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个性网名  经典网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个性头像 - 正文

重生之商界为皇_重生之商界为皇小说阅读正文

类别:个性头像 | 点击: | 日期:2020-10-02

重生之商界为皇_重生之商界为皇小说阅读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可以得到她,你当你是青年至尊吗?”王腾一点也不客气,嘲笑道。

    “青年至尊迟早有一天会是我的。”太玄皇子眸光如炬,盯着王腾,道:“你竟敢瞧不起我!”

    他很强势,也很霸道,直接就对王腾出手了,一双手掌探出,掌心中,竟飞出一头朱雀,火光滔天,杀向王腾!

    太阿神国的图腾,就是朱雀,传说祖先与太古朱雀一族有着很深的渊源,所以导致太阿神国真正的核心皇族成员,体内都有太古朱雀之力,无比恐怖!

    这头朱雀实在太真实了,只有四五十米大小,双翅展开,火光腾腾跳动,却有一股凌压天地的威严,还有一股岁月的气息。

    仿若真的有一直朱雀,从遥远的时空

而来,让人心神敬畏,忍不住臣服下来。

    太玄皇子很直接,上来就动用了绝杀。因为王腾将舞倾城俘虏走,当成半个月的丫鬟,这犯了全天下男人的“忌讳”!

    “哼!”王腾冷笑,当下手捏金刚印,打向朱雀,发出绚烂无比的黄金光!

    金刚印乃佛门失传的神通,具有着很恐怖的威能,比起太玄皇子凝聚而出的朱雀,一点也不逊色。

    故此,两者在虚空中相遇,直接炸开,让得整片广场上,都响起一股巨大的爆鸣声!

    “佛门神功?好,来天空一战!”太玄皇子似被激发了战意,当下发出一声怒喝,飞到了空中。

    王腾身体化为一道金箭,同样冲上了去!

    刹那间,两人就爆发出了恐怖的战斗!

    第五百四十三章   太玄皇子

    太玄皇子大开大合,身穿蟒龙袍,头戴黄金冠,就像一尊帝王重生,君临天下,将无敌的气韵展现的淋漓尽致!

    太阿神国传承数万年,每一个核心皇族成员体内,都蕴含着霸道的朱雀之力,在战斗的同时,可以看到,一头巨大的朱雀虚影,呈现在太玄皇子背后。

    那朱雀头顶苍穹,目光冷漠而深邃,双翅一展不知道多少里,遮天蔽日,一颗颗星辰在体内环绕,仿若整片天地都要承载不住它的身体了,要延伸到浩瀚的星空,恐怖绝伦!

    王腾同样不落下风,全身璀璨,就像一轮骄阳,光辉普照十方,与太玄皇子激烈搏杀!

    他的太极功,融兵练体功,佛门神通,等等都是具备独当一面的资本,无论哪一个比起太阿皇族的朱雀神通都不逊色。

    不得不说,太玄皇子的境界很高,几乎一只脚都要迈进了圣人的领域,在他周身有一缕缕淡淡的圣威在弥漫,这很恐怖,

    对于武帝境界的人来说,圣人的力量,绝对是具有压倒性的。

    就算太玄皇子凝聚出来的圣威很稀薄,但对于一般武帝境界的高手来说,也是一种恐怖的压制了!

    所以,哪怕王腾有诸多玄功在身,也并不能战局上风。

    轰隆隆!

    两人转眼间交手了二百多招,战局越发的激烈了,皆打出了真火!

    一道道恐怖的波动,在天空上以两人为中心,就像大浪一般,不断的向四周翻飞出去,照亮了整片苍茫天宇,场面很壮观!

    “杀!”忽然,太玄皇子大吼,抬手打出一个赤红长枪,杀向王腾,锋锐无比,天地间掀起一道冷冽的杀音!

    那赤红长枪,喷薄赤红火焰,枪杆上,还携刻着一个朱雀的纹路,此刻,那纹路发光,闪烁瑞彩,就像神兵内的法力复活了一般!

    这长枪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简直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饶是王腾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瞬间中招了!

    噗地一声,鲜血狂喷!

    这一枪洞穿了王腾的小腹,从骨缝之内,贯穿了过去,带走一大片鲜血!

p>

    王腾瞬间就遭受了重创!

    “小子,在我眼中你就是蝼蚁,只有死亡的下场。”太玄皇子猖狂大笑,抓住长枪的另一端,将王腾挑了起来,像是展现自己的猎物一般,神色张狂,不可一世!

    这一刻,众人的心脏皆是骤然一停!

    王腾败了吗?

    这个小子自从从西北来到北域之后,就像是彗星一般,迅速崛起,无人可挡,作出了很多轰动人心的大事!

    眼下终于遭受了第一战败了啊!

    一些人摇头一叹,有些惋惜,却并没有太过意外!

    毕竟他的对手实在太强,那是太阿神国的皇子,这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天才可以比拟的!

    太阿神国在传承数万年,底蕴深厚的世人无法想象,身为皇子从小接受的培育资源,绝对是逆天的!

    王腾毫无背景,败在这样出生就注定要名扬天下的皇子手中,也是情理之中啊。

    “你高兴的未免太早了。”然而,就在众人这般想到之时,忽然接下来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王腾抓住长枪的,五指之上蕴含恐怖的神力,咔嚓一声,那由特殊材料打造的长枪,竟瞬间折断,一分为二!

    这可怕的力量,让得太玄皇子都脸色大变,为之震惊!

    这小子究竟是不是个人了?连神兵利刃都可以这段,简直是个怪物啊!

    “咔嚓!”然而,王腾却根本没给他吃惊的时间,拎着太玄皇子将之举了起来,一手抓着胳膊,一手抓着大腿,就像凶兽一般,奋力一撕,噗地一声,鲜血狂喷,太玄皇子的一条大腿,立刻被撕了下来,鲜血染红了长空!

    接着王腾一脚踢出,像踹死狗一般,将惨叫的太玄皇子踢飞十几米远!

    这一刻,皆是在电光火时之间完成,所有人都被王腾这血淋淋的搏杀一幕,震撼的目瞪口呆,石化在了原地!

    掰断神兵,徒手撕掉太玄皇子的一条大腿,就跟吃饭喝水一样,让人发懵!

    这还是不是个人了啊!

    王腾站在原地,半截长枪还插在他的小腹上,鲜血不断的流出,造型看起来有些恐怖,不过,他脸色平静,攥住长枪一点点将枪尖从小腹中拔了出来…

    这就像完全不是自己的身体一般!

    事实上,王腾的肉身的确已经达到很可怕的地步,只要不是致命的伤势,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几乎长枪被拔出来没多久,那原本留下来的血窟窿就开始愈合,慢慢结疤,开始复原了!

    “王腾,今日我要与调不死不休。”这时,太玄皇子也爬了起来,眸光喷发出了火焰一般的光芒,愤怒无比。

    他认为完全是大意,才会被对方抓住机会,撕掉一条大腿

    如果光明正大的决斗,以他半步圣人的境界,足以死死的压制王腾!

    

;眼下他没有了一只大腿,造型看起来有些畸形,不过在他大腿处,此刻却有光芒在缓缓的蔓延,竟然变成血肉!

    这是“断肢重生”的本领。

    太玄皇子虽说并没有掌握圣人的专属神通“不死之身”,但他毕竟已经一只脚迈了进来,可以做到断肢重生,只要身体不是大规模的被撕碎,全部都可以再次生长出来。

    当然,“不死之身”只要一滴精血尚存,就可以继续延续生命,原地重生,这个境界更加高级的多。

    不消片刻,太玄皇子的大腿就再次生长了出来,完好如初!

    他盯着王腾,眼神充满了浓浓的杀意!

    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尝试过一败,眼下竟因为大意,众目睽睽之下,被王腾撕掉了一个大腿,这是一个耻辱!

    “阿弥陀佛,太玄施主,比武决斗,讲究点到即止,上天有好生之德,切勿动杀机,还是暂且罢手吧。”这时,正和站了出来,拦住了太玄皇子。

    “让开!”太玄皇子压制着怒气,说道。

    对方是佛教的传人,他不敢太张狂,但王腾让他怒了,不打算就此放手。

    第五百四十四章   大擒拿手

    “抱歉,王腾眼下乃是我佛门贵客,事关我们佛教进入龙窟古山脉的关键,在这时候,任何人想要杀他,恐怕我们都不能答应。”

    正和神色平静,不悲不喜,带着一股坚决!

    “你…”太玄皇子咬牙,也知晓王腾的作用,毕竟只有他一个人进入过龙窟古山脉,若将他杀了,一些线索就没有了!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竟被王腾撕掉一条大腿,虽说不是特别严重的伤势,但也让他很憋屈,难以咽下这口气!

    “小子,今天算你运气好,我就不信佛门还能保你一辈子。”玄皇太子冷笑了一声,最后,袖袍一挥,转身落座了!

    他也没办法,只有暂时先饶过王腾!

    “阿弥陀佛,施主大善。”正和双手合十,表达谢意。

    “施主,不知小僧可否跟你较量一番。”就在这时,一个僧人站了出来,对王腾行礼道。

    王腾看了他一眼,瞬间就认出了,这人是正法,正是今日在城外,与青驴交手的那个年轻和尚!

    众人都愣了出来,佛教的人口口声声说,不让别人与王腾交恶,眼下竟然自己跟王腾动起手来了?

    正和也蹙眉道:“正法,你这是作甚。”

    “师兄放心,我只是想见识一下他学习的我们佛门神通而已,点到即止,并没与他为敌的意思。”正法说道。

    事实上,他对王腾心中有些芥蒂,因为白天那头可恶的死驴,就是王腾的坐骑!

    而他被青驴在龙城所有豪杰面前,大失颜面,自然不自觉的将一部分怨气,转移到了王腾身上!

    正和犹豫了一下,最后,也只有点头答应了下来!

  &nb

sp; 毕竟,他也很想多看看,王腾那些失传的佛门神通,说不定能让自己感悟一番。

    “施主,请!”正法对王腾做了个请的姿势。

    王腾见这正法那略带冷漠的神色,就已看出对方并非是来见识佛门神通那么简单!

    估计还是来报青驴之仇的。

    不过,他也是无所畏惧,笑了笑道:“我这点微末实力,还请大师多多指点。”

    唰!

    话音一落,王腾便化为一道击杀冲了过去,一指点出,打向正法得眉心!

    正法脸色平静,五指成爪,一下子扣住了王腾的手腕,就像铁钳子一般,死死的锁住,一动也不能动弹了!

    这是佛门的一记,近战搏杀神通,名为“大擒拿手”,名誉古今!

    这种擒拿,若是在近战的话,鬼神都难以逃脱,无比厉害!

    饶是王腾战斗经验,丰富无比,此刻也就像是遇到了克星,每一次出招都被对方的一双手掌,封锁住了退路,感受很受限制。

    “佛门的大擒拿手,不愧是近身战斗的神功啊。”四周许多英才,瞧得这一幕,都不禁暗暗敬畏。

    虽说王腾在这种凌厉的攻击下,险象环生,事实上,已经让他们很佩服!

    他们自问,若自己上的话,十招之内,就会被这擒拿手制住,动弹不得。

    这种神通,简直有困神锁仙只能!

    “捕风式,捉影式…”正法一道道犀利的手爪,不断的探出,每一招都大气磅礴,给人一种宛若大山般,气势雄厚的感觉,虚空在不断震荡!

    王腾竟然被逼得连连倒退,很狼狈。

    王腾心头吃惊,要知道以他的肉身实力,就算是太玄皇子那种半步圣人之境的人物,近身格斗,也注定要吃大亏,但正法却凭借着一个擒拿手,将他这个优势,全部都打消了。

    “施主难道就这点微末的本领吗?”正法笑了笑,居高临下,嘴角泛起一丝淡淡嘲讽的弧度。

    他来北域,是准备与北域各方天才切磋,一举名扬天下的!

    结果,却在城外与青驴争斗很狼狈,受了很大的打击!

    故此,眼下他已经将这口气,转移到了王腾身上,想要将青驴这个“主人”打败,重拾英明!

    就在这时,王腾却是冷笑了出来,道:“大擒拿手的厉害,可惜你似乎并没学到家,现在让我教教你真正的擒拿手吧。”

    “捕风式,捉影式,降龙式、伏虎式…”

    只见王腾然同样五指成爪,开始不断猛攻,施展的正式大擒拿手!

    这一簿神功,在他聆听的佛门经文中有记载,此刻见到正法施展之后,可谓豁然开朗!

    当下,也将大擒拿手打出,至强之强,以暴制暴!

    接下来,让众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只见王腾的施展出来的大擒拿手,更加的霸道凌厉,隐隐间之间,有龙吟虎啸之声传来。

    论威力的话,竟然比起正法施展起来,还要更胜一筹!

    这让众人大哗,纷纷瞪大了眼睛,一副白日见鬼的模样!

    王腾难道仅仅只是看了一遍,就学会了大擒拿手吗?这学习能力简直逆天啊。

    “这不可能!”正法也变色,一脸难以置信,他学习这大擒拿手很多年,就算王腾有着惊人的天赋,看一遍就可以施展他的擒拿手,但也绝对不如他啊。

    观王腾的大擒拿手的气势与规模,简直有上百年的功力,非常深厚,远非他能及!

    事实上,王腾学习了菩提树上“正宗佛经”,是佛门真正的奥义所在,所以说,才能将“大擒拿手”,融会贯通,直达本质,做到这一步!

&nbs

p;   “砰!”最后,王腾爪子疾探,破开虚空,闪电般出现在正法咽喉前一寸,停止了下来!

    天地间骤然一静!

    正法身体僵硬在了原地,一动也不能动弹了,王腾的手抓,所带着犀利劲气,让他全身冰冷!

    他丝毫不怀疑,王腾的手爪,如果在向前探出一点,他绝对会被那强大的力量震得身首异处!

    “承让了。”最后,王腾笑了笑,退后了两步,抱拳道。

    “小僧服了。”正法怔了怔后,最后叹了口气,苦笑的行了一礼!

    今日连接的惨败,让他收敛了心中的不忿,意识到了残酷的现实!

    正和也无奈一笑,事实上这次佛教准备与北域年轻人交手的四大高手中,他和正法就是前二!

    第五百四十五章   还施彼身

    然而,却连接收拾不了王腾一个少年!

    所以对于那所谓的“切磋赛”,他现在真不敢提起了!

    这场风波,就此熄去,众人开始谈笑风生,议论起来!

    毕竟,他们这些英才,大多数都在山门中修炼,难得出来一次,此刻倒是一个交际朋友的好时机。

    王腾大摇大摆的坐在了舞倾城身边,喝了一口酒,笑道:“翠花,怎么闷闷不乐的?”

    舞倾城白衣胜雪,乃这里最靓丽的风景线,整个人就像一位广寒仙子,端庄出尘,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之意!

    她的美丽是惊世,连天上的月亮都可以遮蔽了去,气质也是高贵的,仿若任何男子都不能让她心境泛起丝毫的波澜!

    唯独王腾。

    听得“翠花”这个称呼,舞倾城不禁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如果再敢乱叫,嘴巴给你撕烂。”旋即看了一眼四周,快速恢复平静,眼下她和王腾的关系“敏感”,她并不想跟王腾表现的跟别的男人不一样!

    王腾也冷静了下来,道:“诸葛风,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舞倾城摇头,喝了一口茶水,道:“太师叔,说等龙窟古山脉的事情结束,就会彻查,若我真的和你发生了苟且之事,

    我不但要被剥夺圣女之位,还有在思过崖被囚禁一辈子,饱受孤独的死去。”

    “这都是你害的。”说到最后,舞倾城瞪了王腾一眼,美眸有些怒火!

    眼下她实力已恢复,变成了高贵的圣女,并非王腾的“俘虏”。

    所以,她对王腾的以前对她的举动,很不忿!

    归根结底,都是这个无赖,将她拉下水,让她眼下处境尴尬,饱受争议。

    “如果在定风城,你不三番两次的想要害我,我也不会对你这般,这叫因果报应。”王腾耸肩,淡淡一笑。

    舞倾城最后叹了口气,不再跟王腾争辩这些。

    王腾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事实上,眼中也是掠过一道精光,望向不远处的花皇!

    花皇就坐在相距他们不过十米左右的玉桌前,一袭黄衣,头戴凤冠,光色天香,身段婀娜窈窕,美眸顾盼之间,宛若秋水流转,诱人十足!

    她的确是个美女,舞倾城不在这里的话,她必然是今晚宴会上,最为瞩目的佳人。

    此刻,她身边也是围拢着不少着英才,一个个正在赔笑说什么,花皇被逗得不时抿嘴轻笑,妩媚无比。

    酒过三巡后,甚至还有不少男人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和大腿上,她却也没丝毫的介意,依旧在与那些英才嬉笑打骂,姿态浪荡!

    舞倾城乃是大陆上最为著名的美女,背负花间圣教圣女的名头,就像一个无形的光环加身,足以让很多的男子,望而却步!

    所以大多数人都围绕在花皇身边!

    王腾忽然站了起来,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大步走了过去,高声道:“花皇小姐,真是人比花娇,人见犹怜啊,不知在下可否有幸,跟小姐共饮一杯!”

    人的名,树的影,王腾来到这里,围拢在花皇旁边的英才,都很识趣的让开了一些,有人忌惮、有人不服。

    更多的人,则是投来了饶有兴致的目光,因为王腾和花皇的之间的恩怨,众人皆知!

    眼下王腾竟然主动找花皇“敬酒”,这分明是要好戏看了啊。

    “王腾,你什么意思?”花皇盯着王腾,似乎酒意清醒了几分,冷笑道。

    她当然知晓,王腾来找她,一定没什么好事。

    舞倾城看着,嘴角泛起了一丝莫名的弧度,知晓有王腾捣乱,花皇要倒霉了。

    王腾哈哈一笑道:“我只是想敬你一杯酒而已,你有什么好怕的,难道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面对我吗?”

    花皇俏脸有些铁青,今日王腾手持铁剑,在天上人间大开杀戒,宛若杀神的一幕,在她心中留下了不小的阴影,现在想想背脊还有些冒冷汗。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那时她表现出很惊恐怕死的模样,被外人看到,让她觉得是个耻辱!

    王腾眼下竟敢这件事开涮,分明是在嘲笑她啊。

    “有何不敢,难道我还怕你毒死我不成。”花皇咬牙,站了起来,握着酒杯。

    王腾与其捧杯的时,竟然用手腕缠绕着花皇的手腕,想要喝个“交杯”。

    “王腾,你放肆。”花皇登时将手缩了回去,有些怒色道。

    她对王腾只有杀意,可没有定点与之暧昧的想法。

    “这算什么?难道花皇小姐忘了,昨天晚上,咱们比这更放肆的事情都做了吗?”王腾淡淡一笑道。

    事实上,昨天晚上,花皇被王腾带回客栈,究竟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晓!

    此刻,王腾这么一说,众人皆哗然,难以置信的望着花皇,难道这小子跟花皇也有什么染指不成?

    仔细想想,王腾胆大包天,连舞倾城都敢俘虏,若说昨天晚上,对花皇动手动脚,也不是不可能啊。

    更何况,花皇本来就是一个骨子里有些放荡的女子,从刚才很多人英才趁机,将手放在她肩膀、大腿上,她都没有拒绝这一幕,就可以看出来!

    所以,很多人都开始怀疑,王腾说的了。

    “胡说八道,昨天晚上,谁跟你做放肆的事情了?”花皇气急道。

    王腾是个敏感人物,她可不想与其沾染上什么关系,更何况她跟王腾的确发生任何事情!

    “唉,你还真是个薄情寡义的女子呢,昨晚对我作出的海誓山盟,眨眼吗就忘了呢,你说,只要我帮你登上花间圣教圣女之位,你就答应我任何要求,包括一夜风流…但你太卑鄙了,竟要陷害舞倾城,我于心不忍,当场拒绝,你百般色诱与我,我坚持本心,坐怀不乱,你最后恼羞成怒,竟然连我和舞倾城都一块诬陷了去,真是让人心寒啊。”王腾摇头,一脸惋惜的说道。

    他说的绘声绘色,就像在众人面前,展现出一个阴毒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网址是 http://didikuaisong.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didikuaisong.com.cn 个性网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84799号-1