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正文

btbook磁力搜索推荐_btbook磁力搜索图文阅读正文

类别:可爱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07-22

  btbook磁力搜索推荐_btbook磁力搜索图文阅读!炙钦庵帜旮匆荒辏涝睹挥芯⊥返难盗贰?br/>

      这其实也是北贵内部分裂势力的诱因,对于原旨党来说,和南贵死磕的意义真的没有兵出西域再问一遍“听闻汉家有绝色,我王越岭求娶之”更让他们激动。

      当初韦苏提婆一世在白沙瓦的朝堂吼出派使节前往汉室,求娶公主,原本混日子的北贵从上到下就像是换了一个人,精气神十足的时候,其实已经说明了问题。

      “回撤吧,后退三十里,就地固守吧。”巴拉克看着群魔乱舞的手下摆了摆手说道,“减少和汉室的冲突。”

      “卡皮尔那边怎么办?”坎兰德询问道,这是一个狠人,之前还在阻拦卡贝奇,但真当巴拉克点头之后,坎兰德关注的方向瞬间出现了变化,而且眼中的恶意直接没有遮掩。

      “通知他们吧。”巴拉克沉默了一会儿下定决心道,实际上这已经是一个试探了,如果卡皮尔收到通知还继续的话,那就说明对方跟他们不是一路人,至少不是原旨党了。

      卡贝奇闻言高声欢呼,而巴拉克则是拍了拍手,“回去稳定一下军心,管好自己的亲卫,别乱传,也别乱说。”

      几个片区下辖的军团长对视了一眼皆是点了点头,他们绝对不会在这一方面疏忽的。

      “将军需要将您家人从白沙瓦迁出来吗?”坎兰德将其他人打发走了之后,只留下四个片区指挥和刚刚赶回来的狄法纳,然后认真的询问道,说实话,一旦主动从白沙瓦将家人迁走,那就不可能回头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狄法纳一脸不解的说道,“怎么突然要从白沙瓦将将军的家人迁出来?”

      “将军准备娶汉室的郡主了。”第三防区军团长艾索特瞟了一眼狄法纳说道,“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完了,我的郡主没了。”狄法纳闻言登时捂着心脏说道,“我好不容易说服了汉使,表示只要郡主嫁给

我,我帮他拿下你们四个,汉使听说你们四个都是内气离体,而且都是片区军团长,都点头了。”

      “……”巴拉克鄙夷的看了一眼狄法纳,放之前这种不忠贞的手下,巴拉克就算是现在不收拾,接下来也会逐渐送去坐冷板凳,可现在大哥不说二哥,大家都是原旨党,为了公主奋斗吧!

      反倒卡贝奇、坎兰德、艾索特、贝洛纳四个家伙很默契的看了一眼狄法纳,这才是正经的大月氏后裔啊。

      其实狄法纳并不是原旨党,只是这家伙很聪明,听到坎兰德说是要从白沙瓦将巴拉克的家人迁出来就明白了情况。

      又看了看卡贝奇、坎兰德、艾索特、贝洛纳四人的神色,狄法纳瞬间明白,这都说不上是叛乱了,还有啥说的,投了投了,娶不上公主,能看看也不亏啊,至少一饱眼福啊。

      北贵还能真有对公主没有兴趣的人了?不存在的。

      于是狄法纳也果断上船,这还有选择吗?不,应该说,这还用选择吗?军团总指挥,四个片区指挥加一个中军战备指挥,这叫叛乱?搞不好不同意投的才是叛乱吧。

      “你们四个该不会也都是这个想法吧。”巴拉克看着周围的五个骨干,突然询问了一句。

      这五个都是巴拉克手下的骨干统帅,麾下士卒也属于在接下来只要不出现团灭危机,就能迅速晋升为双天赋的精锐军团,外加五个军团长全都是内气离体,而且随着天地精气的回升,基本都能拥有心象。

      这些人属于北贵之中资质非常好的那批,实际上贵霜原旨党反倒更容易出心象,可能是因为这些人够单纯,信念也够明确,能熬得住寂寞年复一年的在山区磨炼自身,没有被花花世界所侵染。

      “娶公主不是我们大月氏人传承久远的信念吗?”卡贝奇认真的说道,“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就是如此!”

      “五代人一直的渴望,看到了希望不出手的话,我等也就不是大月氏人了,所谓的忠诚只是因为没有见到公主。”艾索特理直气壮的说道,“我父若在此,绝对不会否认我的选择。”

      “公主是我等五代的信念,是我等百年的渴求,是我等的尊严和梦想!”贝洛纳说这话的时候无比的认真,神情颇为肃穆,这一刻那种积攒在内心一直无法贯穿的信念直接转化为心象笼罩了在场几人。

      强烈而璀璨的信念扭曲着周围的环境,结合天地精气,以及内心的觉悟形成了贝洛纳的心象心之渴望!

      狄法纳沉默的看着这么一幕,他知道,自己真的不用下这艘船了,巴拉克不上船,这群人就敢将巴拉克丢下去,自己开船走人了。

      “哈哈哈,我的心象都在承认我的话。”贝洛纳大笑道。

      “身为大月氏后裔,活着就是为了汉室公主!”坎兰德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唔,难道我还不够坚定啊?为什么我没诞生心象!”

      “不,你不够坚定。”贝洛纳否定道,“像我就成功了。”

      “你啥心象?”卡贝奇好奇的询问道。

      卡贝奇在此之前是巴拉克五个骨干中唯一一个诞生心象的年轻将帅,没想到贝洛纳居然会因为这种信念诞生心象,作为一个原旨党之中的原旨党,卡贝奇觉得贝洛纳应该是自己的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纯意志类型的,将内心的渴求转化为真实不虚的实力。”贝洛纳的信念很纯粹,就是汉室公主,这种渴求最后被转化为心象了,故而贝洛纳都不用测试就知道这是什么能力。

      “好兄弟,到时候我们一起。”卡贝奇竖了一根大拇指。

      巴拉克则是心下暗叹,他发觉自己还好是想通了,滚回了原旨党的势力之中,否则的话,自己迟早得完蛋,麾下骨干全是公主党。

      “做好去白沙瓦接人的准备,将狄法纳和古玛拉的家人也接过来,和汉室接洽吧。”巴拉克果断不准备回头,直接从后方将家btbook磁力搜索推荐_btbook磁力搜索图文阅读!一起算

了。】狄法纳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仔细想想的话,这算叛乱吗?好像不算啊,老实说的话,卡贝奇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其实是在正本清源,我们一直以来的目标不就应该是娶公主吗?建立贵霜,成就帝国本质上就是兼职副业啊。】

      另一边曹操完全不知道他的离间计彻底歪了,如果早知道的话,他肯定将自己的长女,清河郡主曹婉带在身边,而不是留在长安。

          使臣回来的时候就在营门口遇到了陈宫,而这个时候王楷也不装自己是无名小卒了,对着陈宫一拱手。

      “看来成了。”陈宫笑着对王楷说道。

      “我觉得离间计未必能成,但北贵对于郡主的兴趣非常大。”王楷摇了摇头说道,“不若将郡主嫁于北贵将校,分裂北贵如何?”

      “我也没说离间计成了啊,我其实就是逗曹孟德而已。”陈宫撇了撇嘴说道,“巴拉克什么态度?”

      “拒绝了,但我认为这种拒绝并不是发自内心。”王楷摇了摇头说道,“其麾下的将校,倒是非常主动,我离开之时,有数名将校暗示于我,希望我在等等,他们必然说服巴拉克迎娶清河郡主。”

      “和我猜的差不多。”陈宫叹了口气说道,“人争一口气啊,大月氏的那口气就是公主,我盯着大月氏看了四年,没弄明白其中原因,但我知道大月氏没办法拒绝。”

      “曹公什么想法?”王楷一挑眉说道,这个时候他还能不明白陈宫的意思,这货压根就是故意的。

      “北贵的将校能撬翻巴拉克,强行将对方裹挟,来个民心所向,曹孟德还能拒绝我们?再说这么大的一块肉,曹孟德就算是嘴上说着不要不要,也忍不住的。”陈宫摆了摆手,然后朝着军营走去。

      很快巴拉克那边就派遣了一名优秀的使臣过来求娶清河郡主。

      “娶清河郡主?”正在吃中午饭的曹操,馒头直接掉在几案上了。

      “是的,对方派人来求娶族妹。”夏侯霸也有些懵,不是说好离间计吗?怎么突然族妹嫁人了。

      曹操狐疑的看了看依旧在那里埋头吃饭,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陈宫,这么简单的离间计北贵都看不出来吗?居然还敢来求亲,我曹操倒是敢嫁,你真的敢娶吗?怕是我女儿还没嫁过去,你就被后方的人拿下了吧,这是色令智昏?

      程昱也是一头雾水,没明白北贵是什么情况,不由自主的看向还在那里埋头吃饭的陈宫,这算什么?巴拉克自己想找死吗?

      “让他进来。”曹操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决定先撤了午饭,请对方的使臣进来,而后艾索特带着联名国书呈递给曹操。

      看着国书上面七个依旧留有内气痕迹的指印,以及下面的官职职位,外加下面一堆签名的人员职位,曹操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可怕,巴拉克的能力强也就罢了,军心居然这么可怕。

      四个分区指挥,一个中央战备指挥,二十二个军团长及其副将,七十三位牙将居然在这份巴拉克写的求娶清河郡主的国书上签字,按下手印,表示同意巴拉克迎娶汉室郡主。

      面对这种情况,曹操扪心自问,这种人真的能被离间吗?甚至说一句过分的话,就算是有人怀疑,整个集团军上下都认同这样的一位统帅,其他人的怀疑,真的能在战争年间动摇他的位置吗?

      能拿下巴拉克的只有韦苏提婆一世,离间计就算是让卡皮尔心生了怀疑,卡皮尔也动不了巴拉克,甚至连动乱的资本都没有。

      实际上曹操已经想歪了,巴拉克之所以要搞联名只是为了确定谁能在自己投汉室的时候,一同跟随,也同样是为了让汉室感受到清河郡主嫁我肯定不亏,只要嫁我,集团军加坎大哈白送。

      当然这个倒不是巴拉克想出来的,而是卡贝奇想出来了,巴拉克本身是想拒绝的,他不太想暴露自己想娶郡主,外加跳反汉室的想法,毕竟这个想法在巴拉克看来并不好,只是郡主吸引力太大。

      外加巴拉克也觉得自己最好不要暴露这个想法,万一被其他不认同的人知道了,自己就会很麻烦。

      结果卡贝奇拿着联名书去找一个个的谈,这群人的手下基本都是山里娃,大局观本身连区域指挥都不如,外加还都是靠着祖上传承下来的信念支撑,听说老大要娶清河郡主,签,不签不是人!

      谁敢阻拦巴拉克统帅娶清河郡主,谁就北贵的敌人,身为大月氏的后裔,活着就是为了娶公主。

      于是四个片区指挥下的将校都拍着胸脯当场签了,表示迎亲的时候绝对不能少了我,一辈子没见过汉室郡主,成一黄土之前一定要见一次,错过了这次机会,天知道下一次是不是自己就死了。

      可以说巴拉克麾下的军团,除了狄法纳的中央战备指挥下辖的部分将校对于这个联名有些不满以外,其他人都表示我有生之年居然还能见到如此盛事,没说的,巴拉克统帅,上吧!

      至于狄法纳手下那些不识天数的乱党,除了一个内气离体的强者有教育价值,其他的都因为蠢,而死于叛乱。

      没错,记录这件事的人就直接记录了一个这群人被南贵所蛊惑,发动了叛乱,好在卡贝奇将军有先见之明,在其秘议的时候将之击杀。

      卡贝奇拿着联名书递交给巴拉克的时候,巴拉克都愣住,然后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他再一次庆幸自己遵从了自身的**,否则就现在这种情况,麾下别说是骨干了,精英都是公主党,迟早完蛋!

      完成了这一步之后,原本打算执行潜伏计划的巴拉克,直接上岸了,化作海豹上岸暴晒。

      这还用隐藏,这还用演戏?

      原本想着到时候靠着自己手下五个骨干,以及一些精英朝着那几个禁卫军的头头,外加卡皮尔隐瞒一下自己的真实想法,结果现在,隐瞒的意义何在,整个坎大哈,现在就是剧组,陪卡皮尔演戏就是了!

      卡皮尔要愿意最好,大不了双方一拍两散,看在昔日交情上,巴拉克不会对卡皮尔出手。

 

     可卡皮尔要是不识数,还要瞎搞,没说的,大义灭亲!

      生出这种想法之后,巴拉克悟了,这才是他们大月氏正常的打开模式,人活着就是为了公主,装什么装,释放自己内心的**,压制自身的**有何意义?

      忠诚在汉室公主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巴拉克果断上岸化作海豹,到处暴晒,然而老实的大月氏原旨党,还不停地恭喜巴拉克。

      “后撤了三十里?”曹操看着递交过来的国书,愣了愣神,也亏巴拉克有假节钺,否则国书是真没有了。

      “是的,巴拉克将军非常有诚意的后撤了三十里,从今日起我们双方可以进入无限期停战,直至郡主抵达。”艾索特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对着曹操说道。

      曹操愣了愣神,终于从离间计的死胡同里面转出来了,这不对味啊,什么叫做从现在可以无限期停战,直至郡主抵达。

      如果真要娶他女儿的话,这节奏不对啊,他们是交战方啊。

      曹操又不是真傻,绕了一圈勉强绕出来之后,诡异的看了一眼还在喝茶的陈宫。

      “陈公台,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曹操不知道该说是惊喜,还是该说是惊吓的语气对陈宫传音道。

      “送给你的礼物,北贵一个军团总指挥,五个片区指挥,十几个内气离体,十六万青壮正卒,送给你的礼物,要不?”陈宫端起茶杯吹了吹,一副随意的口吻。

      曹操被雷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完全没有捋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可陈宫说话一贯是有的放矢,哪怕和曹操合不来,但绝对不会在大事上坑曹操,也就是巴拉克投了?

      可曹操现在连巴拉克为什么投了都不知道,能不让他慌吗?

  &nbsbtbook磁力搜索推荐_btbook磁力搜索图文阅读!bsp;   “清河郡主尚且还在长安。”曹操给了陈宫一个眼神,你的锅你来解决,而陈宫也当仁不让的站起来开口解释道,“古者自受聘成婚之期,各有定例:天子一年,诸侯半年,大夫一季,庶民一月,不知道巴拉克将军娶清河郡主何期?”

      艾索特表示理解,“半年即可,还请将军允许我军派人随同汉室一同前往长安迎接郡主。”

      大月氏用的也是汉制,而且越是原旨党越重视这个,更何况对于原旨党来说他们娶得就不是公主,而是颜面,尊严。

      要是就那么接过来还有什么意义,要的就是风光,要的就是脸面,从长安一路迎送过来,最好再从乌孙过一趟,这才是大月氏原旨党眼中的娶公主!

      要不是怕汉室心生忌惮,艾索特都想表示我们派八万正规军前去迎接,这样才够隆重,当年乌孙迎娶的时候才几千人,我们要的就是气场,要的就是这种风光,人啊,就争着一口气!

          直到艾索特走的时候,曹操还是一头的雾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北贵这种画风到底是怎么来的?

      内心之中也有一种目前一切都是虚幻的感觉,可面对一旁端着茶杯饮茶的陈宫,曹操又不得不相信这是事实,虽说陈宫一贯和他闹不到一起去,但这种大事,陈宫有一说一,从来不坑。

      “这都是些什么事?北贵这就投了?”程昱在艾索特等人离开之后,也是一脸诡异,他现在脑子也没转过来。

      陈宫则是端着茶杯,默默地喝着茶,哪怕是他都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虽说陈宫已经观察了北贵好几年了,对于北贵成员的执念深有了解,可这么顺利,还是让陈宫有些咂舌。

      不过面上陈宫还是那副“曹操你给我离远点”的焉了吧唧的表情,实际上内心深处对于这件事也着实是无语至极。

      “这就成了?”曹操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宫和程昱,“这么简单的话,我之前战斗的意义何在?”

      “意义非常大,你不打到这种程度的话,现在掌权的就不会这些脑子清奇的大月氏原旨党。”陈宫放下茶杯随口说道。

      北贵原旨党的实力很强,强到足够分裂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一百年过去之后,掌权的已经不是原旨党了,上层人士,那些生活在花花世界的大月氏成员,其实已经不再具备当年那种坚定的意志了。

      真正的原旨党其实都是那些一直生活在山里面,靠着祖上流传下来的信念支撑着自身前进的山区人士。

      这些人没有被花花世界诱惑,也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日复一日的训练,目标也很明确,而这些人才是原旨党的中坚势力。

      可这些人已经不是这个国家最核心的成员了,想想看二十七岁的卡贝奇,内气离体极致,具备心象之下偏折万物重心的能力,如果放在白沙瓦,会是什么待遇,而这边又是什么待遇。

      哪怕同样是重点培养,卡贝奇的重点培养也就相当于白沙瓦的贵人看山里人的感觉一样,他们早就不是一路人了。

      甚至换一个说法,如果这一次巴拉克手下全都是从山里面开出来的中坚军团,而像是之前那样是有机会接触到南贵繁华区域的将帅,巴拉克就算是想娶郡主也不会投的。

      实际上巴拉克说的那句“我其实不想投,只是诱惑太大,手下还绑架”是没错的,巴拉克是被麾下那群将校给架上去的,只不过架上去之后,巴拉克认清了现实就海豹上岸了。

      换一批人不会这么激进,但巴拉克手下现在就是这么一批人,他也没选择,陈宫则是摸索出来了一些东西,虽说弄不明白内中到底是什么见鬼的道理,但不妨碍陈宫去用这个东西。

      于是巴拉克算是被手下的大月氏原旨党给绑架了,而大月氏自我催眠的时间太长了,对公主的渴望又一直存在,上了贼船之后,巴拉克也就不想下来了。

      能坐到这个位置上的没人是傻子,狄法纳都看出来这船不能下,谁下谁死,巴拉克还能看不出来,既然已经下不了了,那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将白沙瓦的自家人弄出来,至少减少点损失。

      这也是巴拉克要将古玛拉的家人也弄出来的原因,没个古玛拉在旁,巴拉克要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这次被原旨党绑架,虽说有一部分也是自愿的,可巴拉克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古玛拉一起。

      不过经历了这一次之后,巴拉克终于确定荀祈这个家伙绝对是间谍,哪有不想要汉室公主的大月氏王室成员?相比于其他大月氏人娶公主最多是完成伟业,大月氏王氏娶汉室公主,等于自己给自己铺通往皇帝的台阶,就这荀祈当初居然无表情,这货绝对是内奸。

      “……”曹操一头的雾水,根本不明白到底是说的是什么。

      “说了你也理解不了。”陈宫一副鄙视曹操智商的表情,没错,陈宫是故意的,他也很难将内部原因讲清楚,只能说大致知道为什么。

      这一刻程昱也是脑浆炸裂,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难道我和陈宫在脑子上真的有这么大的差距吗?

      有个鬼,陈宫自己蹲在葱岭观察了好几年才得出来的结论,而且还是自己也没彻底捋顺的那种,你要是能这么快弄明白,陈宫才是活见鬼了,大月氏这种见鬼的思考方式,除非是刘晔过来,才有可能真正把握住这种清奇的思维模式。

      “不管怎么说,结果很好。”曹操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这么多人投自己那可是个大好事。

      “你还是赶紧给长安发消息,说是巴拉克准备娶你家女儿吧。”陈宫敷衍的说道,“半年的时间,也是准备期,吸收那些人不是问题,接下来赫尔曼德河这边就该动动了,拿下了坎大哈,整个战局都会发生极大的变化。”

      曹操点了点头,虽说不明白原因,但是巴拉克要带着这么多青壮投自己,曹操还是很开心的。

      虽说曹操以前一直吐槽刘备狗屎运,出门捡到陈曦,吐槽孙策脸帝,出门各种捡手下,吐槽袁氏连脸都不要了,居然收拢那么多没文化的蛮子,拉低他们汉室文化水平。

      然而当确定十几万北贵青壮自巴拉克之下全投自己之后,曹操果断不说那些垃圾话了,能捡到东西也是人主的天赋,看看我曹操不也捡到了这么多,内心充满了愉悦。

      “我在想一件事,公达和子明那边怎么办?”程昱扯了扯嘴角说道,这都什么事,感觉过了好多年的样子。

      “安心吧,北贵现在应该也在处理一些内部的问题。”陈宫摇了摇头说道,然而这一点陈宫算是估计错了。

      在陈宫的估计中,巴拉克麾下那种疯狂公主党应该能占到一半以上,然而就实际看来,因为真正的大月氏原旨党,有着更坚定的信念,以及日复一日永无止境磨炼自身的意志,死亡率本身就比杂鱼要低很多,再加上巴拉克自己进了原旨党老巢。

      以至于双方的比例从陈宫估计的六四开,变成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原旨党,剩下的百分之五有一半是不坚定的原旨党……

      这才是巴拉克和狄法纳直接上船的原因,因为过于庞大的原旨党势力让他们怀疑北贵到底还有没有正常人,如果都是这种人的话,他们还是趁早投了,于是他们就真的趁早投了……

      因而现在巴拉克那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内部问题,相反原本有些动力不足的原旨党,现在的士气都相当不错,积极性也都很强,最多是用错了方向。

      “不过还是想办法通知一下公达他们吧。”曹操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曹操已经开始认真思考对面全都是自己人的情况了,这死了谁都挺亏的啊。

      “啊,军魂和那几个禁卫军能骗过不。”曹操突然对陈宫开口说道,这个时候曹操已经不要脸了,实际上实力够强的话,短时间不要脸是没有问题的,曹操很有这个觉悟的。

      陈宫上下打量了一下曹操,你曹操也不高啊,心这么这么大,军魂军团骗过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