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元尊夭夭真实身份推荐_元尊夭夭真实身份图文阅读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7-31

  元尊夭夭真实身份推荐_元尊夭夭真实身份图文阅读!深吸了一口气,不说破界,从他进入内气离体以来,都没有遇到过如此危险的局面,对方的强大,已经近神!

      “你也小心。”阿瑞斯托诺斯感受着四周充盈的力量,在以前他从未如此清晰的感知到天地的力量,他有一种感觉只要他愿意,他能轻易的操控着这些力量,他可以将之如臂使指。

      莱塔斯咆哮着爆发出超过身体承受的内气,他甚至能听到自己身体因为这种爆发而出现的哀鸣,但是不知道为何,这种疼痛,这种刺痛刺激着他神经的同时,也让他变得更加的兴奋。

      就像是这具身体一直在等待,一直在渴求这种会伤害到自己的力量一般,更重要的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么强大的对手,他的内心不仅仅没有恐惧,反倒生出了挑战强者的兴奋,他在兴奋,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为之雀跃。

      “战啊!”莱塔斯怒吼着朝着赵云冲了过去,没有什么太多的招式,在之前的几招交手中,莱塔斯已经明白,不管是技巧还是力量,亦或者其他,他完全不是这个近神一般的少年的对手,既然如此,那么就舍弃吧,用生命来战斗吧!

      莱塔斯紧握长枪,整个人被内气包住,化作一颗暗星朝着赵云的方向以他当前最迅猛的速度冲了过去,不需要任何的技巧,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东西,面前的对手唯有爆发出超越极限的力量方可战斗。

      赵云这时已经收起了轻视,这些人在最一开始见到的时候确实表现得极弱,甚至现在也无法匹配上破界级强者的实力,但是他们的意志,他们的心性并不差。

      风雪的黑夜之中一点乌光闪现,下一瞬间,原本还在数百步开外手握长枪的莱塔斯,枪尖已经接近了赵云,而莱塔斯本人的距离则像是出现了某种扭曲了一样,以赵云的视力尚且只能看到一个小点,无限远和极近的扭曲。

      赵云面色平淡,未有丝毫躲避的动作,亮银枪横扫,直接拨开乌光,然后手握的亮银枪就像是无限拉长一样,直接刺向了莱塔斯!

      鲜血顺着莱塔斯的腹胸

流了下来,然而这种可怕的伤势不仅仅没有让莱塔斯恐惧,反倒激起了对方的凶性。

      “去死吧!”单手握住赵云的枪杆,莱塔斯怒吼着用另一手朝着赵云刺出了至今以来巅峰的一击。

      那一刻鲜血飞溅的莱塔斯看起来无比的惨烈,而一身纯白,至今没有沾上任何血色的赵云,看起来无比接近反派最终boss。

      赵云脸色略微动容,不是为了对方这一招表现出来的实力,而是为了对方的意志,虽说实力并没有什么惊人的,但是在如此情况下还拼死一战,其意志确实不容小视。

      “可惜,意志再强,也没有相匹配的经经素质,也就是如此。”赵云淡然的侧头,那依凭空间的一击从赵云身侧穿过,带动的空气,尚未形成气刃就被赵云抹平。

      紧握长枪的右手随意的一抽,亮银枪上传递过来的震荡之力,在将莱塔斯握着枪杆的手弹开的同时,更是再一次重创了莱塔斯。

      鲜血飞溅,倒飞而出的莱塔斯,双眼血红,但是却并没有像赵云所想的那样重伤昏迷,反倒像受伤了的猛兽一般,爆发出最后的凶性朝着赵云飞扑而去,然后被赵云用重剑之术直接拍中。

      那一瞬间清脆的响声,逆势而上飞的莱塔斯骤然停顿,随即全身上下爆射出无数的血滴,而后整个人直接以更快的速度砸入了大地,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陨石坑,而这一次莱塔斯并没有像之前的阿瑞斯托诺斯一样直接爬起来。

      【应该已经昏迷了,那一击下去,他全身骨骼应该断了一半,血管破裂,内腑重创,伤势之重,大概普通的内气离体都需要养好久了。】赵云扫了一眼莱塔斯的位置淡漠的想到。

      同样都是气破界的情况下,赵云对于其他气破界有着绝对的压制,这种压制有很多的原因,内气的质与量都是影响原因,气破界的基础就是由这两项来决定了,而很不幸赵云在这两项上的基础实在是太过雄厚了。

      简单来说如果不提经验,只说意志和素质形成的绝对战斗力的话,那么赵云就属于那种在我的实力面前,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资格提意志的级别。

      因为面对赵云这等高的夸张的基础素质,很多人都没有资格表现出自己的意志,就被轻易的碾压了过去。

      对于赵云这种怪物级高手来说,要提意志,或者说是要展现出意志,请至少拿出足以匹配的素质,绝大多数人本身的素质根本不配在赵云面前提意志。

      连最基础的素质项都达不到,还要提意志,怎么说呢,想得太多了少年,就跟所谓的天赋和努力一样。

      绝大多数人在提天赋的时候,请摸着良心想一想,自身的努力是否配提天赋。

      自然在提意志的时候,也需要摸着良心想一想,自己的基础素质是否配给对方提意志这一点,尤其是对于赵云这个高手来说。

      “就剩一个了!”赵云看着站立在虚空之中,看向了对面的阿瑞斯托诺斯,风雪在其四周形成了某种逆势的扭曲,那种如同圆一般的内旋让赵云略微有些不解的同时,更是生出了些许的好奇。

      不过没有什么了,虽说对方展现出来的某种力量让他有些好奇,但是也就只是好奇的程度而已。

      阿瑞斯托诺斯,缓缓地将巨刃举了起来,双手紧握,这一刻风雪骤然凝滞,这种意志显化的力量让赵云侧目,神破界对于他来说并不好对付,甚至还有些许的克制,不过怎么说呢,水还克制火呢,但是也没见一盆水将太阳浇灭。

      虽说赵云和阿瑞斯托诺斯的差距不至于这么大,但是双方之间的差距也绝对足够让任何的克制化作笑谈。

      “只有一击,一击定胜负!”阿瑞斯托诺斯的声音如同雷音一般将鹅毛大雪震成细碎的水雾,赵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不管是一击,还是多少击都无所谓,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有人来了,而且是不少人。】赵云莫名的心神一动,察觉到远方狂飙而来的数十道气息,有内气离体,还有破界级高手,赵云微微皱元尊夭夭真实身份推荐_元尊夭夭真实身份图文阅读!

  &

nbsp;   “成功了吗?”一击之下,精气神尽皆耗空了的阿瑞斯托诺斯,感受着身体每一处的刺痛,颅脑之中力量尽退带来的阵阵倦意正在疯狂的侵袭着他的思维,但是这一刻他的双眼依旧锐利。

      一滴滴的鲜血从阿瑞斯托诺斯的身上渗透了出来,全身上下的刺痛和疲累,甚至让他想就此沉睡,但是内心之中一种强烈的意志驱使着他死死的盯着天空的那个位置,那里有一个近乎于神的少年!

      烟消云散,赵云站在虚空,看着虚立在天空之中,不知道是因为力量被压榨到极限,身体的精气神已经无法维持,还是因为看到他完好无损而恐惧颤抖的阿瑞斯托诺斯,双眼平静,一如之前那样无喜无悲,巅峰一击,无效!

      “没……打中吗?”阿瑞斯托诺斯带着颤音看着完好无损的赵云,出乎意料的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恐惧。

          “打中了,而且是很强的一击。”赵云尚未开口,阿瑞斯托诺斯的面前骤然出现了一个裹着白绸的男子,提着十字长枪,单手虚托住阿瑞斯托诺斯缓缓地开口说道。

      相比于阿瑞斯托诺斯超越极限的全力一击之后再无多余的力量,风驰电掣而来的苏利纳拉里看的非常清楚,那一击命中了赵云。

      只可惜赵云实在是太强了,强大到哪怕是走神了,也依旧用龙胆亮银枪接住,并用技巧将之弹开,双方的差距太大了。

      “到了那个地方,你见到了那个家伙你就知道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苏利纳拉里的瞬间,赵云就想到了吕布的那句话。

      与此同时他近乎瞬间就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活捉这两个破界级高手了,至于击杀,就算是赵云对于弱于自己的对手有着碾压性的强大,也不可能在十招之内击杀两名同时应对自己的破界级高手。

      “苏利纳拉里?罗马至强者。”提着龙胆亮银枪的赵云看着苏利纳拉里神色凝重,只是看到对方,赵云都隐约的感受到了那种淡淡的危险感,这是一个非常强的强者,不愧是连吕布都要郑重交代的高手。

      苏利纳拉里同样神色凝重的看着赵云,对方身上传递过来的气息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慎重,很强,非常强,甚至单比气势比上一次那个天神分身更强三分。

      然而还不等苏利纳拉里开口,赵云身上突然开始冒出一抹金辉,随后羸弱的金色就像是星火燎原一样骤然沸腾了起来。

      近乎瞬间所有不管是在面前,还是正在往过飞的罗马高手尽心中一凛,这种至强至刚的气息,就算是他们只感受过一次,但就像中原一样,就算是不认识别的高手,也绝对认识吕布。

      虽说只见了一次,只感受了一次,罗马所有的高手都记住了这道气息,这是天神吕布的气息!

      甚至于之前闹着吕布绝对没有这么强,我一定要和他再打一场的苏利纳拉里也面露忌惮之色,一个只让他看到就心生忌惮的年轻人,一个已经奠定了无敌了天神,若是此来是为了对付他,那么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说是骄傲,还是悲催了。

      然而就算是有可能遭遇到天神和另一个超级强者的围攻,苏利纳拉里这时也绝对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同伴转身逃离。

      将阿瑞斯托诺斯放在地上,眼见对方要挣扎着起来,苏利纳拉里只是摇了摇头,上前跨步,身体如同长剑一样笔直而挺拔的站在了倒下的阿瑞斯托诺斯身前。

      既然身为罗马至强者,那么只要自己还在战场上,在自己倒下之前,自己会竭尽全力去保护他们。

      紧了紧手上的十字枪,如若今日天神吕布真的不要武者的尊严,拉下颜面在来围攻我,那么就让我作为罗马至强者打碎这份无敌。

      大日般的辉光并没有像苏利纳拉里等人所想的那么强烈,在赵云不爽的眼神之中,吕布的虚影凝聚了出来,就站立在赵云的身侧。

      “天神吕布。”苏利纳拉里毫无惧色的看着吕布,然后微微欠身,以他的能力清楚的看到了吕布此来所谓何事。

      正因为在开启能力的瞬间看到了结果,才让苏利纳拉里震惊连连,不过确定不是来围攻他的,那么他还是会给于这个真正的天神级别强者予以尊重。

      “这我儿子,老子过不来,我让我儿子过来了。”吕布伸手指着赵云说道,女婿什么的也算是儿子。

      赵云闻言伸手拍向吕布的脊背,原本半透明的吕布,被赵云伸手一摸直接碎成了渣渣。

      赵云脸色铁青,吕布这个混蛋说自己是他女婿,赵云肯定不会有任何的不满,甚至还需要赔笑,结果吕布直接说赵云是他儿子,虽说女婿是儿子辈的,但在这个时代有很大的出入。

      因为这个时代怎么说呢,娶一个同辈好友的女儿,不算什么太扯淡的事情,回头祭天,朝会,议事等正式场合的时候,就算是女儿见了曾经的父亲也是某某某侯夫人见过某某某侯。

      私底下女儿叫父亲,那是家里的事情,但是出门在正式场合,绝对不能乱称呼,儿子这个说法,除非是赵云入赘!

      想想荀彧叫陈群一句儿子,以陈群的高傲会发生什么事情,赵云同样,要不是现在人在西亚,他绝对和吕布打起来。

      不过对于吕布来说,这辈子至少要在人前叫一次,就算回头赵云要打他,哼哼哼,他吕布还怕有人找他单挑?

      赵云一把将吕布的虚影糊死,苏利纳拉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那个分身就是一点内气,没过来本人,不过想想也对,天界也不是那么容易能下来的。

      赵云这个时候怒火狂涌,龙胆枪指着苏利纳拉里,之前要不是因为这个混账,他岂能被吕布忽悠弄了这么一个玩意儿出来丢人!

      “宰掉在场的混蛋,就没人知道这件事了!”赵云一贯平静的面色,这时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扭曲,之后天崩地裂的气势凶猛的爆发了出来,赵云这波准备先干掉在场的苏利纳拉里。

      如果说之前苏利纳拉里还怀疑吕布在开玩笑,现在的话,他有些信了,如此年轻,如此强大,大概

也只有神之血脉了。

      “不愧是神之血脉的拥有者,如此强大!”苏利纳拉里看着已经彻底远离这里的汉军,又看了看远处就剩下一千多骑兵,步兵全没了的十四组合军团,这下彻底没压制了,不过可惜了,没得战了!

      单手抓住阿瑞斯托诺斯,苏利纳拉里自然的闪避开赵云的攻击,然后一个前冲,来到扛着莱塔斯的卢多维克身边,将阿瑞斯托诺斯丢给卢多维克。

      “你们先撤,这家伙不好对付!”苏利纳拉里将阿瑞斯托诺斯丢给卢多维克之后,将之往后一推,赵云的枪影已经扫了过来,苏利纳拉里就像是神来之笔一样,反转十字长枪将赵云的亮银枪架住。

      卢多维克闻言直接化作风暴,将莱塔斯两人包住,朝着西边撤去,能让苏利纳拉里说出不好对付的对手,真的很少见,很少见。

      卢多维克离开之后,赵云接连的十二道军团攻击洗地,直接让苏利纳拉里站立的大地崩碎。

      就在赵云即将丢出更多军团攻击的时候,一道如同丝一样的淡银色光线闪过,赵云骤然暴退,但是依旧被轻微的蹭到,肩部的甲胄那怕是用内气温养到了极限,被那一丝光辉轻轻一擦,直接变成了碎末。

      “你也该息怒了吧!”纤尘不染的苏利纳拉里平淡的从尘土之中走了出来,身上的纯白绸衣甚至没有沾到丝毫的灰尘。

      赵云缓缓地收敛了自己的怒意,他本身就不是那么容易愤怒的人,更何况是面对这种那怕是吕布也盛赞的绝世高手,愤怒只会导致失败,平复了自己的心态,赵云看着下方同样纯白的苏利纳拉里,没有过多的评价,就两个字,很强。

      “你比之前那两个家伙强的太多太多,说是云泥之别都不为过。”赵云盯着苏利纳拉里,对方那并不健壮的身躯里面蕴含着一种令他都要重视的威能。

      苏利纳拉里闻言无语元尊夭夭真实身份推荐_元尊夭夭真实身份图文阅读!拦却没有挡住,对方临走的那一眼,就连赵云都有一种心悸的感觉,仿若一切都被看穿了一样。

      【强的简直可怕,如果说天神吕布是最后强行挣脱了未来,那么这个年轻人,就算是我选择了最优的未来也需要近万招才能拿下,而现在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苏利纳拉里毫不犹疑的直接飞离。

      在拉开了数百步之后,骤然停止动作,转身对着赵云说道,“汉帝国的强者,告诉我,你的姓名。”

      “赵云,赵子龙!”赵云看着苏利纳拉里的方向开口说道。

      “好,告诉你们的统帅,我们这边也有一些你们被俘虏的伤兵,虽说不多,但是愿意和你们进行交换,至于十四组合军团被你们汉军击败的俘虏,我们愿意以公民的标准赎回。”苏利纳拉里看着远处涌来的汉军开口说道。

      “不打一场再走吗?”赵云盯着苏利纳拉里的方向,这时他已经彻底冷静下来,倒是有些想将对方留下来。

      “不了,我们两个打起来会没完没了的,你很强,有机会再交手。”苏利纳拉里摇了摇头,随后眼睑下滑,望了一眼汉军的方向,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将皮蓬斯安努斯让他说的话,说给这个汉将,如此强大的将军,足够将话带到。

          “其实,你们真的没必要和我们动手,至于你们和安息的攻守同盟我们已经帮你们完成了,你们的付出,已经足够结束之前的盟约了,安息绝对没有尽到盟书上的责任,你们可以站在道义上撕毁当初的盟约了,汉帝国和罗马帝国的盟约才是最合适的盟约。”苏利纳拉里深深的看了一眼赵云,“这些话你说给你们的主事人即可。”

      罗马和不怎么想和汉室打,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但是汉室又搞得在这一方面特别坚决,这就让罗马参谋很纠结,至于汉室之前说的和安息的盟约,好吧,罗马帝国是相信的。

      不过有些事情信不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处理,罗马这边并不乏智者,既然汉室这么说的,那么不管汉室怀揣的是什么样的想法,给对方一个台阶,在罗马帝国看来是可以接受的。

      有些时候,台阶更能作为主动权,当然前提实力要能达标,这一方面,罗马很是自信,实力从来不是问题。

      毕竟对于罗马人来说,他们连安息都没有办法全占,去和更遥远的汉室发生冲突什么的其实非常的愚蠢,更何况,强者有任性的资本,不管是对于汉室来说,还是对于罗马人来说。

      这几乎是之前那一战的重要原因,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之前罗马人以汉室为主要攻击目标的原因就在这里。

      一方面是测试汉室是否够资格和自己交手,另一方面也是替汉室结束和安息人的盟约,虽说罗马人不知道汉室和安息的盟约是什么,但是,想想的话,不外乎就是那些条款。

      不过不管是怎么样的条款,仔细想想的话,绝对不会有哪一条上会有让汉室付出到这种程度的要求。

      现在的情况,绝对是汉室超额兑现了和安息人的盟约,至于安息人有没有完成对于汉室的盟约,罗马人现在并不知道盟约的内容,不太能确定,但是以他们的猜测,安息绝对没有办法尽到责任。

      所谓龙不与蛇杂居,不仅仅是身份的问题,更是能力的问题,不少时候对于龙来讲轻松无比就能解决的问题,对于蛇来说近乎致命。

      而在罗马看来,安息和汉室的差距就是这么大,大到安息恐怕已经无法承受汉帝国这个强者的善意了。

      如斯差距,何以谈盟约,怕是安息也是在催眠自己坚信汉室的善意,不过就当前的局势,不信汉室,会死的。

      不外乎,饮鸩止渴!

      罗马知道汉室在试探他们的底蕴,他们也同样在试探汉室的底蕴,与此同时他们更是在终结安息和汉室的盟约。

      既然你以道义为名,既然你要遵守盟约,那么我就由我来逼迫安息无法完成盟约,我罗马给你们汉室一个台阶,让你们站立在大义之上脱离盟约,这是我们罗马人的善意,也是我们最后的通告。

      我们不惧怕任何的战争

,只是不想进行这种没有意义的战争,同样身为强者的汉室,难道没有对于安息感到厌烦?

      诸葛亮等人过来的时候,赵云还是一头雾水,准确的说,来到西亚他还没有了解任何的情况就投入了战场,然后苏利纳拉里临走时没头没尾的话,更是让赵云不解,他到现在还没有明白情况。

      “就是这样的……”赵云复述了一遍苏利纳拉里的话,诸葛亮等人都面露犹豫之色,甚至他们也都明白了,罗马人是故意的。

      “赵将军,你来了也好,不过你的白马义从呢?”诸葛亮压下内心的疑虑,不再去想苏利纳拉里传递过来的消息,转而询问赵云。

      “没带来,时间不够,我先过来的,不过你们看起来战得很惨?”赵云大致的看了一下战场的形势说道。

      诸葛亮带着苦笑将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全部叙述了一遍,现在的情况确实是越来越复杂了,罗马人说的没错,汉室真要说的话,已经超额完成了盟约。

      甚至罗马人另一方面的猜测都没有错,在他们罗马人的强逼之下,安息其实并没有完成当初盟约上要求的义务,真要说的话,罗马给的台阶已经足够让汉室单方面撕毁盟约了。

      因为这一战结束,汉室在道义上已经压过了安息,是安息未能尽自己的义务,而不是汉室未能尽自己的义务。

      这是罗马人在试探汉室底蕴的同时给于汉室的台阶,但老实说,这个台阶汉室其实并不想要。

      虽说罗马人现在已经挑明了这一点,但真要说的话,就这么撕毁盟约,汉室其实是不怎么服气的,安息几乎是被逼着出现了战略失误,并非是故意不救汉军,真要说情有可原。

      好吧,这种只能说是自我安慰,其实仅凭当初盟约上汉室写的是帮扶,压阵,而不是主力,就知道现在汉室早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义务,相反安息并没有完成属于自己的义务。

      诸葛亮当初说是一个月时间,其实也有这一方面的考虑,他当时是打算撤退的,但是这种战争年代,你要撤退并不是简单的一句话的事情,因为你的退出很大可能会致使整个防线崩溃。

      因而在战争年代,撤退需要给后方,给侧翼的友军,给其他人予以通知,让他们在你走的时候调整防线,避免出现更大的损失。

      这几乎是所有脑子在线的将领在大军团作战,撤退的时候都会做的事情,至于战争史上,在大军团作战的时候没有给侧翼和后方通知,直接跑了的正规军,印象中也就只有KMT了。

      至于其他时候,那怕是打不过了,要撤退,至少也会给自己人,给友军一个交代,打不过战略转移很正常,但是战略转移前不给自己人和友军通知,直接跑路,让防线缺失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做。

      这也是为什么诸葛亮会说,不管如何也要熬过一个月的原因,不是因为来了援军,准确的说道,就那六千白马,丢到这种帝国级别的战场之中,一波大战下去,恐怕连渣滓估计都不会剩下。

      这一个月是诸葛亮打算给于安息人的交代,我们确实打不过罗马人了,我们这边顶不住了,你们赶紧来人接手防线,我们要撤退了。

      一个月后,如果安息还没有反应,那么诸葛亮扭身就走了,因为一个月的时间安息如果还没有援军,那么汉军也就不需要再维护自己的友军了,不管是听到当作没听到,还是想将汉室当枪,汉室都属于是在尽到了自己盟友的义务之后抽身而退的。

      不过罗马的话更进一步的阐述了当前的形势,安息怕是不能派遣多少的援军过来了。

      “逼着安息背盟给我们一个道义,让我们退出这一场战争吗?甚至于之前的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