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个性头像 - 正文

宫杀凤帷春醉_宫杀凤帷春醉图文在线正文

类别:个性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10-03

姜天的思绪还没落定,玄隐便疯狂出手。

双掌齐拍,两道巨大的血色漩涡骤然凝聚而出!

这两道漩涡一道暗红、一道微白,散发出两种迥然相异的气息,明显不同于先前的“嗜灵狂焰”,是一种更强的手段。

“嗜血浑焰!”

玄隐口吐叱咤,暴喝如雷!

嘭、嘭……轰隆!

两道浑焰刹那间合二为一,化作一道红白交杂、波纹涌动的漩涡轰在姜天的身上。

“该死!”

轰隆!

姜天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一举震退,凌空轰出数十丈之远。

“唔……噗!”

姜天牙关紧咬,强行忍耐,但终究还是没忍住,吐出一小口淤血。

再次望向玄隐,眼中掠过一丝骇然!

此时此刻,玄隐周身血焰狂涌,仿佛一尊嗜血凶神,气息之强,已经完全不逊于天仪宗那位太上长老!

隆隆隆!

“霸龙战体”疯狂运转,为他修复体内的暗伤。

被“降尘果”洗礼过的肉身,自愈速度远超常人。

姜天凝视玄隐,眼中精光闪动!

如此强行出手,必定会透支潜力、消耗底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玄隐的实力必定会有所滑落。

但若不能摆脱眼前的险局,这一切对他来说便没有任何意义。

姜天咬牙一叹,心知不好再硬撑。

玄隐强行出手,底蕴受损,已经是强弩之末。

玄炎宗基业崩塌,已经在事实上处于覆灭状态,他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再跟对方死战下去实属不智。

“能让老夫燃烧精血出手,你算是这千年以来的第一人,若非老夫当年被强敌暗算身受重创,修为滑落,岂会让你一个宿命境小辈在此逞威?”

“姜天,给我死来!”

玄隐气息狂涨,携着必杀之势掠向姜天。

“走!”

姜天瞬间决断,脚下一点,紫色阵纹骤然浮现!

“你走不了的!”

玄隐眼角猛缩,双掌齐抖狂拍而出。

嘭嘭……轰隆隆隆!

虚空疯狂剧震,扭曲爆裂,化作一片火焰的海洋!

嗡隆隆……咔嚓嚓!

数千丈外紫光狂荡,姜天一个踉跄闪现而出,回望刚才那片虚空,眼中满是骇然!

全力催动的“化空大阵”,竟然还是被玄隐的手段所扰动,刚才若是反应再慢上一丝,此刻只怕也已经惨遭重创。

嗡隆隆!

他丝毫不再停留,双脚一踏,周身罩上一层圆形紫色阵纹,狂暴的空间灵力随之涌动而起!

“死!”

玄隐双掌狂拍,密密麻麻的掌印封锁了这片虚空,毫不迟疑朝着紫色阵纹镇压而下。

嗡!

就在此时,姜天身上突然涌现出第二道紫色阵纹,并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瞬间扩大到数百丈方圆!

嗡嗡嗡!

与此同时,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足足五道紫色阵纹仿佛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笼罩在姜天身上。

轰隆隆……咔嚓!

震天的异响声中,玄隐拍出的密集掌印撕裂了第一道阵纹!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密集的掌印以惊人的速度狂轰而下,眼看就要轰穿最后一道阵纹,彻底镇压姜天!

“走!”

嗡隆隆!

姜天周身紫光狂涨,在最后一道防御被轰穿的同时,蓦然消失在这片虚空!

嘭……轰隆隆!

密集的掌印狂轰而下,恐怖的威能交织在那片虚空,轰出一道道恐怖的灰白色裂痕,有如恶魔的触手在虚空中肆意爬行!

“该死!该死!”

玄隐厉声嘶吼,双目之中焰光爆射,仰天狂吼不止。

他不惜燃烧精血为代价,强行激发潜力,为的就是要当场镇杀姜天。

可没想到,最后还是让对方给逃了。

嘶吼声久久不息,仿佛一头狂怒的巨兽在咆哮这片天地!

玄隐扫视周遭,眼看宗门彻底败落,除了一些尚未来得及逃走的弟子,长老以上的存在,只剩下他只身一人!

p>

而他,因为燃烧精血,很快也要面临实力滑落,根基受损的结局。

看着这满目疮痍的景象,他的心中涌起滔天的狂怒和悔恨。

“你们为何要惹上这样一个煞星?为何!”

玄隐仰天狂吼,恨不得把死去的宗主复活过来痛骂一顿。

“‘三生道木’……真有那么重要吗?”

玄炎宗乃是主修火系功法的宗门,而“三生道木”则是木属性异宝。

为了这样一个属性迥异的宝物而葬送整个宗门的基业,这一步,着实走得大错特错!

可惜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了。

“姜天……姜天!”

玄隐厉声狂喝,周身血焰疯狂涌动,但没过多久,这血焰便开始自行收缩,他的修为气息也开始疾速衰落。

这一次,玄隐没有再咆哮嘶吼,而是沉默以对。

这是他早就预见到的情况,燃烧精血透支本就伤痕累累的根基,必定让他积重难返。

这场大战未能镇压姜天,却无可避免地让他灵力大耗,寿元大损。

眼看宗门崩塌,自身也落得底蕴大损,他简直欲哭无泪。

玄隐扫视周遭,一时呆立虚空,久久沉默。

就在此时,一艘华丽耀眼的银色飞舟突然破空而至,停在了玄炎宗的上空!

这艘飞舟表面铭刻着精美的灵纹,隐隐之间,还散发出某种“空间灵力”波动,看起来很是不凡。

飞舟上,一个白袍青年负手而立,看着下方满目疮痍的景象,眼中泛起深深的寒意!

“玄炎宗宗主何在?”

轰隆隆!

话声有如惊雷般当空绽放,把玄隐的思绪拉回到现实。

“玄炎宗宗主已死,老夫乃宗门太上长老玄隐,敢问阁下……”

玄隐凝神打量着对方,已然意识到此人身份不凡,只是一时猜不出对方的来历。

“嗯?”白袍青年脸色一沉,目光陡然一闪,视线在周遭一扫,迅速回到玄隐身上。

“这么说玄炎宗已经亡了?”

玄隐缓缓点头,脸色惨然。

“哼!当初我就提醒过他们,不要把那些材料放在这种小宗门里祭炼,如今果然出了意外!”

“什么?”玄隐眼角微缩,脸色一变!

“哼!交出‘万焱精魄’,饶你不死!”白袍青年打断玄隐,厉声喝道。

“万焱精魄?嘶!你是……”

“少废话!小小玄炎宗连自保之力都没有,还夸下那般海口,简直找死!”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玄隐摇头惨叹,已然明白了对方的来头。

这是一个他根本惹不起的人物!

“大人来迟一步,那些东西,已经被一个名叫‘姜天’的外来武者抢走了!”

“什么?”

白袍青年脸色一沉,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却还是压制不住内心的狂怒。

“不过,老夫或许可以帮你找到此人……”

“不必了!”白袍青年冷冷打断了对方,完全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丢了那批材料,你们万死莫赎,玄炎宗,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嘭!

白袍青年左手猛挥。

玄隐甚至都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便一道白光震爆了肉身!

玄炎宗长老以上,至此悉数陨落,余下弟子

纷纷逃亡,整个宗门在一日之间彻底覆灭。

隆隆!

白袍青年脚下轻点,银色飞舟朝着东部方向破空遁去。

……

玄炎宗覆灭的消息,随着长老弟子们的逃散火速传播开来,震惊了周边武道界!

一些在外驻扎的分支机构以及常年在外游历的长老弟子听闻此事,只以为是有人故意造谣,于是乎立即向宗门传讯求证。

可他们的传讯发出之后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仿佛石沉大海!

种种状况,无形中印证了外界疯传的消息。

还有人仍是不信邪,硬是跑回宗门去实地查看,结果便看到了最不愿意相信的一幕。

玄炎宗驻地之内山峰崩塌、大殿残颓、烟尘弥漫,所到之处皆是满目疮痍。

墙倒众人推,许多散修武者闻讯而来,在那些倒塌的大殿前翻找着宝物寻求机缘。

甚至还有一些本宗的武者,凭借对宗门的了解也在趁火打劫。

汇集宗门收藏的藏宝阁早已坍塌,里面的丹药、宝物、功法典籍等等资源早已不复存在,也不知道被自己家长老弟子还是被外来武者席卷一空。

视线之内尽是残败景象,宗门禁的地火灵脉,甚至都呈现半废状态!

偌大一个宗门,竟真如传言中那样败亡了。

“天呐!”

“怎么会这样啊?”

“咱们玄炎宗,究竟得罪了何方大能,怎么会在一夜之间遭遇灭顶之灾呀?”

匆匆赶回的长老弟子们站在倒塌的宗门大殿之前滴血痛哭,内心凄惨。

玄炎宗与天仪宗、莲华宗齐名,不管怎么说也是周边三大宗门之一,实力之强足以震慑各方势力。

究竟是何等人物,能让它在一夜之间崩塌覆灭?

“姜天!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覆灭咱们玄炎宗的人……是姜天!”

“姜天……是谁?”

有人说出了自己的所闻,却引得长老弟子们纷纷诧异。

“我也没见过这个人,不过有件事情你们想必知道!”

“什么事情?”

“快说,别卖关子!”

众人眼角收缩,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这个人,就是数月之前在灵原山脉中抢走‘三生道木’的那个武者!”

“什么?”

“抢走三生道木的人?”

“竟然是他?”

姜天这个名字众人并不熟悉,但说到“三生道木”却是无人不知。

众人面面相觑,脑海中思绪狂涌不止,顿时明白过来。

“该死!”

“怎么可能?据说他只是一个宿命境三层的小辈,得到‘三生道木’仅仅两个来月,实力竟然暴涨至此吗?”

“我也感觉难以置信,但不得不说,能够拿到‘三生道木’的人,本身就是大机缘、大气运的存在!”

“没错,若他真的因此而实力暴涨,倒也不难理解!”

众人看着满目疮痍的宗门,看着视线之内一片片的残峰废殿,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凄凉之感。

有些人在小小年纪便来到了宗门,早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把它视为终生的依靠。

在他们心目中,这是一个无人能够撼动的存在。

万万没想到,偌大一个宗门,竟会被一个外来武者给踏灭!

众人摇头悲呼,万般绝望,可事已至此也是无可奈何。

以他们有限的实力,根本支撑不起宗门的延续。

且不说他们没能力在这片废墟上重建宗门,就算勉强能建起几座大殿,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守护这片领地。

宗门的败亡已经既成事实,无可挽回!

众人在宗门领地内流连许久,终究只能远远离开。

接下来去哪里,他们完全没有方向,就像是没了家的孩子,心中惶惶无助,一片迷茫。

消息传到天仪宗,宗主古辰和一众长老面面相觑,宗门大殿内一片死寂!

许久的沉默之后,忽然有人缓缓吐出一口闷气。

“老夫着实没有想到,姜天竟能靠一已之力覆灭玄炎宗,不得不说,咱们天仪宗算是逃过一劫啊!”

“我看不然!姜天当日跟宗主一战,也就在伯仲之间,在太上长老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怎么可能灭得了玄炎宗?”

“我也觉得奇怪,说不定,他的背后还有某个大能强者做倚仗!”

“我看有这可能,这绝不是他一人之力所能做到的事情!”

“玄炎宗那位太上长老,当年可是跟咱们太上大长老齐名的存在!”

“虽然传言他被强敌暗算,但情况究竟怎样谁也没见过,玄炎宗的底蕴依旧不容小觑!”

“能够轻易踏灭这样一个宗门,姜天身后隐藏的强者,恐怕至少也是轮回境巅峰级别的存在!”

众人纷纷点头,附和那位长老的判断。

大长老摇头苦叹,满脸惨色。

“如果真是这样,那咱们还真要感到庆幸了,倘若姜天身后的强者对咱们天仪宗出手,咱们岂不是比玄炎宗死得更快?”

嘶嘶!

众人倒吸凉气,脸色皆变。

回想数日之前的情形,不禁大感后怕,后怕之余也深深庆幸。

宗主古辰默默感慨,正如数日之前太上大长老说的那样,以后的姜天,恐怕不是天仪宗所能抗衡。

他本以为,这种情况最快也要一年半载,甚至更久才会出现。

却没想到仅隔数天,玄炎宗便成了姜天脚下覆灭的冤魂!

他对姜天的战力感受极深,能够击败玄炎宗宗主丰九炎,并不令人意外。

但若说镇压玄炎宗太上长老玄隐,未免令人难以置信。

短短几天时间,姜天的实力怎么可能达到那种地步?

难不成,他的身后真的藏着一位修为可怖的大能强者?

要不然,如何能够灭得了玄隐那种级别的存在?

想到这里,古辰不禁心头大凛,脊背生寒!

“各位长老,以后若再遇姜天,切记有多远躲多远,万万不可招惹!”

“这个人,咱们天仪宗惹不起,最好不要跟他有半点瓜葛,哪怕一句可能触怒他的话……也不要多说!”

“切记!”

嘶嘶嘶!

众人倒吸凉气,天仪宗大殿中一片寒意,众人却毫不怀疑这个决定。

事实上,现在摆出这种态度可能已经有些晚了,如果早上几天,何至于像现在这样心惊胆战?

从此以后,姜天的名字都会像是一柄发光的利剑高悬于他们的头顶之上,稍有风声,便会让他们寝食难安!

……

嗡隆隆!

虚空扭曲动荡,耀眼的紫色阵纹突然出现在莲华宗宗门广场上方。

阵纹的中心处,站着一个青年武者,不是别人,正是姜天!

这几天,他藏身山林中闭关修炼,伤势痊愈并炼化了体内封存的“嗜灵狂焰”,实力又有增长。

回想玄炎宗一战,他感慨万千。

玄炎宗太上长老玄隐的修为达到轮回境八层,已经正式步入轮回境后期!

这个层次的强者,是他现在还无法正面抗衡的。

哪怕他的战力已经达到新的高度,无需费太大力气便能镇压乃至斩杀轮回境七层强者,但在轮回境后期武者面前,还是异常艰难。

一个根基受损的玄隐尚且如此难以对付,更不用说其他状态全盛的轮回境后期强者。

这个事实,让他意识到自己的修为亟待提升,远远不够强悍!

仅以目前的战力,他根本无力抗衡天刃峰那些内门天骄,倘若再次遇到叶均鸿,必定还会被压制。

这样的场面,他已经经历过一次,绝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出关之后,他便来到了莲华宗驻地。

“嘶!”

>“那是何人?”

“好强大的气息,好惊人的手段!”

看着那座巨大的紫色阵纹横亘虚空,莲华宗的弟子们纷纷惊呼。

莲华宗,以女长老和女弟子为主,男弟子只占少数。

这个宗门的实力,与天仪宗和玄炎宗不相上下,在周边一带并称为三大宗门。

看着那座紫色阵纹,还有那个气势不凡的神秘武者,弟子们不敢妄动。

转眼之后,两道身影自宗门大殿中掠出。

“来者何人?”

“莲华宗重地,阁下怎敢擅闯?”

这一男一女两位长老,男的是一位青袍老者,女的身穿白色道袍,乃是一位中年妇人。

二人发髻高结,皆是一副道人打扮,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韵味。

他们的修为都在轮回境六层,现身之后便各自展开修为气息,向半空中的紫色阵纹压迫而去。

这是一种试探,也是一种震慑,向来人展示莲华宗底蕴的同时,也在告诉对方此非寻常之地!

“是大长老和二长老!”

“太好啦,有他们出手,这人势必不敢乱来!”

“岂止不敢乱来,我看他马上就要被两位长老轰下来了!”

“哼!他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堂堂莲华大宗,岂是外来武者撒野之地?”

出手的二人不是别人,正是莲华宗的大长老和二长老,宗主之下实力最强的两人。

广场上的弟子们纷纷欢呼大喝,仿佛已经看到姜天被半空震落的一幕。

“噢?”

姜天踏空而立冷然一笑,也不见如何动作,脚下的紫色阵纹便轰然运转,爆发出强横的空间灵力。

隆隆……嘭!

沉闷的轰鸣响彻虚空,一男一女两位长老的气息直接被碾压溃散!

“嘶!好强的实力!”

中年妇人眼角收缩,脸色立变!

“此人不可小觑,师妹万万小心!”

青袍老者提醒同伴,同时踏空而起,逼视姜天。

“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要擅闯我莲华宗重地?”

话声蕴含着灵力在莲华宗上空荡漾开来,颇有一种威严霸气。

正在殿内议事的长老们察觉有异,也纷纷跟了出来。

领头之人正是莲华宗宗主宫清月,一位面色深沉,身穿莲纹道袍的老妪。

她的身旁,跟着三男三女六位长老,修为皆在轮回境中期。

莲华宗宗主凝神打量着姜天,眉宇间掠过一缕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