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哈利波特同人小说推荐_哈利波特同人小说图文阅读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7-22

  哈利波特同人小说推荐_哈利波特同人小说图文阅读!,房都没有,到娶妻生子,衣食且安,这一切怎么来的,总得有些良心。

      所以毕老六默默的跪下,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

      刘备听的火冒三丈,这种愤怒并不是对毕老六,而是对兖州农粮这些人,毕老六只是恰逢其会,作为东郡驻军的曲长,在对方上下打点的时候,属于中上层骨干将校的毕老六只是收了那一份年节的奉金,说出格的话,并不算出格,可刘备真的很愤怒。

      “玄德公,冷静一下,事情还没闹得那么大。”陈曦看着刘备冒火的神情,拍了拍手说道,陈曦也能看得出来,毕老六压根没想别的,刘备问什么,只要知道就直接说了。

      不过毕老六可能属于这事的边缘人物,能知道更多是因为作为东郡驻军的曲长,其他人绕不过,又不可能将毕老六干掉,这种从战场上退下去,干了三年靖灵卫下放的家伙,没那么好杀的。

      和处理之前那个技术人员是两码事,毕老六这种有不少一起扛过枪的兄弟,真出事了,那会有人下来查的,战场上积累下来的友谊,真被害了,那些一起扛过枪的兄弟亲自过来,不给你从头查到尾才怪。

      “这还闹得不大?”刘备像是雄狮一样看着陈曦低吼道。

      “怎么说呢,遇到这种我也算是勉强心里有数吧。”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你看,驻军的三个曲长,至少有一个没腐蚀对吧。”

      “不不不,二熊和我一样,我们俩都没管这事。”毕老六赶紧开口说道,“我们都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但都没深入。”

      “二熊?”刘备回忆了一会儿,“那玩意儿能当曲长?他不是脑子有问题吗?”

      毕老六陷入了深思,为什么刘备能记得起二熊呢?

      “不对啊,东郡驻军三个曲长,二熊怎么会当曲长,黄芳呢?”刘备想了想,从记忆深处将一堆关系挖了出来,盯着毕老六询问道,“黄芳还是我给改的名字,人

呢?”

      “黄哥两年前纵马的时候摔了,脑袋撞在石头上了。”毕老六有些唏嘘的说道,“然后大家就推举二熊当曲长了。”

      “你确定那家伙是摔的,不是被人坑了?那家伙是骑兵出身,地方驻军有马的本身就不多,他下放的时候,特意审批了一匹马,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呢?”刘备眯着眼睛看着毕老六,这么大的事情,刘备不可能不想歪。

      毕老六陷入深思,隔了好一会儿面色发青,但还是没说话,当时有不少兄弟检查了,最后将马一起给黄芳陪葬了。

      “二熊那个蠢蛋是推举上来提交的话,是谁推举的。”刘备这个时候很明显已经进入了怀疑阶段,二熊有智力障碍,但是长得傻大黑粗,练气成罡的猛男,真两米壮汉,压根不适合作为曲长。

      不过地方军伍一般都是推举,然后上面对比档案,只要问题不大,那就不会驳回,而二熊虽说有智力障碍,但砍人乎乎的,档案上一排的战绩,只要报上去,审核绝对不会卡。

      “是李哥。”毕老六缩了缩身说道,他也不是傻子,从战场上累计军功上来的狠人,怎么可能是蠢蛋。

      “李欢?”刘备回忆了一会儿询问道,“叫你手下,将李欢叫过来,就说我刘备叫他过来。”

      毕老六听到这话,直接瑟瑟发抖,然后跑出去通知侍卫让侍卫去找李欢,而全程没敢多说一个字。

      “你有多少信得过的手下。”等毕老六回来之后,刘备明显感觉到了些许的心累,但还是提振精神对着毕老六说道。

      “除了新兵是当地的青壮,骨干都是和我一起上过战场的本地人,这些人都信得过。”毕老六这个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让你的人准备吧。”刘备吐了口气说道,他现在已经不相信张既能封锁住东郡了,如果李欢被侵蚀了的话,那封锁个鬼!

      “将二熊也叫来,还有二熊手下那些人你也认识吧,信得过的也都找来。”刘备叹了口气说道。

      毕老六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已经估摸着后面会发生什么了,回去就将甲胄穿上,准备干架,可是一想到面对的可能是自己曾经的战友,毕老六明显有些抑郁。

      “你认为黄芳是被害的?”陈曦喝了一口茶询问道。

      “如果不是最好,如果是的话,那就只能出动军队了。”刘备的面上看起来无悲无喜,但是陈曦很清楚,刘备现在是真的很愤怒。

      “那个叫李欢的,有印象吗?”陈曦好奇的询问道。

      “袁本初派人来袭击泰山的时候,李欢带人浴血奋战。”刘备叹了口气说道,“北方决战的时候,杀了两个大戟士,但自己也受伤颇重,再加上年纪到了,家里又只有两个女儿,于是就申请退伍,再加上累进功勋,转到地方当曲长。”

      “你担心他插手了?”陈曦看着刘备询问道。

      “必然插手了,既然二熊不是毕老六弄上去的,那就只能是李欢了。”刘备叹了口气说道,“二熊杀敌还行,让他当曲长,他不搞得兵不知将,将不知兵才是怪事,想来应该是毕老六和李欢从旁帮扶的,而有人插手的话,这是最好的机会,而毕老六涉世不深……”

      刘备没往下说,但陈曦懂了,二熊是绝对不可能参与这件事的,不是因为正直,是因为脑子有问题,根本捋不清这种逻辑,所以二熊就是个装饰品,跟毕老六一样领钱就是了。

      搞不好二熊到现在都以为钱是国家发的,什么兖州农粮,二熊压根就没有这个认识。

      “二熊小时候发烧,脑子烧坏了,入伍的十六七岁,还是别人带着,但是人非常健壮,很能打,要不是脑子有问题,我觉得他都能内气离体。”刘备回想了一下两米高的二熊,颇有些感慨的意思,“他不可能分清这些东西的,兖州农粮在他眼中就跟后勤一个意思。”

      “给他发多少都收买不了哈利波特同人小说推荐_哈利波特同人小说图文阅读!老六,先是一愣,

随后笑着欢迎道。

      “李头,给兄弟一个准话,兖州农粮这件事,你知道多少。”毕老六看着李欢直接询问道,都到了这个程度了,也不需要浪费时间了。

      李欢闻言一愣,开口笑道,“老六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有兴趣了,之前叫你,你不都没啥兴趣吗?”

      “我没兴趣,我只是来问一个答案,李头,咱们俩一起扛枪,从上战场到现在也十五年了吧,算上一起当贼的时候,那就更多了。”毕老六将长枪结下来,提在手上对着李欢询问道。

      “谁想知道?”李欢也不笑了。

      “地下的黄哥想知道。”毕老六紧盯着李欢询问道,“李头,黄哥是你敛尸的,我带着二熊等人抬出去的,给兄弟个准话,当年那件事是谁下的手。”

      “下手的人,已经让我弄死了。”李欢看到了毕老六眼中的恨意,然后平静的说道,“去年那一场火,死得那一家就是了。”

      毕老六松了口气,不管如何,黄芳不是李欢下手的,那双方就还有的谈,如果是李欢下手的,那他只能动手了。

      “太尉有请。”毕老六将长枪收起来,不在是之前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这一天果然来了。”李欢叹了口气,然后看了看后方的老婆,“我去和她说两句话。”

      “李头,太尉应该还记得你,他还记得我们这些人。”毕老六收枪,看着李欢转头的时候突然开口说道。

          李欢迈步的哪只脚不由得顿了一瞬间,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毕老六,接近二十年的战友,岂能看不出对方并不是在乱说。

      沉默着点了点头,然后李欢朝着内屋走去,实际上从插手这件事开始,李欢就知道自己迟早会有这么一个结果,只是他一直希望这一天来得晚一点,不过现在这个时间点,很难说早晚了。

      李欢进了里屋,看着自家三个丫头,又去后房看了看自己妾室怀里不到两岁的儿子,不由得叹了口气。

      面色阴沉的看着自己的妾室,而那个妾室却未有丝毫的慌乱。

      “从两年前他们拉我入伙的时候,我就想问,你到底是谁安排来的,只是碍于茂儿,我一直不好询问,现在让我明个心。”李欢坐在椅子上,颇有些穷途末路之后,反倒洒脱了的意思。

      妾室依旧没有说话,李欢笑了笑,也没再问,起身走过去将李茂从一旁抱了起来,“终归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不愿意说就不说吧。”

      说完李欢果决的离开,他知道自己死定了,自己和黄芳一开始都坚决拒绝为那些人提供保护,但黄芳酒后坠马,自己偶遇一良家女一夕之欢,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

      作为兄弟,祖辈死完,正妻生了三个女儿,哪怕知道自己中了算计,也狠不下心戳穿的李欢,在犹豫的那段时间,黄芳就死了。

      之后李欢就下水了,没什么特别多的想法,就是因为这个儿子。

      “后悔吗?”李欢换了一身甲胄出去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妾室突然开口说道。

      “后悔去年杀人的时候,没能诛杀首恶,只灭了四家满门。”李欢冷笑着说道,手上的阔剑一震,爆音直接将儿子吓醒。

      李欢回望了一眼儿子,直接拿着自己几年间记录下来的账簿,走了出去,他知道,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回不来了。

      “老六,我回不来了。”李欢从正厅阴暗出走出来的时候,毕老六就有一种感觉,“到时候我妻儿就托付给你了。”

      “李头,你到底陷了多深。”毕老六张了张口,最后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

      “大约涉及到一个四十多亿的大案之中了,我是他们的保护伞之一。”李欢平静的说道,“所以我肯定会死的。”

      “为什么?”毕老六带着几分愤怒询问道。

      他们都是曲长,手底下有五百人的中层军官,国家发的钱,无论如何都够他们吃喝,更何况兖州这地方,吃喝根本不怎么花钱,作为中原农粮副产品加工中心,这些东西都很便宜,再加上他们都有兼任安保的职责,每月会领一些工分,根本不需要这样。

      “大概是因为蠢吧。”李欢叹了口气说道,他不知道中计了吗?知道啊,早两年就知道了,但是放不下手。

      “你知不知道这么大的案子塌下来,你会死,你女儿,你儿子都会被波及的。”毕老六愤怒的说道,他也过手过,但他不会主动加入,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至于多了一些钱和粮,那又如何!

      毕老六心思很明确,他的事情撑死算是失职,可他又不在农粮挂职,他主职驻军曲长,副职农粮外围保安队长,违法吗?不违法,国营招几名地方驻军做安保,本身就是合乎情理的。

      就算到现在这个年头,国企借调几个有编制的武警,作为保安队长都属于非常正常的事情,本身这也算是一种安置的方式,而且也更让人放心,完全没有任何出格的地方。

      至于说农粮农粮给我多发几个钱,拿了就拿了,心里有条线,不逾越就是了,毕老六能知道农粮有问题,更多是时间久了,官职又不算太低,多多少少会传到他这里。

      外加毕老六留了个心眼,大致了解一下,以便于自己被坑了。

      不过毕老六终归是疏忽,根本没想过这是多大一个案子。

      “是啊,我知道。”李欢就像是认清现实了一样,平静的说道,“所以说我死后,你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妻儿。”

      “我做不到,涉及到四十亿的大案,我现在也是自身难保了。”毕老六苦笑着说道,他根本没想过会这么大。

      “不,你不会有事的,你麾下的骨干和二熊的骨干都没有涉及,我动的人我心里有数。”李欢摇了摇头说道,“我让二熊当曲长也是为了避

免他们再继续拉拢,我陷进去就够了。”

      毕老六瞬间明白了李欢的意思,抬头看向李欢,却看到对方眼中是死志,他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农粮那些人再怎么塞钱收买,也无法收买一个对钱没有认识的智障。

      “那为什么没收买我?”毕老六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李欢。

      “黄头死于酒后坠马,是被对方害的,我灭了四家满门。”李欢平静的说道,“我单枪骑马冲进去,灭的满门,至少在东郡这个地方他们不敢绕过我的想法去打其他人的主意,更何况,我一个人也够了,所以他们没有再找其他人。”

      能在袁刘大战的时候格杀两名大戟士,还活着回来,这么说吧,这种人在有准备的情况下,单枪匹马就能弄死十来个普通人。

      李欢就是这么一个级别的老兵,而当年袁刘大战的时候,要在主战场强杀大戟士,那就要顶着先登的打击往过冲。

      一开始那些人在李欢入局,黄芳被杀之后,就打算拿李欢当狗用,而李欢则是一边查黄芳的事情,一边顶着对面的压力。

      直到去年,李欢查实了之后,直接强杀了几家之后,原本对于东郡地方驻军的收买,直接停滞,那些人全力以赴的平事,将这件事掩盖了下去,然后也不敢说将李欢当狗用了。

      毕竟这种军事手段太狠,威胁性太大,让那些想要捞钱的人实在是太过忌惮,他们是来赚钱的,不是在搏命的。

      “再说有我也够了,他们也就停止了对于东郡的渗透,不过之后他们好像去渗透泰山去了。”李欢带着几分回忆和嘲讽说道。

      “主犯是谁?”毕老六带着森寒的杀意询问道。

      “刺史,别驾,治中这三个之中的一位,校尉的话,应该没有介入,但应该是知道的。”李欢摇了摇哈利波特同人小说推荐_哈利波特同人小说图文阅读!bsp; “李欢啊,还记得你当年退伍的时候,我请你们吃送行饭那次,你给我敬酒,我说的话,还有你说的话吗?”刘备余光看到和毕老六一起来的李欢,舒了一口气。至少对方没有畏罪潜逃。

      “抱歉,辜负了将军的厚望。”李欢闻言直接跪在地上,面上的血色全部褪去,刘备真的记得自己,而且还记得自己的回答。

      “为什么这么做?”刘备其他的都没问,直接开口,“是养不起子女后人,还是受到了欺侮,无法申诉?”

      李欢跪在地上,一声不达,刘备光是看着对方的神色,就知道对方眼中除了复仇,就是死志。

      “毕老六,你来说吧。”刘备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欢,然后看向毕老六,毕老六二话没说,将李欢告知的事情全数说了一遍,甚至还记得提及一下李欢那个不到两岁的儿子。

      “你不知道找兖州驻军的校尉吗?”刘备看着李欢怒其不争的说道,“信不过自己的上司吗?兖州驻军校尉何安是你以前的顶头上司,最早泰山城市管理的四个统领之一,你就不会去找他吗?”

      李欢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什么。

      “你知道你涉及的案子有多大吗?”刘备愤怒的看着李欢,正因为认识,在看到一个有功之臣堕落的时候,刘备才更为愤怒。

      “起来,拿上你的武器,我想你应该知道是那些家,给我去敲门。”刘备也不想再骂了,事情成了这样,李欢无论如何都得死,哪怕他做了很多防备,也保住了一批人,但没用,救不了的。

      “是,太尉。”李欢缓缓地起身。

      “所有人整理装备,做好准备,我们去端了这群混账,跟着李欢。”刘备冷冷的下令道,然后大跨步的迈步而出。

      “哦~”这个时候只有完全不懂气氛,长得人高马大,扛着一柄长柄斧头的二熊还有心思欢呼,一副出征砍人的兴奋状。

      “出发!”刘备看了一眼熊二,他甚至连许褚那些亲卫都没通知,手下这三四百人对于刘备而言已经足够了,然而在路过李欢的时候,刘备沉默了一会儿传音道,“让你的家人赶紧滚,有多远滚多远,趁现在还能滚,赶紧滚出国!”

      ?    看着孙策掏出小刀,几下从大鱼身上切下几块脊肉拿盘子端过来递给自己,而且面上还带着些许得瑟的笑容,这一刻周瑜真的是有些心累,不过出于人前礼仪,周瑜还是温和的接过盘子,表示自己很满意,并且很是自然的结束了谈话。

      实际上这要是在私底下,周瑜现在估摸着已经要给孙策普及一下人生哲理了,我周瑜是为了几块肉就放弃了原则的人?

      不教育一下孙策,以后怎么带出见人,怎么才能在人前不丢份?

      不过这鱼肉挺好吃的,不知道是什么鱼,挺劲道的,口感不错,再来两块,成为内气离体就是好,至少吃东西不用顾忌胃的感受了,只要好吃,多吃个两三倍还是没有问题的。

      于是周瑜中毒了,没办法,孙策随便抓的这条鱼有毒,算是毒鲷鱼的一种,貌似作熟了这玩意就没毒了,用华佗的话说的话,这是一种生物性的毒,加热到一定程度,彻底熟了的话,就没有活性了,到时候吃起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然而周瑜吃的并不算是完全熟透的,毒性还是相当大的,不过好在周瑜现在好歹也是内气离体,吃下去之后,最多就是有些觉得跟喝了酒一样,晕乎乎的,很是带感。

      就跟某些印度人将眼镜蛇毒当作高度酒来使用,号称一滴就能让人醉酒小半个月,之后恢复过来,还能进入很长一段时间的贤者模式一样,周瑜吃了这鱼之后,感觉就跟喝了酒一样,有些上头。

      当然其他人也都吃了,不过他们吃的时候已经熟透了,甘宁这么多年在海上养成的习惯就是尽可能的吃熟食。

      期间甘宁也不是没有吃到过什么有毒的玩意儿,可是一般来说带毒的玩意儿比不带毒的要鲜美很多,而甘宁又有内气离体的强大体质,就算是所谓的剧毒,也不可能撂翻。

      可以说当前整个世界貌似也只有三四种毒药能撂翻内气离体

,而这三四种毒药,除了华佗他们手上的那支生物病毒,剩下的几种只要遇到了就知道这玩意儿肯定能毒死自己。

      至于其他的毒草,毒蘑菇,毒蛇,毒鱼什么的,在这种天然无公害的环境下生长出来的,加了毒之后反倒更为鲜美,反正甘宁偶尔打野食的时候,加点菌类的时候,顺手就往里面丢一些花花绿的毒蘑菇。

      反正毒不死,口感又这么好,以大吃货帝国的习惯,当然是采了尝尝,作为一个川蜀大佬,吃点毒蘑菇什么的也正常。

      周瑜虽说吃的有些上头,但脑子还是清楚的,最多觉得今天这个酒劲怎么这么大,他居然都有些晕晕乎乎的。

      “奇怪啊,我不是禁酒了吗?”周瑜没有特意压制醉酒的感觉,有些反应迟钝的看了看孙策,“伯符,是不是你给我加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我怎么感觉有些上头了。”

      “我还没加呢!”正在左右摸着寻找蒸馏酒的孙策当即反驳道。

      “这个反驳好有道理。”周瑜因为中毒上脑,自己只是以为醉酒了,懒得化解,盘腿坐好之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对着孙策嘲笑道,“这次装的挺像一回事了。”

      没错,周瑜直接给孙策扣了一头,其他人不敢干这种事情,也就孙策敢干,至于为什么自己没有闻到酒味,周瑜已经懒得动脑了。

      “真的不是我!”孙策不满的看着周瑜,然后扫了一圈周围的人,这种事情居然有人敢代替他干,这是拿他孙伯符不当人了?

      “咦,没有酒味啊。”孙策扫了一圈周围的人,直觉硬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要知道其他时候,孙策一般靠着直觉直接可以判断出,周瑜需要烧脑子才能得出来的最终结果。

      “诶,你们有给公瑾喝酒吗?”孙策看着周瑜有些晕晕乎乎,眼睛都半眯上,带着某种微醺倦意的周瑜,这是真喝醉了,什么鬼?

      “没有,没有。”所有人都摇头,周瑜都下令禁酒了,也就孙策敢乱来,而且孙策还不自己喝,偷偷想办法让周瑜喝掉,什么内气隔断酒味,将酒蒸馏成清水的样子,假装是水送给周瑜什么的。

      总之孙策也是非常会玩的家伙,至于其他人,一方面没有这个闲心,另一方面也不会特意挑事,也就孙策自己会做这种事情。

      “你们知道的啊,我从来没成功过啊。”孙策左右看了看,一脸发木的神情,这是突然成功了,那我为什么没有一点成功的喜悦?

      “不是你搞的鬼吗?”周瑜半眯着眼睛看着孙策,“算了,不计较了,反正除了你,没人会做这种事情了。”

      孙策表示不服,什么叫做除了我没人会这么无聊,你懂不,这可是和一个顶级智者斗智斗勇,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

      你们一个二个的认为我孙策没脑子,然而看到没有,我做到了你们一直都没有做到的奇迹。

      “我先回去休息了,伯符以后别做这种事情了。”周瑜摆了摆手说道,懒得和孙策计较,说实话,孙策能将自己算计了,终于也觉得非常之不容易,颇有一种,不负我多年的努力培养的想法。

      “去吧,去吧~”孙策虽说也记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给周瑜灌酒了,不过好歹成功了一次,这可是奇迹啊。

      我孙策可是和顶级智者斗智斗勇,并且获得成功的男人,你们能吗?你们不能!你们配吗?你们不配!

      虽说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到的,但是孙策的内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什么叫做放空大脑,什么叫做没有大脑,看到没有,美周郎,公瑾,中原前三的智谋之士,栽到我手上了,你们能做到?

      做不到吧,我做到了,你们还说我没脑子,我要是没脑子,你们是什么?本大爷以前只是不喜欢动脑子,实际上本大爷只要动脑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