。”典韦不解的问道,“我看不出他哪里有什么本事,他说的话和我之前在酒馆里面听的那些人说的话没有什么区别。”

      “哈哈哈,恶来你也有思考的时候,不一样大不一样,此人之才可为国之宰辅,之前的那些学子岂能与其相提并论。”戏志才仰天大笑道,“此人一身才华皆在腹内,虽看似与外人无有不同,但是那腹中之策就值得我去如此对待,那两位乃是真正的奇才,走我们现在去见最后一位奇才!但愿这次能满载而归。”

      “孔明,为何你不说自己留在泰山,非要如此开口?”诸葛瑾在确定戏志才离开之后有些好奇的问道。

      “谨慎罢了。”诸葛亮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很平常的说道,不过诸葛瑾也没有再问其他,出门在外谨慎一些也是应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曹孟德啊,去看看也好,说不定还真是一代明主。”诸葛瑾想了想之前戏志才说的话,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陈留的好,有些事情凭主观臆断不太好,最好还是亲眼见识一下的好,“不过在之后不多的时间,我们就先在藏书阁看书吧,不过伯达兄弟居然这么早的离开了。”

      “他们和我们不同。”诸葛亮言简意赅的说道。

      “我有时候也想知道到底是将家学传播出去的好处多,还是像这样保留着家学,就算家族落败,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再次崛起比较好。”诸葛瑾叹了口气说道,对于世家存在的合理性诸葛瑾有些迷惘了。

      “不知道,不过我想看看将家学传播出去会有什么效果?”诸葛亮神情有些振奋的说道。

      另一边戏志才带着典韦朝着最后一个单独的精神天赋的方向赶去,结果刚刚靠近到那个精神天赋的旁边,戏志才就感觉到一股似是而非的精神天赋,想了想以前夏侯渊的觉醒的军团天赋,戏志才不由得一怔,难道还有其他稀有类型的天赋?

      对于觉醒天赋这种事情,见得多了,了解的多了,戏志才也总结出来了一点资料,首先拥有精神天赋的必须是顶尖的智者,并且是形成了完整是价值观念的顶尖智者,而且会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

      至于武者的军团性天赋,戏志才由于见到的不多所以不敢保证是不是绝对正确,但是戏志才也猜出来了能拥有天赋的估计只能是内气离体级别的高手,至于如何觉醒那就不清楚了。

      正因为这些奇奇怪怪的天赋的存在,戏志才结合他收集起来的证据,对比历史上的情况,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可能当某些人的某样能力达到极致,出现某次感悟,极尽升华之后就会出现天赋。

      这样就让戏志才猜测是不是有些非文臣武将的人也拥有着自己的天赋,再或者说某些人可能会拥有两种,甚至更多种,想到那种情况,戏志才就不寒而栗。

      而现在戏志才自己的天赋感觉到一个似是而非的天赋不由得一怔,这很可能是他猜测的那种情况,很值得去明确确认一下,因为关乎是否有人会同时拥有两种甚至更多种天赋!

      【这奉高城还真是藏龙卧虎,不过都便宜我了,我的精神天赋除了复制,更多的是用来找顶级人才!】戏志才得意的想到,毕竟每一个顶级谋臣都意味着对于己方实力巨大的补充!

      “当当当!”戏志才毫不犹豫的直接选择敲门,良久之后一个扎着三环髻的小萝莉探出头来看着戏志才问道,“你是谁?”

      “兖州刺史曹孟德手下军师戏志才见过小姐。”戏志才面带微笑,对着蔡二小姐一礼。

      “哦?哦!我想起来曹孟德是谁了,进来吧。”蔡二小姐抓了抓自己的三环髻,“羊连,你先帮我招待一下戏军师,我去找姐姐。”说完就一溜烟儿的跑向后院。

      之后就在戏志才一脸不解的神情下,一个气质典雅的少女出现在了戏志才面前。

      “见过戏军师,不知我师兄曹孟德近来可好。”蔡琰对着戏志才盈盈一礼。

      那典雅的气质,让数经美女的戏志才不由一愣,虽说下一刻就反应过来,但是也由不得老脸微红。

      不过戏志才现在也确定了那若有若无的精神天赋的波动就出现在这个刚刚出现的少女身上,不过戏志才虽说不明白这个女的是怎么回事,但是却清楚的听到了“我师兄曹孟德”这几个字。

      “我主近来还好,不过有些想念小姐。”戏志才张口就鬼话连篇,他现在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整个曹操在青州的情报组织谁会去关心一个女子?知道刘备老婆性别就可以了!

      此话一出,戏志才明显的看到对方面上浮现了一抹红云,瞬间就明白此事有戏,于是一边套话,一边表示曹操对于蔡琰的思虑,总而言之就一句话,我主为了你最近已经茶不思饭不想,你还是跟我回兖州,我家主公会保护你的。

      至于到时候真要是将蔡琰带回去了,会给曹操造成什么样的麻烦,戏志才觉得曹操肯定能摆平的,而且带回去一个拥有精神天赋的少女,曹操就算受点苦,也值!(未完待续。)

      

;    戏志才的话说的是滴水不漏,一边闲聊,一边解析诸葛亮的精神天赋,话说他对于那个名叫诸葛亮的少年的兴趣,比诸葛瑾更大,好在蔡琰也真以为是曹操派戏志才来找她,所以对于戏志才没有多少防备之心,很快两人就熟络了起来,戏志才也顺利套出了蔡琰的身份。

      “蔡小姐,说来我现在还不知道你怎么来到泰山的,我记得我主曾言蔡小姐应该已经嫁入卫家。”戏志才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尴尬,毕竟之前他还在说自己的主公在想念蔡琰,人家现在已经嫁人了,这个调戏有夫之妇……

      “父亲因为董卓一事身死,我为父亲守孝三年,所以并未入卫家,不过仲道已然亡故,想来我也无法嫁入河东卫家了。”蔡琰面色微微有些凄苦的说道。

      “不过好在父亲活着的时候遗留下来不少的故人朋友,李伯父离开长安的时候便将我带了出来,安置在泰山,现在添为泰山藏书阁管理者。”蔡琰想了想不怎么出现,但是只要有什么需要就会处理的李优心情好了很多,“因此也不存在什么缺漏,不知我师兄近年可好。”

      对于有人将蔡琰带出来,戏志才并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地方,毕竟蔡邕一个名士广交天下友人,有上一两个能力非凡的朋友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对于蔡琰之前的举动戏志才暗暗记在心中,对于曹操的好感清晰可见。

      戏志才和蔡琰闲聊的时间不长,毕竟蔡琰居住的地方除了蔡二小姐带来的那名名为羊连的护卫,其他的都是侍女,他一个外人不可能在那里久坐。

      期间戏志才也曾询问蔡琰居住在此地是否安全,蔡琰只是笑了笑说道,“我家里面没有男仆,不过外面四下巡逻着二十队城管,而且一旦出现问题,一声哨子就会出现更多的城管。”

      其实蔡琰也知道这些并非是她的自己的护卫,就算李优以权谋私也不可能乱来到这种程度,五队以上就要去满宠那里墙饺绱硕嘟?未删减版推荐_江山如此多娇未删减版图文阅读!坏貌怀圃抟痪涿煜碌牟排徊皇撬酰慰龊芏嘞敕ǘ既孟分静庞幸恢志娴母芯酰桓宜刀裕蔷粤钊松钏迹』八倒坎煌牟嚏杂诔玛匦吹哪切┑吒残缘氖榧墒敲恳槐径伎垂耍匀灰彩艿接跋炝恕?

      这让戏志才不由得感慨若是蔡琰生为男身怕也是一代名臣,可惜现在是个女的。不过蔡琰既然和他主公熟识,那就由不得戏志才不动心思了,毕竟像蔡琰这种落落大方而且有才气的女子在戏志才看来很适合作为主母,而且就他现在知道的情况,两人本就可以说是郎有情妾有意,撮合一下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不过让戏志才纠结的是克夫这个不详的称号,正因为这样戏志才思虑了良久还是没有直接对蔡琰发出邀请,只是打算将今日之事回去告诉曹操,到时候一切由主公抉择,虽有才,但是不详,戏志才也明白为什么蔡琰会寡居在泰山了。

      戏志才离开的时候蔡琰并没有挽留,作为一个未亡人,蔡琰一直都是洁身自好,正因为这样从来不会给任何非长辈的男人和她独处的机会,就如今天若非她妹妹也在,蔡琰绝对不会让戏志才进门的,就算知道对方是曹孟德的手下,也不会允许其进入的。

      戏志才离开之后,蔡二小姐跟在蔡琰后面,偷偷地笑道,“姐姐,人家曹师兄还想着你呢。”

      “痛!”话没说完蔡二小姐脑袋上就挨了一指节,然后双眼雾气腾腾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哼,我以前就说过卫仲道那家伙不靠谱,结果爹爹非要你嫁给那个病痨鬼,现在惨了吧,真是的。”

      蔡琰平淡的看了一眼在那里嘀咕的妹妹没有说什么,不由得想起当初蔡邕还活着时的生活,现在想来当时挣扎一下,甚至学习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也没不会像现在如此了,每次想到这个蔡琰就对自己妹妹有些羡慕。

      要知道蔡二小姐和羊衜就属于私奔,连年龄都不到就被羊衜给拐走了,之后蔡邕丢不起人,倒贴嫁妆将蔡二小姐送给羊衜了,现在可算是转正了。

      这也是为什么同样是蔡邕的女儿,同样的聪明,而且蔡二小姐还生出羊祜这种妖人,结果历史记载却不多的原因了,因为为尊者隐,算得上是无节操史官的习惯!

      话说当初蔡邕是打算将自己的二女儿嫁给自己五个徒弟中的一个,结果蔡二小姐觉得王粲老成,顾雍呆板,阮瑀守旧,路粹强硬,至于曹操,蔡二小姐一点也不想当她姐姐的代替品,所以话都没多说背了一个包袱就跑了,很快就和羊衜好上了,蔡邕杀人的心都有了,这也是为什么蔡二小姐年不及十五就嫁人了的原因。

      另一边戏志才看着自己感受到的精神天赋所在的地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镇东将军四个大字让戏志才瞬间就明白了这是谁的屋子了。

      【看来这一位就算不是刘备的手下,也和刘备有着很深的渊源,否则的话,岂能住在这里。】戏志才无奈的想到。

      【算了既然来了,就将事情办齐全了。】想到就做到,戏志才跨步向前,不过刚想再进一步就被人挡住,于是戏志才对着守卫一礼,“且通报刘使君,兖州刺史曹孟德下属戏志才前来拜见。”

      守门的两个许家人一愣,随后对着戏志才一礼,“先生请稍等片刻,我且去通报一番。”

      很快守门的士卒就回来,对着挺枪对着戏志才抱拳一礼,“主公请您进去。”

      戏志才刚进门就看到一堵墙站在路中央,不由得一愣,看了看身后的典韦,长得一样的丑,一样的壮实,确定不是兄弟?(未完待续。)

          “戏先生,您可以进去,这一位不能进去。”许褚对着戏志才一礼说道。

      “凭什么我老典不能进去,我是来保护我家军师的,我不进去怎么保证我家军师的生命安全?”典韦不爽的看着对面那个腰围和他差不多的壮汉,有点按捺不住上去抽对方两巴掌的冲动。

      “哼,有我在,这里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许褚一脸傲气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发出砰砰砰的撞击声。

      “有你在?”典韦哼哼唧唧的跑到许褚面前,伸出手指在许褚胸脯点了一下,原本坚实的肌肉,就像是点肥油一般凹下去了一坨。

     &nb

sp;许褚低头看着自己胸脯上的那一个小坑,不由得一怔,抬头盯着典韦火光大冒,“小看你了啊,让我也试试!”

      说着许褚指尖也点向典韦的肌肉,结果那感觉像是捅在铁板上一样,愣是没有办法捅出一个坑,抬头看着典韦,发现对方一脸的戏谑的笑意。

      可能是注意到了许褚惊异的神情,典韦露出自己的大白牙齿对着许褚嘲讽道,“再大力一点试试,不行我让你一拳,就你这水平,还保护别人,啧啧啧。”

      许褚大怒,原本还只依赖着身体本身的力量,被典韦一嘲讽,手指直接爆出一团黑光,狠狠地朝着典韦点去,原本坚实的肌肉就像是肥油一般凹了下去。

      典韦和许褚明显一愣,典韦是惊奇面前这个死胖子居然能将自己坚实的肌肉捅的凹下去,许褚则震惊于面前这个家伙正面挨了自己带着内气的一击居然就肌肉凹了一块,这真的是人类的身体?

      典韦做了做扩胸运动,然后晃了晃腰,身上爆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小子,你不错啊,不过我家军师去哪里,我就必须跟到那里,这是我家主公的命令,所以你要是阻挡我的话。”典韦将自己的大戟甩了两下。

      “这里是泰山,甭管你主公是谁,我主刘玄德的地方岂是你这种蛮子可以进入的,识相的放下武器,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许褚冷哼了两声,身上爆发出强烈的气势,要求典韦放下兵刃,不想典韦毫无知觉的握着自己的武器,瞪着牛眼看着许褚。

      “居然敢让我卸下武器,我主公都没让我放下过武器,你这是找死!”典韦大怒,一戟磕在刘备的院落的青石板铺成的道路上,结实的青石板直接变成了粉尘。

      许褚掏出大刀,一道黝黑的内气直接包裹了自己,傻子都知道对面是劲敌,话说以前任何一个武将走到这里就会将武器交给许褚,但是像典韦这种根本没有这个意识的武将,许褚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作为刘备的亲卫,许褚坚定的表示绝对不能让典韦拿着武器去见刘备,不,应该说像典韦这种超级危险的牲口都不能去见刘备,不过许褚貌似忘了自己再说典韦牲口的时候,典韦看他也像一头牲口。

      戏志才已经站到一旁去看戏了,他完全不担心会出什么问题,说实在的要是他身边没有监视的人才奇怪了吧,毕竟这是在泰山,而且戏志才对于典韦的战斗能力很有信心,只要典韦不败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到时候只要对方出现劣势,自然会有人阻止。

      看着暮色之下闪着灼灼光辉的刘备宅院,沮授说的话由不得戏志才信了三分,这简直就是烧钱烧出来的吧,当初的董卓估计都没有这么奢华吧。

      就在戏志才欣赏着刘备住宅的时候,许褚和典韦双方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想要出手了,而就在这时一个留着短须气质儒雅的中年文士走了出来,“仲康怎么回事?”

      “李长史,稍等片刻,待我拿下这个黑蛮子再向您禀告。”许褚望了一眼李优,大声地说道。

      “你说什么?”典韦大怒,挥戟就朝着许褚斩去。

      “恶来住手!”这个时候戏志才终于表现出了一副愤怒的表情呵斥住了典韦,“在刘使君门外岂能这样?”

      呵斥完典韦之后戏志才一脸微笑的对着李优一礼,“兖州刺史手下长史,戏志才前来拜见泰山刘使君,不过这个貌似不是泰山待客之道啊。”

      “哈哈哈。”李优眼珠子一转,“阁下这也不是为客之道,分明有分庭抗礼之势!”

      “我主曹公和刘使君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